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就来到了2016

本来想在15年底写这篇网志,奈何一些事情冲突,一拖就拖过一年。想和做永远是两码事儿,你先得有这个想法是没错的,排到日程去也是没错的,但只有你真正开始打字的时候,才算是做了这件事情。那还不算上完成没完成呢。

前两天去了两个朋友的婚礼,一个是参加,一个是帮忙。这些年下来婚礼我参加了不少,帮忙的也不少。不过这样连轴赶的还真没有。节前休了两天的假期,30号早上一早坐的车,到地方也差不多十一点,和同去的朋友一起好好吃了顿午宴。随后让朋友把我丢在出入境管理处办了一下护照,接着就开始联系第二天那位。也是忙前忙后,电话都不够折腾的。31那天中午十二点,午宴开始的时候我才松了口气,总算是忙完了这波,那天我在车上呆了足足八小时,晚上八点钟回到自己的公寓,我想,我应该好好的休息。但是我忘了关手机,也忘了那晚是俗称跨年。于是我被信息吵吵到了两点才睡。第二天起来翻阅的时候,发现朋友的社交状态要么是在许愿未来,要么就是在忏悔过去。我想到了两个问题,第一是这有啥用,我就觉得我一天天过得挺好的,想更好那也得靠自己。第二是为啥是今天,并不是我不晓得元旦分界,而是我知道一个月后除夕夜他们还得玩一遍这个东西。而我依然是睡饱了懒觉起来想想中午吃什么。

往前记得比较清楚的一个日子是圣诞,因为那天大家交换礼物,我收到的礼物异常丰富,非常感谢。不过那天晚上我也就是回家洗洗睡了,一来我不信教,圣诞嘛和我没啥关系,所以我不能说merry xmas,二来嘛圣诞也不特地给我们放个假,所以我也不能说happy holiday。那有啥好过的,还不如清明呢。现在这洋节日和传统节日混杂着来,多半都成为了商家和媒体炒作的手段。其实没事儿大家找个节骨眼儿聚合聚合也是挺好的,体现了中西融合的大发展方向。不过既然是大融合那应该是两者皆有,可我看貌似现在西式的东西比较热门,传统的东西反而被丢弃,就不是大融合了。

其实喜欢什么样的文化并不存在争议,东西方的思维差异性决定了很多事情。西方源于希腊的思维决定了西方人善于物化、量化事物。他们更注重的是个体乃至个人的属性和权益。而东方人的传统思维一向是以联系为主,注重天人和人人的关系。这两种思维打骨子里我觉得是不同的,也许在很多事情上会有交集,即表现结果相同,然而思维的过程是不同的。好比说找零这件事情,四十六块,给张五十的,东方人的找零习惯可能是问:欸你有一块嘛我找你五块。这听起来很简单,而西方人不会这么做,他们还是习惯实数实给。当然他们多半刷卡啊,这也和他们的消费习惯有关,大多时候可以不使用现金。

以前经常听到这么一句话,老子教训小子说:我供你读书念大学,你就只会回来气我。其实这是正确的。因为这两代人所接受到的教育是不同的。老一辈人无论接受了什么样的教育程度,他都是踩在东方思维教育的习惯上,从家长到邻里到学堂,使用的都是东方的思维。而现在的教育是用西式思维拟定的。也就是说现在的孩子在平时的生活中所接受到的是东方思维教育,而在学校里接受的是西方思维教育。看他自己的偏重,如果他更喜欢生活中所接受到的教育,那么他会更像老子一些,为人处世乃至思维习惯。而如果他更接受学校的教育的话,那么他肯定是更偏向西式的思维。会更要求自主的独立性,以及个人的权益。你让他接受了需求自主东西追求个人权益的教育,然后天天翻人家日记本短信关心人家的小女朋友,那你就是作。最后这个孩子要么被你弄疯了,要么把你弄疯了。这也是为什么近些年很多的一个说法:思维代沟。前几十上百年上千年的思维代沟都不如现在这二十年大,就是因为引入了西式教育。

可是东方思维是注重联系的,是无孔不入的。我知道的接受西式思维较多的孩子,都留洋不回来了。他们弱化了这种人和人之间的联系,当然最重要的可能是亲情。西方人在孩子成年之后孩子就自己住了,一个家庭分成了两个家庭,独立地生活着。听起来好像挺无情但并不是的,他们表达情感的方式更直接,他们会主动的去父母家探望父母,度过假日,寄送贺卡和礼物。字字句句溢于情表。而东方人是含蓄的,加之东方人无论是否成家独居,其实和之前父母家庭的联系还是非常强烈的。东方人的孝顺以前是从精神到物质。当然现在开始变成从物质到精神。古时候的子女对父母有天然的尊重和畏惧,现在就呵呵了。也是因为接受了西式思维的缘故,却变成了四不像,通过物质来表达对父母的孝顺,却不善于在情感上做表达。我觉得可能是一个错位,也许以后的孩子会更独立的自己去开枝散叶,然后像西方人一样更善于直接表达自己的情感,而以后的长辈也跟容易接受这种直白的表达。但现在这个时候不太行,我对我爸说我爱你,他能借把扁担抡死我,因为他会觉得尴尬。恼羞成怒是中国人发明的词,西方人没什么好恼羞的,直接就怒了。如果他们恼羞的了,也许他们会直接跟你道歉,当然前提是他们认为自己错啊。东方人是你羞辱他他肯定怒,你死命夸他,他也不自在。哦,用一个简单的词语形容,就是傲娇嘛。

自然科学也是个很搞的东西,这个源于西式思维诞生的伟大科学,其实也有点逗逼。我们现在经常会使用一个词叫做:不科学。或者经常会对别人说:你要相信科学。老实说这玩意儿不是咱土生土长的玩意儿,自然科学的好处是,立竿见影。它只解释它能解释的东西,树是树,人是人。它不能解释的东西就懵逼了。这时候如果有人跳出来跟你说:不能解释的东西是不存在的。那这个人肯定不是学自然科学的,他是科学教派的。自然科学是一个工具,我们用它来了解世界,而现在衍生出来的却像是一个宗教,如果你相信那些自然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那么你就不科学,就是异教徒。我觉得这有失偏颇,就不谈宗教,说哲学。哲学本身也是我们用来了解这个世界的工具,它解释了很多我们无法解释的东西。宗教借用了哲学这个工具,吸纳教徒,将有着共同哲学观的人聚集在一起,这没什么不好。当然啊,你不能用这个团体的力量去攻击别人。我喜欢甜粽子你喜欢咸粽子,谁都没有错,但你说我错的话,你就是在攻击我。当然我是生冷不忌什么都吃的。如果我组织一个教派,那一定就是吃货神教,教徒绝对世界第一。

说自然科学搞的原因是,自然科学探索得知宇宙中可知的内容占比为不到百分之五。也就是说还有百分之95是自然科学不知道的。你想说其他的百分之95都是不对的吗?在自然科学没有验证之前,按它的说法就是怎么说都不对的。这听起来多搞。比如说鬼这个东西,在全世界都流行。但是很遗憾,自然科学无法解释。所以要说没有鬼的话那么它才是挑战世界的那一位。再比如说,世界有多大,宇宙有多大,宇宙那么大那么宇宙的外面是什么。抱歉这个还是无法解释。虽然这个问题听起来很傻逼,但是这个问题是我四岁的侄女问我的。这是任何一个小孩都可能问出来的问题,它没办法解释。道家吸收了中国古时候很多的观念,集成了道家的哲学。它说有无,它说阴阳。回头说一下之前的问题,道家可以把宇宙中已知的百分之五解释为有,而其他的百分之九十五解释为无。这就又扯到东西方思维了,西方思维善物化,所以他们善于发掘有的东西。而东方思维重联系,所以他们可以通过有来推算无。事物的变化是有规律的,规律简单一些我们就可以巡查得到。规律复杂一点我们就很难掌握。这一点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平时使用的银行卡密码,是用十个数字随机取出六个形成的,穷举出来的量非常非常之大,但是是可以穷举出来的。这可以理解为简单的规律,而如果我往里面添加英文字母,区分大小写,加上标点符号等等,你能穷到死。不是说它就无法穷举了,而是你命不够长,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可以理解为复杂规则。无穷小是一个不确定的数值,是因为你找不出最小。因为没等你写出那个数你就死了,所以我们用无穷小来代替这个值。量力而行是很重要的。所以你要物化量化某些东西是一定要有前提的,否则你就死了。而东方的联系思维只要给一个定义,你懂就行了,反正我要那数也没用。西方人为此是吃过亏的,比如说数字0,在西方曾经是不被认可的一个数字。它代表啥玩意儿没有,他们就懵逼了。反观东方人对这是习以为常信手拈来。概数对东方人来说就是日常,过两天找你玩儿啊。老外两天后给你电话,怎么还不找我玩。晚上去整两杯啊,老外心里纳闷,喝两杯哪够啊这抠门玩意儿。这就是思维代沟。

扯这么多,其实主要是想告诉你们我最近看了什么书,接触了什么内容。如果我报书名你们肯定觉得我装逼,所以我决定把姑娘的裤衩一脱,直接亮给你们看,这样你们就会说我装得真像。这东西确实有意思,仅从东西方思维差异的分析回头来指导用户体验、交互设计、平面设计乃至文案设计都是很有意义的。好吧我再装一个你们看看:好比说我们来一句广告文案,说你很牛的。如果把文案写成:你是超人!这个在西方会比较受欢迎,东方会觉得你忘穿秋裤。如果把文案写成:在你的朋友中脱颖而出!这个就会在东方大卖了,因为东方都喜欢装逼,装逼要有人看,超人是没朋友的。好的我装完了。

P.S.最近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可我只想偷懒,说明快过年了。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