content top

钢筋水泥里的隐者

钢筋水泥里的隐者
虽然已经立秋后了,但这最后一伏的秋老虎实在是厉害得紧,白天我根本就不想出门,本来我就是非常怕热的体质。小时候皮,夏天大太阳地,我就光着膀子出门游泳去,也不算游泳,就泡水里,能泡一下午。但是一到冬天,人家毛衣都上身了,我一件长T就这么来来去去的,一点也不怕冷。老师都比我担心。这一体质越大越明显,在北方念书那几年,第一次见到下大雪的时候,穿着短的球服就往足球场上踢雪场去了,北方的同学都跟看智障似的。
Read More

共享来共享去还不是因为穷

共享来共享去还不是因为穷

这几年共享经济很火,我最早接触的共享经济,大约是书屋的租书业务了,那时候的小说和漫画都太贵太贵,对于年幼的我们来说,拥有一整套的漫画或者小说基本上都是奢望了。所以书屋的租书业务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倘若当时的书屋能够想到,不仅仅是由书屋自己购书,而是让真正拥有很多书籍的朋友将书托管在书屋中供人租借,进以得到利益的分成的话,或许这个业务会更火一些。

Read More

我养了一只猫

我养了一只猫

我养了一只猫,是的,这不是我第一次养猫。我们家小时候就养了猫,那时候的主要职责是抓老鼠,是一只黄白的狸花,很典型的田园猫。它非常尽职尽责,因为我经常会发现诸如老鼠尾巴,小鸟羽毛之类的东西出现在家里。而我的主要工作是将晒得酥脆的鱼干捣成碎末装好,每天拌饭给它吃。偶尔的时候我也会试着和它互动,但毕竟,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宠物猫的概念。而我的第一只宠物猫是毕业之后,因为太无聊,朋友送给我一只鸳鸯眼的白狮子。

Read More

十年前是2007,不是1997

十年前是2007,不是1997

我昨天看了一篇知乎的帖子,标题为:十年前是2006,不是1996。写的内容主要体现了十年乃至二十年间的社会、生活、科技变迁。我仔细看了一下,发觉作者应该比我小几岁,他小学在玩的东西我至少上了高中,所以应该是九零后。借此我来写一个我作为第一视角的变迁史。很多事情你以为已经很久了,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久,有些东西你以为才出现,其实它们早就出现了。

Read More

曲云和孙飞亮

曲云和孙飞亮

开元九年,扬州,瘦西湖畔,有座乐坊,名唤忆盈楼。夜至三更,坊中宾客也已经散去,突然外面有弟子急促地喊道,“师傅,师傅!”大娘缓步走出去,略带责备道,“什么事如此慌张,忘了师傅怎么教过你的么?姑娘家,不可如此急躁。”
“不是呀师傅,你看。”那姑娘指着门前道。

Read More

琴魔高绛婷

琴魔高绛婷
开元十四年,小丫头牵着的手紧了紧,一脸和煦的妇人便停下了脚步。小丫头回头望了望,那片养育了她七年的破败荒村,如今已举目无亲。
“师…师傅,我们要去哪儿?”
“扬州。”
“扬…扬州,有窝头吃么?”
妇人伏低了身子,双手在小丫头的脸上轻轻擦了擦,看着眼前瘦骨嶙峋的女童,不由得爱怜地拥入怀中。轻声道,“会有的,一定会让你吃饱的,还会有好多姐妹同你一起长大…”
七岁的高绛婷,告别了赤贫家乡的山穷水恶,望见了富庶扬州的垂柳扬花。
Read More

祁进与谷之岚

祁进与谷之岚
杀手,一种神秘的职业,平时隐秘于人群之中,可能是贩夫走卒,也可能是游侠武夫,只要他们没有行凶作案的行为,一般都难以察觉,不过,一旦亮出身份,即会带来一场腥风血雨…大唐江湖,就存在着这么一群人——凌雪阁!他们以刺杀和隐藏身份见长,在中原各地都能听到他们的行踪。
凌雪阁对外又自称凌雪楼,据传与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掌握者将其招揽的死士视为无感情的工具,对组织的机密更是讳莫如深。当年洛阳分部“何日把酒言欢”小组就因盗窃锁河剑而引来天策府的追查,最终被组织抛弃。杀手们一旦暴露自己的身份将不仅与所有名门正派为敌,还会受到朝廷的通缉和追捕。
开元十四年,凌雪阁收了一个年轻的杀手。他叫祁进,时年一十五岁。
Read More

公孙大娘与七秀坊

公孙大娘与七秀坊
神功元年,河朔柳家,霸刀山庄。
“你就是柳风骨?”一名身负双剑的飒爽女侠指着眼前的男人问道。
“正是在下,阁下想必便是公孙姑娘了。”男子好整以暇地抱着手中的吞吴。
“长得倒是挺英俊的。”公孙盈心中暗想,眼前这位男子,乃是时下风头正劲的北地柳五,霸刀山庄五公子柳风骨是也。传说这位少年英杰,凭着手中一把吞吴刀遍试中原,几无败绩。笑话,他来试过我手中的双剑了么?就敢夸此海口。南公孙、北柳五,明明是我公孙排在前面!
Read More

东方宇轩与万花谷

东方宇轩与万花谷
则天顺圣皇后长安三年,春,三月,壬戌朔,日有食之,方宇轩降生。
“父亲,中原…在哪里?”
“在大海的西面…大抵是的。”
蓬莱岛方家,一个男孩儿正在练剑,旁边的男子则在读书。“中原…呵。”男子想着,我都没去过,怎么晓得在哪里。“中原?”男孩儿想着,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方家有祖训,言明方家子弟不得踏入?连父亲都不曾去过的地方,有蓬莱岛大么?
Read More

杯酒人生

杯酒人生

今年开始减肥,戒了烟和啤酒之后,我在百无聊赖之中唯一能够依靠的便只有葡萄酒了。葡萄酒,是个好东西,是个宜正亦邪的东西。吃法国大餐的时候,啃美式快餐的时候,结婚的时候,葬礼的时候,愤恨的时候,无聊的时候……只要你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开启一瓶,倒上一杯。如果一杯不够,那就再来一杯。

Read More
第 1 页,共 23 页12345678910
cont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