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的絮絮叨叨

昨晚我应该是喝多了,我想。早上看到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沙发,还有整整齐齐的随身物件,我觉得我昨晚还是喝多了。如果我不喝多的话,这些东西应该是随处乱丢的,会放得这么整齐,说明我昨晚特别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那就肯定是喝多了。所以现在的我出门开车也应该是酒驾状态。

昨天晚上我打车回家,但是滴滴师傅不认识道,把我放在了我家旁边的一条路上,然后我下了车,就迷迷糊糊地越走越远。想要拿出手机看看,又没有电。于是我看到一个烤串摊,我觉得这里离我家无非就是两三百米距离了,我还有现金,我可以在这个串摊上消费一下,然后让老板给我指一下路。结果我坐下来歇了一会儿,老板从头到尾都没有理会我。也许他不觉得我能清醒地付账,然后我就很倔强地起身,稍微辨认了一下方向,打算自己走回去。结果走出去几步,许是酒劲上来了,差点没栽到花丛里。我就知道不能这么执着了。然后我蹲在路边,等了许久,终于打到了一部出租车,上车,掏钱,然后告诉他我要去哪哪哪的大门,应该很近,但是我现在没办法走过去了,放心,我付钱。

所以我回到家了。

我琢磨着昨晚的这事儿,有点出圈儿。我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出门喝酒了,一般都是自己在家自斟自酌。揉了揉头,我想还好昨晚手机没有电了,不然我一定会打电话去骚扰某位姑娘。但即便是现在,我依然想找人聊一聊这个事情。于是我把手机充上电,浏览了一下莫须有的信息,然后翻出通讯录,想想有谁会有空接听这个大龄光棍的电话。想到某人之后,我却犯了难,因为我的手机里存着两个名字,我知道他们分别是谁,但我现在却没有办法分辨出谁是谁。于是我拨通了第一个号码。

接电话的是一个姑娘,毫无疑问的。然后我就知道错了,我不该骚扰这位姑娘,自她结婚之后我便很长时间没有联系过她了。她很意外,问了很多我的近况,我依然感觉得到她的热情。我同她讲,前三十年,造了孽。辜负了太多人,所以落得如此下场。她说没错,你就是造孽,但我觉得你以后会越来越好。真想知道以后哪位姑娘能降住你,我一定要好好认识她,然后和她成为好姐妹,为她出谋划策,一起折腾死你。我说你的愿望和我相同,如果有这么一位姑娘,我一定会介绍给你,同她讲,这位姑娘曾经喜欢你男人好多年,但你男人为了等你,硬是辜负了人家。她便骂我孽障。

聊了一会儿之后她便去给孩子喂饭,我收了线,在犹豫是否要给原本要通话的那位同名姑娘拨过去。理论上,我只要发完了牢骚,就没有必要再发一遍。想了想还是打了过去,说了刚才的乌龙,那位姑娘也骂我孽障。她正在和闺蜜逛街,我还能听到商场的宣传喇叭。我也说,我应该是造了孽,才得此果。她说你就是造孽,活该此果。我说能对大龄老光棍温柔一些吗?她便回答对你不需要温柔,别看你表面上是一个强攻,内里就是个抖M,有个姑娘削你你比什么都美。我呵呵两声点了颗烟。

前一次回家同我娘喝酒,我说,我不太想结婚了,没什么意思。我娘有些诧异。我便说了一些东西,她明白我说的是闲话,如果有合适的姑娘,我依然会结婚,只是当下没有罢了。所以她也不骂我,只是陪我喝完那瓶酒。

其实我心里也有颇有好感的姑娘,但因为各种原因,我并没有办法做些什么。这就应该是所谓的怂了。但是怂,至少不会失去什么,对于一无所有的我来说,这很重要。

牢骚发完,收工走人。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