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鸣是一种态度

今天是小雪,两千公里外的帝都很应景地披上了银装素裹,撸岛依然热得狗都没法活。今年的冬天确实让人觉得反常,北方比往年更早地入冬,而南国却好像是欠了费似的,怎么也没法进入状态。前戏一而再再而三地撩拨之后反倒让人没了性趣,搞得我现在每天早上都在和女人一样为穿什么样的衣服发愁,端得操蛋。

最近的周末基本都是在家里躺尸,一来是因为热,二来是压根不知道出门干什么,所以不如在家沏点茶听听书磨磨时间。下午终于熬不住出门剪了个头发,回来的时候路过文具店,就觉得头脑一晕,好像有一股迷雾袭来,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袋东西,我一定是被人迷晕了。回来的时候想,我老是这么瞎混也不是个办法,总有一种虚度光阴的感觉,等我老的时候回首往事,我一定会羞愧的。所以还是得给自己找点事儿干,T的推荐是我不如去找个周末工干干,还能认识更多姑娘,我想了想,这是个好主意啊,然后拒绝了他。

这个月的工作任务挺重,基本上都是安排得满满当当的,当我打开Tower把计划日历指给小弟看的时候,他很惊悚地问我这是这个月的计划吗?我说是,而且是这周的计划。然后他就昏过去了,不过熬到了月底这一周,其实任务也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所以计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计划。一旦有了计划,就会努力去完成,如果完成不了,那就认命吧。

每天早上七点多出门,晚上七点钟到家,为了保证第二天能有个良好的工作状态,我现在尽量都让自己在十一点的时候躺在床上。所以工作日中的闲暇时间变得短了不少,又有朋友呼唤我回去打游戏,我就应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晚上躺下的时候发现,自己也开始耳鸣了。其实耳鸣这事儿以前并不是没有过,偶尔过劳累或是熬了夜,第二天都会有些头晕耳鸣。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休息不足的缘故,于是我努力地睡了一个周末,可是一点也不奏效。又寻思着自己是不是饮食问题,喝了几天的粥,也是不行。我想或许是病了,搜索了一下结果,最好的办法是习惯它。我开始假装不在意,不在意夜深人静的时候脑中传来的高频声音。想想也是逗。

有时候想想,如果哪天我自己在家嘎嘣一声嗝屁了,那么要多少天之后才会被人发现,谁会先发现。我想了想,应该是邻居忍受不了我房中散发的尸臭味报警之后才被发现。那就只要研究当时的天气在多少天内会让尸体发臭就知道了。公司的人虽然会先发现我的失踪,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我的住所,所以也只是以为我不负责任的旷工消失了而已,不会过多的寻根究底。朋友之间的联系有多有少,但也很少人会发现我消失的异样。家人的联系比较稀松,不过如果一旦发现我失联倒是会第一个寻找的团体吧。但我不能确定这会是在事发的多少天后。所以,我是不是应该找个人,告诉他/她保持一定的频率联系我一次,顺便给他/她我家里的钥匙,如果发现不对就赶紧来我家查看。毕竟我不希望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变成发臭的腊肉,那样一定很丑。

当然,这些都是扯蛋,我这么年富力强的人,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不过这种考量确实反应了我现在与外界的弱联系状况。这才是应该首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去找个收尸的人先吧。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