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扯

    這個標題很仙,但是我的內容應該沒有那么鬼扯,哈哈哈。

    今天早上去看信箱[不是我每天都會去看,而應該說我從來沒有去看過。只是管理員今天才把信箱的鑰匙給我而已。所以我就抱著試試的心裡去看了一下],超開心的,發現Cherrie和Zoe寄來的賀卡。這是我等了超久的賀卡,想來是爲了耶誕節而寄的吧,或者又好像是新年賀卡,總之,收到得遲了一點,不過我仍然感受到了你們的祝福。謝謝你們哦~

    貳零零九年已經開始了一個禮拜,這一個禮拜我做了什麽呢?[寫到這裡,我停下手仔細想了想,好像真的什麽都沒做哦…],哈哈哈,其實也有,把工作室的網站重新排了一個版式,不知道算不算,不過其實我做這點事情只需要一天的時間而已。那么其他的時間我都是在發呆,抑或是在惆悵什麽。

    前兩天晚上,我和嗚呼同學[寫給剛認識我的朋友,嗚呼同學是我的拍檔,也是工作室的CEO,哈哈],一同在工作室里無聊。那個時候已經是晚上的七點多鐘。兩個人你望我我望你,都不知道要做些什麽。他提議說[不如我們去街上看MM吧],我被雷到,一邊鬼罵一邊跟他出了門。先在街上逛了一圈,發現逛街實在不是看MM的好辦法。只得到很熱鬧的休閒吧里坐下,小姐居然跟我說[不好意思,這個位置有最低消費],現在是怎樣,以為我付不起錢嗎?我們很憤懣地把整個消費買了下來,可是發現兩個人實在無法消費到這個額度。不過既然已經付了,我們也只好掏出同樣的E6打電話給異性朋友,約出來互相認識。於是出現了很搞笑的一次約會[可以叫約會嗎?],嗚呼同學叫來了他的妹妹,而我也一樣。整個晚上我們相談甚歡,第二天我向嗚呼同學要了他妹妹的即時通號碼,而我妹妹向我要了嗚呼同學的即時通號碼,不管是誰向誰要,總之,兩對人就這么搭上了線。

    不過嗚呼同學比較鬱悶,因為他和我妹妹聊的話題越來越深刻,深刻到兩人幾乎禁不住要潸然淚下了。而我和他妹妹卻是越聊越歡,都要捧腹不止。對此,我只能對嗚呼同學深表遺憾…

    快過年了,唉,經濟不景氣,於是我也很不景氣。掰掰指頭已經算不出放了多少債出去,只得拿只筆劃拉劃拉,才發現,原來我已經儼然是半個債主,可是爲什麽我自己都要窮得喝粥了呢?

    這幾天終於良心發現,把筆電拿去修了。其實是因為過年的時候回家想用,不修起來實在是浪費。向認識的老闆咨詢了一下,如果超出一千塊的話我就決定明年再說了,不過幸好老闆跟我說只要三四百塊,忍忍痛還是搬了過去,然後忐忑地回來等結果。又花了一筆錢是因為左手上的戒指,原來買的時候是銀質的,已經變形了很多次,而且非但已經失去光澤,甚至磨得連接縫線都露出來了很擔心會丟失掉,只好照著這個花紋讓金店重新定做了一枚白金的。因為這枚戒指對我實在是意義非常…

    白爛了好多,大概就是我這幾天的生活,新年的新衣服,到現在都還沒有去買,或許我就是這種見了棺材都不會落淚的人吧。不如,過幾天再說…

    Cherrie的新年賀卡,上面黑色的字是痞子蔡的簽名哦~不過Cherrie的字也實在可愛的說,台灣過來,居然比美國來的還晚到,不得不說是個耐人尋味的話題。

 剪贴板-1

    然後是Zoe的新年賀卡,美國的什麽什麽山,你的觀點我實在是很贊同,老美的確是夠無聊的,哈哈。

 剪贴板-2

    一起拍拍,Marlboro,你搶鏡了…

 剪贴板-3

P.S. 新年啊,我還是蠻期待的,大家一起期待吧…


           新的一篇:

2 Responses to “鬼扯”

  1. 算了反正還是弄個快遞好了都已經想好了那麼久了

  2. 噢噢 所以這個可以叫蓄謀已久嗎…哈哈哈哈哈 不過能收到你們的東西 我都會很開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