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人的城墙下是西安人滴火车

在技术吹水群里混迹多年,大家其实已经算是熟识的朋友了,其中有不少人因为工作出差等机会面基,我本人也见了两三位,本次终于组织了西安之行,由当地的蒙哥接待,上海的伟哥同行。

西安是个好地方,长安城啊。对于中国古代史来说,我个人最喜欢的段落是隋唐,故而对长安城有着特别的好感。加上之前读了多一半的小说,对于关中的风土人情也是很有兴趣,瞅着天已进秋,我们念想着古观音禅寺中那棵老银杏树,就定在了月底出发。机票是提前定好的,倒也划算,因为和伟哥的时间不契合,所以我落地咸阳机场之后直接前往蒙哥家,在他家附近等候会合。

我在他家附近的一间咖啡屋里稍作休息,这边的天气稍凉,但也还算是舒适的秋天,呆了约莫一个小时,伟哥也按照定位来了,又瘦又高,不过因为大家神交数年,倒也没有什么尴尬期,话题很快就进入了日常。蒙哥等着下班后开车半个多小时姗姗来迟,是一个浓眉大眼的西北汉子,非常豪爽。只是稍坐一会儿就张罗着吃饭,直接领去水盆羊肉,对我来说,有肉就行。

完事儿领着我们去了一个公园,说是什么遗址,待开发,不能动。我也习惯了,西安这地方遍地都是遗址,三个人前后唠嗑,很快就变成了老友状态。蒙哥问我们的安排,伟哥说跟我的计划走,我的确是做了一点功课的。来这边三四天,华山先排除掉,不去。陕博必须得看看,古观音禅寺的大银杏树是此行的目的,当然不能错过,还有就是隔壁市有个建在山顶尖尖上的观音殿,我想去瞅瞅。剩下的就全随缘了,无所谓。

第二天我们直接奔赴古观音禅寺,疫情期间都是要提前预约的,人也着实不少,周围已经比较郊区,城乡结合部的即视感。不过整个禅寺的规模的确不小,且修葺得非常细致,也是座建制完整的丛林。后殿就是那棵超大的银杏树,大,是真的大,这个规模我在黄山的宏村见到过,但那次看到的是枯树,而这次看到的就比较壮观了。由于我们来的时间尚早一些,树叶还没有完全变色,青黄不接,但不影响观感。游客只能绕着树缓慢行走,我也拍了很多照片,深刻地体会到,手机还是太局限了。仅这一处景点就给我们开了个好头,此行不虚也。

返程的时候我们买了一些山楂等小零食,直奔陕博而去,这边自然也是预约好的,不过还有时间,蒙哥说附近有一座大兴善寺,是密宗道场,既然来了就顺道去看一眼。我们自然无异议,密宗道场,确实风格大有不同,在庙里看到大黑天我也算是头一遭了。然而我还在这里见到了关二爷,以及空海大师塑像,真乃集大成也。转罢,我们就到陕博对面找了个馆子,吃biangbiang面。此地的风格是碗巨大,特点就是给的多,但是味道也确实不错,关键是价格还可以,相当良心。

陕博这里我要了解说,整体来说,非常值,你知道或者不知道的,他都会告诉你。而作为大博物馆,馆藏自然丰厚,国宝级别的也不在少数,兵马俑编钟等也可以在这里见到,以及那个造型精美的牛首玛瑙杯,属于我当时就想上淘宝买个复制品的级别。当然我还喜欢各种青铜器和陶俑,有些唐三彩做得属实精美好看,虽说是陪葬品,但就历史文化价值来说,便是无法估量了,可以理解为当年的情境再现。以及造型别致的青铜器,呈现各种匪夷所思的形象,有的甚至颇为可爱。我还见到了独孤信的印章,这玩意儿我是真的收藏了复刻。总体来说,觉得古人在产品设计这块,还是可圈可点的。

出了陕博,蒙哥带我们去逛了一条摊,主要是卖旧书。我们对于买书都是有很大兴趣的,但这边的旧书并不是很贴我的喜好,旧的不够旧,题材也不够好,最后只能空手而归,倒是他俩各有收获。返程的时候蒙哥说附近又有一座密宗道场,广仁寺,那我们自然是欣然前往,不过已经有些疲惫,逛完索性就在车里休息,蒙哥说要带我们去吃点地道的。

酒家,可以有很多总理解,放在白话小说中,或许就是酒肆,里面多江湖豪侠。放在南方,则多为举办多人宴席的饭馆。蒙哥这次带我们去的这家,说是平日里就承接各类宴席,所以做出来的菜式,基本都是当地传统。所以我们点了葫芦鸡、条子肉等特色,别说,风格确实稍有不同。晚上回了家,我们打包了点东西,之前已经寄送了几瓶酒过来,三人便把酒言欢,除了伟哥一边唠嗑还得一边工作,属实有点惨。

转天的行程很简单,就是去观音殿,因为路程较远,我们开了近两个小时,需要穿过秦岭隧道,单程接近二十公里,于是隧道里偶尔就会出现各种人工造景,加上莫名其妙的红蓝灯光,老让我想起公园鬼屋那点事儿。观音殿在塔泉山,车行至景区,还要坐游览小巴上山,之后才开始爬山。其实山不高,也不远,可以看出除了极少数的一两个建筑是老的之外,其他多为新建。转过这些我们已经看到了观音殿,坐落在一个单独的小山峰上,曲折的小路上山,已经是人头攒动。我真没想到这地方也会有好些游客。

走在石阶上我倒还不觉得险要,而当我穿过一座小殿,就要登顶的时候,我开始有些紧张了,此时的坡度绝对已经超过45,搞不好到了60,基本就是要攀着旁边的绳索才能行动。我望着那个殿,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小,估计都没有两个平方,正正地落在顶上,刀砍斧劈一般。殿里黑漆漆的,依稀见到有个塑像,侧面坐了一位道爷。大家挨个到这里,只能在殿里停留十秒吧。我走进去的时候本想近距离好好观察一下,但是因为地方太小,我跨进去之后莫名其妙就给磕了一个,然后转头出来了。拽着粗壮的铁索往下看,才觉得陡峭远超想象,登时就不行了,只能扯着铁索死狗,慢慢地挪动下去。

这体验很神奇,电光火石的,后来我在隔壁的山峰看这座殿,自然又有不同的感觉,但唯独刚才进去的感觉,是独一无二的。我是个无神论者,笃信辩证唯物主义,所以只能说是当时的环境迫使我只能做出那样的行为。毕竟我总不能当着道爷的面凑上去看吧,更不能拿出手机拍照,那就纯属不尊重他人信仰了。

下了山本想找个农家乐吃点农家饭,结果没预约,对方显然看我们人少,连生意都不想做。反正我们也不饿,干脆就直接开车回来,找了家挂炉烤肉喋起来。因为要开车,只是浅尝辄止,打包了觉得可口的几个菜,回家继续开酒,这也是我们呆的最后一个晚上,大家都非常的尽兴,并约好有机会再聚,可以开车直杀青甘线。

转天我和伟哥一起去了机场,因为航站楼不同,我们买了一些特产互赠之后转身分别。总结西安之行,除了前面提到的,其实还吃了地道的肉夹馍等小吃,去了大唐不夜城看不倒翁小姐姐、大雁塔、玄奘法师,路过钟楼的时候蒙哥还特地多绕了一圈环岛让我们拍照。整体来说,非常轻松写意,一则我们的既定行程不多,安排可以很宽松,一点都不赶。二来自然是地主蒙哥全程伴游,自驾出行,非常的灵活。第三就是有好的玩伴,大家都是性情中人,毫不计较,任何话题都可以聊到一起,秦岭隧道里我和蒙哥回忆了往昔工作历程,颇有共鸣。

城墙根下饮酒,啤酒瓶盖卜卦,人生得意且尽欢矣。

Trackback from your site.

Leave a comment

Connect with FIBONACCI

Everyone all live in parallel with their own trou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