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op

找回自己,在俗世中

找回自己,在俗世中

昨天晚上突如其来地下了一场大雨,但我有在办公室备一把伞的习惯。回到家下车的时候,天上还若有若无地飘着细雨。我就撑着伞往回走,突然觉得身边的姑娘非常眼熟,我和她对视了一眼,发现她就是那位每天早上和我一起等车的邻居。她并没有带伞,冒着毛毛雨往回走。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撑伞过去遮她回家。但是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我就在想,人家会不会尴尬,我俩素不相识,对方会不会拒绝,我会不会尴尬。就这么想着两人已经走出去一半路,最终我俩在各自的公寓楼回了家,我什么也没做。

Read More

还未得到的,已经开始害怕失去

还未得到的,已经开始害怕失去
我曾经每天买一罐红茶,突然有一天看到瓶盖后面竟然印了“谢谢品尝”,我就会因至今没有得过“再来一瓶”而难过。这就像我喜欢一个人,本来没有希望,时间太久奢望就来了……还未得到的,已经开始害怕失去,说的就是这种情感吧。
Read More

明天开始

明天开始

我记得小时候有篇儿课文,说的是两只鸟儿,冬天快来的时候有一只鸟辛勤地磊着窝,另一只就到处瞎玩儿啊。完了头前那只鸟就劝它呀,你不能老玩儿呀,你得磊窝呀,要不冬天一来你指定得冻死了。那只鸟一听哥们儿说的很有道理啊,于是它虚心接受了。当晚寒风一吹,傻鸟在那喊:“哆罗罗,哆罗罗,寒风冻死我,明天就磊窝。”一会儿太阳上来了,傻鸟又飞着去玩儿了,每天晚上一冻,傻鸟就那边喊明儿个磊窝,第二天依旧该干啥干啥。终于黄天不负傻鸟儿,有一天太冷了,跟丫冻死了。小时候学这篇课文的时候就俩感触,第一呀就是这事儿教育咱,寒假作业不能全留在开学前一晚上做,会做死人。第二就是,这傻鸟儿的顺口溜说得还真不赖。

Read More

关于结婚这点儿事儿

关于结婚这点儿事儿

偶尔也会有朋友问我,为什么还不结婚?这时候我就会指着对面豪车馆里的兰博基尼问他,怎么还不买?他说,我也想啊,买不起啊。如果这时候还没有办法领会我的深意,那我就会把他从我的通讯录里删掉,妈的什么时候加了这么个白痴?当然也会有些朋友很正经地和我聊这种事情,这时候我也会很正经地告诉他:我他妈的不是不想结婚,我只是不想结他妈的婚。

Read More

闲说草字头

闲说草字头

我习字有些年头了,一开始写得歪歪扭扭完全就是拿软笔在写硬笔,到现在也像模像样。其中难免接触到了更多的繁体字,以及很多字的楷书、行书甚至草书写法。其中比较让人在意的便是这个草字头,我们现在看来的草字头都是一横两竖,但是纵观所有的古帖,全都是两横两竖,即中断。至于写法更是五花八门,但中断是肯定的。于是我便在考量现在的草字头部首是否也已经是简化过的草字头,在找了很多资料之后,我找到了冯大诚老师写的这篇科普博文,豁然开朗啊,而且还学到了更多的东西。在得到冯大诚老师许可之后,我将这篇博文转载了过来。

Read More
第 3 页,共 46 页12345678910
cont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