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游记的游记

国庆期间应朋友之邀去了南京玩耍,其实我对长假一直缺乏概念,多数时间是回家陪父母或者说吃老米。早些年却多半是要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当然也有的时候要留在厦门接待来往的朋友。但是真要我去出门,却似乎一直都没有排在计划内,自己出行去跨过那些人山人海似乎有点越走越凄凉的情况,而又很难能够邀约到契合的玩伴一起出游并且不会因为向左走或是向右走而争执不欢。所以这一次的契机仅仅是朋友说:自己在家瘫着发霉不如几个人一起瘫着发霉来的开心。于是我便去了。

嗯哼,所以你们以为我会写游记吗?当然不会。小学时候参加郊游,回来之后写游记是必备的功课,但即使是这样的功课我都会写得乱七八糟。我想写的也许是小黄和二狗又打起来了以及其实我对隔壁班的小花有好感终于可以一起参加集体活动了啊不就好棒棒之类的。但显然如果我真的这么写下去的话我敢保证我一定会被叫家长。所以每次我也只能很无奈地翻开作文大全,从秋高气爽开始写到其乐融融,最好能再掰进去一个正能量的体现同学情的故事就更加完美了。
南京对我来说是一个十足陌生的城市,然而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却如雷贯耳。毕竟它有着过于深厚的历史背景在那,所以我很难去描述这样一个城市当我还没有踏足之前。而当我踏足之后呢?虽然不太想用这种风格来描述,但我还是想说,不知道是连绵的雾霾天气还是因为我的出行多半是在夜晚,南京给我的感觉像是在漆黑的深渊中潜伏着猛兽的黑洞。也许是因为十足的陌生感和无归属感,我觉得我随时会被吞噬在这里,连骨头都剩不下来。我很少对一个城市做出这样的评价,即便是因为念书时经常去到的皇城北京,还是偶尔打发时间路过的广州,我给到的都是比较平淡的说法。按理说这些地方,不刻意去关注某些地标的话,其实根本没有两样。林立的高楼大厦,错综复杂的立交高架,以及拥堵的道路和密集的红色尾灯。
万幸接待我的好友表达出了百分之二百的热情,这让我感到欣喜,用宾至如归来形容完全不过分,即便我刚刚说了很多坏话。我不是个喜欢逛景儿的人,这让我的行程变得简单,在某些时候我会觉得其实我就是呆在厦门的家里和朋友打着手机游戏,或是翻阅最新的微博,当然不同的是还可以同别人聊天,这很重要。即便如此朋友还是带我去了几个地方,泡泡温泉洗洗宅气,还是逛逛植物园吃吃螃蟹。结果是什么并不重要,而打发时间的过程才是让人满足的。剩下的时间,居然还是在不停地喝酒,当然这也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我才说我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出来玩儿的。
我对朋友的定义很明确,对爱人却很模糊,这不是因为我浪荡,而是因为我压根就没有爱人。有的时候我觉得似乎所有的关系都可以像温度一样量化,冷的、热的、不冷不热的还有忽冷忽热的。不需要为它打上任何标签去区别。但是唯独谈恋爱这个事情让我觉得有些变态,这个过程似乎就是为了将对方打上自己的烙印和伴侣的标签而不断升温加热的行为。也许你会迎来对方的冷处理,或者是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之所以一直在P段落其实是因为那个段落我写不下去了,所以干脆另起一行。所以这个游记开始变得更加的不伦不类,不过这正是我想要的。
哦,此行有一个收获,我听到了一首很好听的歌,叫做阿楚姑娘。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