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皮诺 Pinot Gris

如果你没有听说过灰皮诺(Pinot Gris/Grigio),我并不觉得惊奇,因为灰皮诺实在是太过于低调,加上她黑富美的姐姐黑皮诺(Pinot Noir)的形象过于伟岸,以至于灰皮诺一直活在她的阴影之下。不过,请相信我,是时候做好准备接受灰皮诺的洗礼了。
皮诺(Pinot)葡萄以基因爱突变而闻名,家族关系不比美剧《权力的游戏》来的简单,除了美名满天下的黑皮诺(Pinot Noir),香气淡雅而口感丰厚的白皮诺(Pinot Blanc),长着白色小雀斑的皮诺穆尼耶(Pinot Meunier),与神索共同繁衍得到的皮诺塔吉(Pinotage)以外,不能不提的还有灰皮诺(Pinot Gris/Grigio),这一灰姑娘一般的存在。

如同一直受继母姐姐欺凌的灰姑娘,灰皮诺也是饱受误解。从名字开始便是如此,首先她不是总是灰的,而是时而灰,时而白,时而黑,时而还带有淡淡的”闷骚”粉红色,更诡异的是同一串灰皮诺葡萄上会同时出现上述颜色。多姿多彩的皮色自然也带来了不同的酒色,从浅白、淡粉到金色甚至是铜褐色,不禁让人觉得灰皮诺和灰姑娘一样,简朴的外面下有一颗躁动而淘气的心。的确,哪怕是在葡萄酒业内,酿酒师们有时也在为灰皮诺到底是红葡萄还是白葡萄而争论。可无论她到底是红是白,一个不争的事实便是灰皮诺酿制的葡萄酒都被归为白葡萄酒,因此她也一直被用白葡萄酒的白富美标准(清爽,芬芳,复杂)所评判。

灰皮诺最早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是在中世纪的勃艮第,跟灰姑娘被王子看上的年代相差不远。随后的14世纪初,她和她的姐姐黑皮诺又繁衍到了瑞士,在那里,国王查尔斯四世爱上了她,并让僧侣们将其种植于巴拉顿湖边的山坡上。灰皮诺过上了灰姑娘一样的幸福生活,面向大湖春暖花开。随后,她又辗转回到了德国、法国勃艮第和香槟,并且风靡一时。可到了18世纪,养尊处优了数百年的灰皮诺慢慢长出了各种颜色的奇异果实,而且一旦小姐脾气发作便大量减产,酒农和修道士们都承受不了,便逐渐用黑皮诺和白皮诺等更为稳定的品种来替代她。眼看着“灰姑娘”又要被打进了冷宫,德国的研究者们找到了灰皮诺的不稳定基因,并通过克隆挑选培养出了新一代的“大家闺秀版“灰皮诺。从此,灰姑娘重整旗鼓,并以极其低调的姿态悄悄的传播到了全世界各地。到了20世纪末,灰皮诺已然成为白葡萄品种大家族不可或缺的一员,在继霞多丽和长相思之后,在美国、英国等市场刮起了一股小清新的“灰姑娘”风潮。

如今这位灰姑娘国际范十足,甚至都有两个外文名字:Pinot Gris和PinotGrigio,前者是法语,后者是意大利语。由字面便可看出,起码在法国和意大利可以找到她的身影。不过,除了代表各自国籍以外,这两个名字也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类型。叫Pinot Gris走的自然法兰西风情路线。法国阿尔萨斯人对她喜爱有加,将她与雷司令、琼瑶浆以及麝香葡萄并称四大贵族品种(Noble Varietals) ,得到入主特级园、被收录为晚收或者精选葡萄酒等三大特权,可谓是灰姑娘梦想成真。这里凉爽的气候、明媚的阳光以及温暖的火山石土壤使得灰皮诺养尊处优,得到的葡萄酒散发着热情的柚子,芒果,蜜瓜甚至是蜂蜜香气,拥有较高的酒精度和中等的酸度,入口油滑而酒体厚重,俨然是位身材丰满、酥胸高耸的法兰西宫廷美女。追随这种”肥嘟嘟肉绵绵”风格的有新西兰的马尔堡,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美国的华盛顿和俄勒冈等。

相比之下,PinotGrigio读起来便已俏皮而清纯的多,她往往都是淡雅的柠檬绿色,散发的亦是与世无争的白花和苹果香气,入口平静宜人,一点矫揉造作都没有,悄悄地来,再悄悄地走,别说一片云彩,连半滴唾沫都没带走,回味起来只有淡淡柑橘回甘,分明就是初恋般的感觉。只是遍布于意大利全境、品质参差不齐的她会让人不禁怀疑起这“意式初恋”会不会有点太过于泛滥。好在近些年,意大利北部的Friuli、Alto-Adige等产区纷纷兴起重塑意式灰皮诺的浪潮,让她走上了气质优雅的女神路线,避免让灰姑娘沦为女汉子。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