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牢骚的牢骚

这个月确实是不同的,因为这个月有七月初一,那是我的生日。这个月还有很多更新,所以我其实特别的忙碌,这个月还有七夕节,当然依旧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最后二十四号,还是我的生日。你看这是不是有很多日子可以记挂。然而七月初一的时候正逢当周迭代更新,加完班之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顺路买了一块小蛋糕,拎了一碗鸡蛋面。回来之后开了瓶酒,然后就这样默默的给自己留下一些纪念。

旧时祠堂前面的石柱,我已经忘记了上面的碑文,依稀记得贡生第一名。而小时候往屋顶上丢去的乳牙,不知道还在吗?德哥离开我太多太多年了,我已经很难在记忆中找到他的点滴,或许是谢霆锋的活着VIVA。我总是把教科书堆起来而忘记丢弃,偶尔翻开来看到上面的涂鸦也免不得哑然失笑。还记得那个夏天的午后我离开了第一份工作躺在大道边上的亭子里晒太阳,阳光从树叶和手指的缝隙中穿过,洒在我的脸上,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我信心十足。而三五好友躺在沙发上聊着做事不如做鸭的玩笑,听到楼下传来牛肉丸的叫卖声便一起冲到窗口大喊起来。在钢铁水泥的城市立交桥下,和我一起坐在马扎上喝酒撸串的朋友们,如今已各自成家。我依然记得那台旧式的三用机,正在默默地转着燕姿的卡带,那首歌好像这样唱的。

天黑黑,要下雨。

我记得我第一次对生日有概念的时候,我爹妈特地叫了与我交好的同学来家吃饭,给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我爹还特地让班车师傅给我带了一个蛋糕,颠簸坏了,于是他又让他带了一个。那时候,我肯定是开心的,因为那么小,也那么傻。我十八岁成年的时候恰逢自己高中毕业,于是我请我交好的同学们一起去饭店吃了顿好的,开了两桌,然后再去找了个地方唱歌,非常的奢侈。那时候我娘问我钱够吗?我说够的,应该出不了圈儿,我娘说我再给你拿一千放身上,我说不用。我小叔笑着对我说,你娘是怕你掉面子,又没让你真要把钱都花完。工作的某年我其实是潦倒的,但是就是顶着吃泡面抽富建也不向家里要钱的硬气,过过一次生日。参与者不到五人,我同他们去吃饭,然后带他们去唱歌,我记得我叫了十二瓶酒,我只有这么些钱了。很不尽兴,但至少有人陪着。前两年似乎正经过过一次生日,居然是公司给我过的。在我生日的那天我发了一条微博,然后在当天我收到了来自小惠的蛋糕,也收到了来自嫱嫱的礼物,然后公司又给我买了一个蛋糕,在公司里切了,大家为我唱生日歌,晚上lisa安排我们去吃了顿好的,然后再去唱歌,唱歌的时候陆续有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来到,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再后来…再后来我就不太挂念生日这回事儿了,但是每次生日都会给自己买个礼物,看起来还不错。

我对生活的态度,向来都是开心就好,万事量力而行,所以我不会去投机也不会去投资,这让我不至于一贫如洗也不会一飞冲天。我只是看到想买的东西就买了,看到想吃的东西就吃了,不必须的东西我是不会去长草的。购物是上进心的表现,而丢弃某些东西也是解放自己的表现。有人说我很没有上进心,也很没有计划。不然一个年至而立的人居然没什么积蓄,岂不是挺失败的。我想了想,其实看回去,我现在能过成这样,我是努力过的,不然或许更糟。人生没办法重来,如果能重来我也会过得非常好,我会好好学习,努力读书,我会同年幼时候充满好感的姑娘表达情感。我会去学我想要学的东西,我会规划我的生活和未来。但毕竟,人生不能重来,人非生而知之,所以难免遇上坎坷也难免走进岔道。很幸运我并没有迷失在那些岔路中,坚持走了下来。对自己,有惋惜,但不后悔,更多的是这些经历给我带来的满足。

我一直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每件事儿也都有它的责任,如果你没有做好承担责任的觉悟,就请不要触发这个支线任务。如果你触发了,却逃避任务,简直就是害人害己,当然更多时候是在害人。我宁愿不去随便触发任务,也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或许是这样,让我做事更加谨慎,或者说,保护。

经常有朋友对我说,为什么你还不结婚,你是不是眼光太高,要求太完美,还是说你曾经受过伤,已经看破红尘?

在这里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朋友,你想多了,我之所以还不结婚:完全是因为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