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说走就走的作死

上周临时决定去一趟GZ看展,起因是淋湿湿给了我一张票,而且出展阵容略显强大,于是我头脑一热就决定去了,于是这一次惨烈的教训告诉我: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必须要有两个前提,要么有钱,要么有闲。

周二决定要去,于是开始订票,打开一看无奈发现高铁的票已经全部售罄,于是转去看火车票,也只有坐票。于是我犯了第一个错误,选择了长时间的火车坐票。并且是往返,我当时对坐票的印象依然停留在大学时候和同座的陌生人聊天以及坐短途高铁的时候看完一部小说这样的经历。殊不知当我真正再次踏上火车的时候,有多麽的后悔。周三调了周五和周一的假,周五下午我就拎着一个小包出发去了火车站。相对明智的是我并没有带很多的行李,因为行程上来说我只在那儿过一个夜,其余两夜都在火车上。所以我只带了两件衣服和一块平板。

上了火车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坐票这么恐怖,而且车厢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人,有好多的无座站票。我对面坐着一对小情侣,几乎全程都在用方言打情骂俏。我的隔壁则是一个全程都没有发言的大婶。这让我非常的寂寞,单程的时间是十三个小时,迫于电量的限制我没有办法全程使用手机,同理我也没有办法全程的使用平板。而且没有人跟我说话让我觉得非常的无聊。于是我提着包来到列车的吸烟处,和无票的旅客一起打起了牌,聊了会儿天,抽了抽烟,大抵消磨了两三个小时,复又回到座位上拿出了平板一边给手机充电一边看起了小说,就这样又消磨了三个多小时。困意终于袭来,我只好靠着短一截的翻台上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几个钟头后天亮了,列车晚点了三个小时。我就在这样的无奈中等待列车到站。所以在列车上邂逅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发生,至少不可能发生在硬座!

到站之后我和淋湿湿联系,他让女友送了票过来给我,因为他周末都需要加班,所以他跟我说:我没有办法出现在你的面前。是的,就是如此,于是我在火车站对面的星巴克要了一杯咖啡,本意自然是为了要他的WiFi。因为我还要做一件事情,订酒店。是的没错,我已经站在了GZ的土地上,然而我还没有订酒店,甚至于我根本不知道要订哪里的酒店,因为湿湿的女友出现到我的面前还需要一个多小时,于是我悠然地考虑将酒店定在哪里这个问题。一开始我计划定在火车站附近,后来想想我大部分的行程都会远离火车站,在不了解此地交通状况的前提下,自然是将酒店定在会展附近较好。这样我可以悠闲的先到酒店check in,然后洗个澡什么的,再徒步逛去会展即可。中途如果觉得疲惫依然可以回酒店休息。就在这样的想法中我搜索了会展附近的酒店,才明白我的想法有多天真。展欸!就你要住吗?人家早就定完了,定完了,完了,了。

就在这样的磨蹭中湿湿的女友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她将票给了我,我问她有什么计划。她说或许要先去修手机,然后到处逛一逛。并且一再表示要带我去吃个午饭,因为时间的问题,以及酒店尚未解决,我只能婉言谢过。分开之后为了不让自己丢了,我直接打了个车到会场,或许是觉得会场周围的酒店兴许难找,抱着无所谓了迟点再找地方住的想法我脑子一抽就先进了会展。因为这次的展分早晚场,日场我并不是非常的感兴趣,所以我也只是进去凑了个热闹。逛了不到一个钟头感慨了一下年轻真好,我就无视“出展后不可再进入”的牌子走出了会展。这是我犯的又一个错误,但因为这个错误是连续的。稍后我再说明。出了门我走到会展后的公寓楼,果不其然,所有的房间都被订完了,无奈我只得走出来看到马路对过有一个如家,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走过去,居然有空房,这是个好消息,意味着我终于可以洗个澡放松一下了。因为夜场的票上说六点开始检票七点进场,所以我并不着急,后面发现这是个极大的错误,导致此行有一些遗憾。

遗憾在于我收拾好自己来排队检票的时候发现承办方的失误将礼品全部发放完毕了,并没有做到之前承诺的一票一份,而是随意发放。这让我非常的郁闷,虽然展方说后续会补发,但这无疑让人感到不舒服。而这个问题在于日场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播报请大家提前参与排队,那时候我已经在酒店里躺着了。所以问题在于我应该先定好酒店,收拾好自己,再去展会呆到下午就会听到这则播报然后去参与排队就能领到礼品,而不至于抱有遗憾。

晚上的表演凭心而论的确是非常不错的,让我淡忘了那点遗憾,九点多钟散场后得到展方后续补发关注微博的交代之后,我回到了酒店。但这个时间有点太早了。看到那些结伴的人都出去玩耍了而我自己呆在酒店里真有点二。我想找个地方喝两杯吧,可是这附近根本就看不到能喝两杯的地方,或者说,找个24h都非常的困难。很无奈的我躺在床上默默地和线上的朋友聊天。然后和朋友约好明天吃个午饭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中午退了房我打电话给朋友,结果朋友还在加班,而且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因为我本身没有指定任何游玩计划所以很闲,就说那我晃到你公司附近吃个饭等你吧。然后我就去体验了一下GZ的地铁。我对地铁的印象还停留在多年前BJ的地铁状况上,那时候才开放无人售票机,老实说难用的很。不过GZ的自动售票机还是蛮不错的,从用户体验的角度上来说,我第一次看到并使用这个玩意儿没有任何的障碍,很轻松的拿到了单程票就往目的地而去,不能不说,地铁守时是好处,但未必就快多少,不考量地面堵车的情况,那么出租车绝对会比地铁更快到达的。但地面上少有不堵车的时候,这就只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在朋友公司楼下吃了个饭,朋友满头大汗的跑下来和我聊了一会儿天,我说没关系,见着面就不错,该忙还得忙去,我并没有具体的游玩计划,也没有那个需求,或许下午会去陈家祠,好歹同姓不是,然后就没有其他计划了,所以我很悠哉。朋友和我吃完饭后告了个罪又回去加班,说是如果下午结束得早就给我电话再出去玩。我随口答应,让他不必太挂心。然后我就坐地铁来到了陈家祠。进去一看,其实也就是一个比较大的老宅罢了。除了少量的陈家祠介绍之外,充斥着大量的地方特色手工艺品介绍,以及爱国主义文化介绍,这让我逛得失了兴致,有些地方几乎是一进门就转出来了。老宅我去过不少,祠堂我家乡下也有,其实我家乡下陈家占有全村三块最好的风水地,建了三个老宅。而我家旁边的那个老宅还有进士的盘龙柱,所以如果让我看老宅的话,我关注的点会在于墙壁上的壁画,还有柱梁上的雕刻,以及柱基上的雕刻。还有各个厢房的窗户也会有雕花,门边上还会有木刻的对联。然则,我在这里,并没有看到多少。私心以为,单从我刚列举的方面上来说,这地方还没有我家祖祠有看头…

刚在陈家祠歇腿的时候朋友打电话来说加班结束,问我想去哪儿玩。我说我还在陈家祠,他表示很诧异,也许他觉得这么点儿大的一个地方并不需要逛这么久吧。我想如果是寻常游客,他们的确已经换了两拨,或许是我关注的地方不同吧。于是他和我约好去看博物馆,我想好歹有个人可以聊聊天,倒也不在意逛什么了,便欣然前往。结果我俩接头花了很长时间,因为他并不知道我在那儿的出口,而我也没有办法描述我在哪个出口,我是这么说的:呃,我的对面是小蛮腰,GZ地标建筑。他说咱这站哪儿对面都是他。我无奈笑笑,问广博是哪一栋建筑,我直接到广博门口碰头或许比较好。于是我们用了十五分钟终于在一个红黑相间的建筑下面碰到了面。因为时间并不充裕而我也兴趣缺缺,我就提议找个地方坐下来吹吹空调聊聊天为宜。于是我们找了个茶餐厅聊了两小时天吃了个晚饭,在GZ三大地标脚下散了一会儿步,我就告辞去车站了。

返程的车上依然是坐票,这一次车上的人超乎我想象中的多,而且有非常多的学生打扮。我同座的几人都是,这次终于有人聊天了。不过有一对姐妹因为只买到一张坐票,所以我让出半个位置给她们坐。到后来我又喜抽烟,半夜时分看她们有些瞌睡我索性把座位都让给了她们,自己到吸烟区和别人聊天抽烟起来。列车长说晚上三点之后再询问补票事宜,于是我耐心的等到了三点,期间我看到了一个安静的姑娘,安安静静的应该是一人独行,望着窗外。从侧脸上看正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私心上觉得侧脸特别像某位姑娘,我都差点要去搭讪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三点我去补票的时候同座的三个孩子也跟了过来,说是实在受不了拥挤的硬座,也打算补票。期间还因为没有零钱我替她们付了一块钱,兴许是刚好解决了列车长的困扰,他给我补了一张下铺票。我补完了卧铺直接就躺下了,醒来的时候已是天明。

回到寓所和大家报了个安之后就接着躺下去睡觉,一觉睡到傍晚。才觉得整个人从错乱的次元中恢复到正常的轨道。

在这两天三夜中,我一共的睡眠时间不超过十个小时,只吃了三顿饭。

通过这一次作死行为我总结出题头的观点,说走就走,要么有钱,要么有闲。

以及,如果下次再要出行,务必还是需要打点好一切。重点中的重点是,务必带个人一起去。可以打发掉更多的时间,不至于那么无聊。

在原本有序的生活中插入太多的随机值,需要有更高的承受能力。

最后,妞还是北方妞带劲儿。

Trackback from your site.

Leave a comment

Connect with FIBONACCI

Everyone all live in parallel with their own trou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