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里的小雨…

过完年一懵逼就进了雨季,琢磨着穿两天的秋裤该叠起来了,又开始为雨季里永远不干的裤衩发愁。其实我私心里还是喜欢下雨天的,搁屋里杵着听听音乐看看书,又或者和朋友打打游戏,在小封闭的世界里觉得特别安心。当然这天儿喊我出门简直是虐待了。

前两天二月二,dragon head up,也就是说年上过来已经去了一个月时间。这样想想突然觉得时间果真如白驹过隙,就好像饭桌上了一道菜,你埋头回了条简讯,一抬头连汤汁都没了的感觉,关键还是我买单。所以这个月账单一到的时候我躺在沙发里琢磨了很久,上个月手是不是宽了点。我记得请了几次饭,买了台CD机,所以买了堆CD,还买了些个茶叶,然后买了几瓶酒,又买了好多杯子。啊还有很多小玩意儿,大头一估居然还对上了,罢罢罢,毕竟购物才是上进心的完美体现嘛,咱还是很上进的。

过年回来我发现公寓门口的对联让水汽给泡发了,整张都是绵绵的,估计一个喷嚏就能掉下来,无奈我也只能小心的取下来卷好,打算找个干燥点的时间再贴上去。我娘说今年年底跟家写两幅对联吧,我点点头没反对,但是心里已经开始找借口了,诸如一下雨就晕了啊,不耐挂啦之类之类的。反正年底了她也就忘了这回事儿了,我自己的字自己知道,自娱自乐那是绝对没问题,要是拿出来让我娘露脸的话,这年里就没少得下功夫了。当然我娘还说了件事儿,说是让我年底带个姑娘回来,这句话直接让我无视了,相比之下还是年里下点功夫写幅对子比较敢打包票。

不过这个话题今年上的时候确实是被提得比较频繁,别人怎么提呢我倒是不太在意,我爹偶尔也开始唠叨起来,这种事儿又不是买菜做饭,哪儿那么简单。再说了我也不是非得和他们对着干,但凡有那种好事儿我早贴上去了,用得着他们一再的唠叨嘛。无形中加重了我的神经性耳鸣,搞得我是苦不堪言。特别是我弟今年里应该是要结婚了,搞得我更是异常被动。再说那些三姑六婆也真是的,好好日子好好过呗一天天都怎么了,你家吃面看不起我家吃窝头那也没见着你家把面分我家吃啊。这事儿上是真不容得一点儿妥协随便,找一个人一起过一辈子那至少也得四五十年往上了。那是能胡来的吗?

说实话这些年我也开始觉得自个身体确实不如小年轻那会儿了,出门喝酒兴头上来了还能恁翻几个,但多半是自己拖着残躯回来,然后自己难受个一两天。去打球也是,单对单打个半个小时喘得跟条死狗似的。现阶段就处于典型的爆发有可能,续航不足。当然也是跟几年前的自己对比而已,要是跟同龄人比,咱这身板倒还算是好的了。不过从内里而言,我倒不觉得我有多成熟。男人,怎么算成熟?当一个男人知道分场合恰如其分的运用自己身上各样器官的时候,那就算成熟了。照这个标准,我还半生不熟,但起码已经知道刻意去管制某些器官无端造次,比如舌头和面部肌肉,或者还有下半身某个间歇性软组织。

罢了罢了,在诸事并行的前提下,是得再找些开心事儿了。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