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广告设计:Say Yes.

从业不少年了,虽然我一直认为我的领域是设计,但是也算在广告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多年。怎么说,我得感谢这个不单纯的行业教会了我怎么做人(大雾)。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后来的眼高手低,以至于自负认为所有的客户都是傻逼,到后来觉得自己才是井中蛙,到后来和客户虚情假意。我经历了一个很长的过程,有些经验不仅仅适用于工作,在生活中也同样可以作为宝贵的借鉴。

我是半路出家的设计,一开始学的是计算机信息安全技术,简称网安,看着就很有范儿对吧。毕业之后让我做个网管,不是说网管不好,不好的只是我所处的环境罢了,那是个一辈子只需要一个网管的地方。于是我愤而辞职,因为大学的时候经常要帮女朋友做期末作业,女友学的课程好杂,从数据库到语言到办公软体到Author wear,甚至于Photoshop和Flash都有。于是我不得不在念书期间自学了这些软体来帮女朋友完成作业。这很仙,但是不得不说学计算机的孩纸对软体的掌握都有一种本能的天赋,所以我学得很快。打算转行之后朋友把我带进了设计圈,于是一入此坑深似海,从此清闲是路人。

刚开始做设计的时候,是跟着朋友学的,朋友是学的美术然后设计,属于正统的科班出身。而我在他身上学到的只有PS的技法和物料设计的各种规范,那时候客户的需求其实是很低的,做一张DM,只要像DM就行了,做一本画册,只要看起来像画册就行了。所以朋友给我推荐了几个模板下载站,让我从上面拽一些合适的模板下来更改成客户所需的东西即可。那时候的日子其实很激情,可以为了一本画册DEMO通宵打图然后裁切用胶沾好。完全就是热血青年的做派。后来企业网站的概念开始盛行了,很多客户都提出了做企业网站的需求,于是这一份工就落到了我身上,因为我学过程序,又会Flash,我开始惯性的扒各种网站模板,然后设计修改,找做好的Flash反编译修改,最后套进程序模板里交给客户。

一两年后人开始老油条起来,觉得设计么,不就是这么回事,你抄我我抄你。客户么都是傻逼,要的东西土成狗,看看国外的那些设计多磨炫目,可是他们就是不领情。非要豆腐块。我就在这样的情绪中虚度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有人问我你帮我做个活动站好吗?我顺口说好做了一个现在看来极其傻逼的页面给他。他说我要的是活动站,页面承载的是我们的活动,不需要这些信息,其实说白了就是在网上放一个DM,不过能够交互最好。在他一番解释之下我才明白他们要的是什么,当时我的心情是复杂的,难过是因为我觉得我堕落了,井中蛙犹自笑人。开心的是我觉得这东西更合我胃口。至少它看起来很酷不是么。

后来我开始做活动专题站和线上互动广告,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以前碰到的客户真的都是好人,他们完全是在为我减轻负担,而我还在心中腹诽他们。这个世界上不懂你的并不可怕,很懂你的也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对你半懂不懂却还要对你指手画脚的人,没错,我想这就是广告圈里最经常碰到的客户了。 我做一版设计,经常会改到我自己都不认识,甚至于去翻备稿的时候闹不清楚自己的命名方式。这个“去你妈的.psd”和这个“别闹了.psd”到底哪个才是新的?只能看修改时间。但是这个“雅蠛蝶1.psd”和这个“雅蠛蝶11.psd”到底是衔接着的,还是相差了十次改动?我开始烦躁,开始不耐烦。我会告诉AE这个颜色和这个颜色都要非常之难看,我会告诉他们所谓的LOGO放大三倍到底是有多大,我会告诉他们你所要求的东西程序很难实现。我又开始骂客户傻逼了。

后来,我发现,即使我大声的咒骂客户,他们也听不到。而我也没有当面骂他们的勇气,毕竟我是一个在生活中都很少说脏话的男人。请相信我,这是真的。于是我开始反问我自己,我这是怎么了?然后我开始写毛笔字,朋友说,写好毛笔字需要很好的心境。而最主要的是,当你从零开始练习毛笔字的时候,你需要极大的耐心来掌握那根竹竿,并且直视自己幼年时代才能写出的歪歪扭扭。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养气练习。我当时抱着艳羡他一手好字的心态开始学习,一写已经三四年了。我不再怪AE们啥也不懂瞎答应,而是找了个时间,给他们上了一堂分享课,让他们知道设计的规范,和整体的流程。并且在客户提出修改的时候,让他们试图获取更全面的信息,甚至于大胆的给客户推荐。而我也会在不确定的修改中多出两种选择,让AE自由发挥。

我开始说:YES。

记得金凯利有一部《好好先生》,主人公一开始的时候抱有自己的原则,遇事并不会很痛快的答应。直到有一天阴差阳错的他被带进了一个类似传销的机构。这个机构旨在让人重拾自信,对任何事情说:YES。于是他开始对任何事情说YES,而他的生活居然开始渐渐顺利起来,他开始帮助别人,开始接受兴趣班的推销广告学了吉他。开始做了更多的事情,也遇到了真爱。

当然并不是说我们都得说是的好的没问题。这并不是承诺,而是一种迂回的政策。如果你对客户说不,不好,不对,做不到。客户对你的信心和好感会大打折扣。也导致你们之间的合作很难推进。我们是执行层,上面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你。你做不好,会有各种层面来怪你。所以有一天我开分享会的时候对他们说,我们要开始说:YES。

客户给了需求,我们要说好的,但是别忘了问他哪些元素是确定的,哪些颜色是确定的,有没有喜欢的案例或者风格。客户开始修改,挑剔的或者是颜色或者是字体或者是大小,请说好的,但是请具体的问他修改的细节,并给予推荐,多出一些选择给到他。客户开始砸锅,要添加一个破坏性元素,请说没问题,我建议你按照他所说的出一稿,然后再用你自己的功力调和一稿,让他选择,两稿都符合他的需求,只是作为对比使用罢了。如果你告诉我做不到,请提高你的设计能力,红配绿知道吗?赛狗屁?那你一定没有做过圣诞风。告诉我被可口可乐所定义的红衣服老头是怎么和圣诞树完美的弄到一起的。

啰嗦了很久,其实想告诉大家的是:我并不是要你们成为客户手中的牵线傀儡,除非你们遇到了顶级的BOSS,他们主宰了战斗。那就好好学习吧。而大多数客户并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你却不能够否定他们的能力,就产品而言,你的了解只是他们的新人培训级别罢了。他远比你了解他们自己的产品和客户。只是他们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罢了,如果他们可以的话,参见第一条,学习吧。而你只能在设计的领域里给他们更好的建议。注意方式,先说好,再说但是要比先说不,再说你是个好人委婉得多。即使是AV,都晓得把封面做得美若天仙,这点道理,很难理解吗?

工种不同,放下你的架子,其实你不比别人出色多少。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