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op

共享来共享去还不是因为穷

共享来共享去还不是因为穷

这几年共享经济很火,我最早接触的共享经济,大约是书屋的租书业务了,那时候的小说和漫画都太贵太贵,对于年幼的我们来说,拥有一整套的漫画或者小说基本上都是奢望了。所以书屋的租书业务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倘若当时的书屋能够想到,不仅仅是由书屋自己购书,而是让真正拥有很多书籍的朋友将书托管在书屋中供人租借,进以得到利益的分成的话,或许这个业务会更火一些。

Read More

我养了一只猫

我养了一只猫

我养了一只猫,是的,这不是我第一次养猫。我们家小时候就养了猫,那时候的主要职责是抓老鼠,是一只黄白的狸花,很典型的田园猫。它非常尽职尽责,因为我经常会发现诸如老鼠尾巴,小鸟羽毛之类的东西出现在家里。而我的主要工作是将晒得酥脆的鱼干捣成碎末装好,每天拌饭给它吃。偶尔的时候我也会试着和它互动,但毕竟,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宠物猫的概念。而我的第一只宠物猫是毕业之后,因为太无聊,朋友送给我一只鸳鸯眼的白狮子。

Read More

十年前是2007,不是1997

十年前是2007,不是1997

我昨天看了一篇知乎的帖子,标题为:十年前是2006,不是1996。写的内容主要体现了十年乃至二十年间的社会、生活、科技变迁。我仔细看了一下,发觉作者应该比我小几岁,他小学在玩的东西我至少上了高中,所以应该是九零后。借此我来写一个我作为第一视角的变迁史。很多事情你以为已经很久了,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久,有些东西你以为才出现,其实它们早就出现了。

Read More

曲云和孙飞亮

曲云和孙飞亮

开元九年,扬州,瘦西湖畔,有座乐坊,名唤忆盈楼。夜至三更,坊中宾客也已经散去,突然外面有弟子急促地喊道,“师傅,师傅!”大娘缓步走出去,略带责备道,“什么事如此慌张,忘了师傅怎么教过你的么?姑娘家,不可如此急躁。”
“不是呀师傅,你看。”那姑娘指着门前道。

Read More

琴魔高绛婷

琴魔高绛婷
开元十四年,小丫头牵着的手紧了紧,一脸和煦的妇人便停下了脚步。小丫头回头望了望,那片养育了她七年的破败荒村,如今已举目无亲。
“师…师傅,我们要去哪儿?”
“扬州。”
“扬…扬州,有窝头吃么?”
妇人伏低了身子,双手在小丫头的脸上轻轻擦了擦,看着眼前瘦骨嶙峋的女童,不由得爱怜地拥入怀中。轻声道,“会有的,一定会让你吃饱的,还会有好多姐妹同你一起长大…”
七岁的高绛婷,告别了赤贫家乡的山穷水恶,望见了富庶扬州的垂柳扬花。
Read More
第 2 页,共 47 页12345678910
cont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