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所能想到的…

        天气越来越冷了,具体表现为我昨晚睡觉被冻醒三次。今早起床的时候发现哈出白气了。其实这在南国,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冷。足以冻得你双手麻木双脚失觉。但我依然要在这个有冻掉耳朵可能性的早晨里,骑车去公司上班。这就是生活。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电脑罢工的日子里写网志,这好像就是等渔网破了的时候才翻出双丝袜来用的感觉。请原谅我的修辞,源于我不正常的思维逻辑。今天心血来潮搜索了一下工作,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我原以为很好找的头号职位,原来很不好找,或许那里的人才已经饱和了吧。反而是我作为备选的职位多得出奇,几乎是闭着眼睛都能点中一条。这让我情何以堪,预示着我前途坎坷却又不是退路么。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