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剑三生涯

去年的时候闲着无聊和几个哥们儿一起玩了个游戏,就是剑三,这是个大型即时在线聊天网游。不过反正是打发时间所以就玩了起来,到现在已经没几个人再一起玩了。想了想觉得这游戏真是戏如人生啊。

一开始吧哥几个各自选职业,选来选去没有治疗,就让我练了个治疗。我一看治疗三门派,五毒七秀万花,简称五七万。这个五毒少数民族的朋友看起来太骚情了,我自动过滤了,再一看七秀这是个风月场所啊,压根就没有男号。最后一看万花,成。这个好看又好听,虽然我也没有什么可选了。于是大家就各自找闲暇时间玩了起来。只能说我这种第一次接触此类网游的人,真小白啊。

二十多级的时候我望着花海躺尸的大号心想这咋死这了呢,好心一个缝针就上去了。结果人家不起,好几个月之后我才知道这是无聊的妹子求伴侣的方式。太特么新潮了。四十多级的时候跟小伙伴下副本做任务,死了无数回,后来看到门口有人喊求带。我心想这玩意儿还能这么来啊,我也喊一个,还真就有人组我了。我想好心人真多啊,带了我一回之后大号问我有师傅吗?我特么才知道还有师傅这种鬼玩意儿。而且也是在后来我才知道师傅的真正使用方法,当然我现在就是这么的被使用着。五十多级的时候有个大号飘过来邀请我入帮,我想还有帮会这玩意儿。于是和小伙伴一合计我们也弄个小帮会吧多好,然后这个小帮会现在依然小着。终于满级之后我以为这会儿终于没事儿了,才发现这游戏是满级之后才算开始,你还得天天做日常,下副本,攒装备。一打好几个小时,还得小心翼翼,我开始反省了。

这会儿的时候玩的小伙伴陆续都不玩了,就我自己一个人闲着没事泡着。没事就在地图逛景,偶尔和别人聊天,彻底理解了大型即时在线聊天系统是什么。这时候突然遇上了一个娃子,说花哥我们情缘吧,一来二去我们就在一起玩了。虽然依旧是见天的逛景儿聊天,但好歹有人陪聊倒也不太闷。就这么瞎聊着这游戏就更新到九十级了,意味着我们还得升级。我啪啪爬到九十级之后和经常一起打副本的基友们去开荒,那个情缘则天天扎人堆里抢人头。我对PVP和PVE算是有了很明确的概念,打本太累了,整得和上班似的,哪一天几点上线,然后累死累活机械式的打上几个小时,然后分赃买装备。我想了想,然后呢?无尽的赚钱买装备打更大的副本继续赚钱买更好的装备。这个有点二啊。于是我果断的转去打PVP模式,天天也是做做日常,但这一回不再打人了,终于想起了我原来还是个治疗的事实。 猛刷两个月之后终于从PVP毕业了,可是那位情缘却腻了,不想再玩了。于是又变成了我一个人杵着。状态特别尴尬,打副本我不愿意,打PVP我是个治疗。做任务我也已经没什么需求了。如果说我还在等什么,我只是在等这个游戏继续更新下去,然后我继续升级去。

闲混的好几个月时间里我突然发现,这个游戏,其实还真挺现实的。 一开始什么也不会,什么也没有。你就得从零开始学习,稍微学到二十级了,就会让你选择职业,定位你以后的方向。然后将这个职业完善到满级。该会的就基本上都会了,然后就得不断的更新你的装备到最好,你才有资格参与到更高端的挑战中。有一些人懒得升级,就花钱让别人带着升级。有一些人想着赚钱,就带着别人升级。有一些人闲着无聊,就收徒弟带着升级。有一些人想走捷径又不想花钱,就到处找师傅带着升级。师傅可好用,他能带你升级,给你钱让你买装备,带你去全新的副本,继续给你买装备。然后就有人伪装成小白去傍土豪师傅给自己买好装备。圆满之后装女神去傍高富帅给自己买外观。而且还有一些人专门利用漏洞去欺诈,欺诈小号的金钱,欺诈傻速多的金钱,甚至欺诈团队的战利品。 当然也有暴力,一语不合直接开仇杀,打死了还得骂上一句。

其实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现实世界的投影。只不过未必是真实的投影罢了。 也许在游戏里一掷千金的土豪现实中不过是个临时工。也许在游戏里高高在上的冷艳女神,现实中也不过是个抠脚大汉。也许在游戏里乐于助人的好师傅,现实中却是个流氓。游戏是一个虚幻的世界,这个世界里的角色都是扮演出来的。从里到外都是。 游戏赋予了虚拟人物的形象和外观,而玩家则可以从性别开始扮演,继而扮演性格。至于性别和性格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还真是难以分辨。唯一的底限就是,只要一点右上角的叉号,那么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如果你觉得不爽,只要一按电源键,Reset。所有都可以重新开始。

所以假的就是假的,不能当真。真的就是真的,不能侥幸。

P.S.要是有想一起玩的小伙伴别忘了找我哦。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