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丑年戊辰月庚寅日,德哥離開了我們…

    早上八點多鐘接到他弟弟的電話,說德哥出了事,在人民醫院。我馬上爬起來隨便洗漱了一下,又回撥回去問情況。他弟弟欲言又止,很模糊地說了一句:可能會沒掉…

    背上立刻出了一身冷汗,趕緊騎車到醫院,看到很多認識的朋友,不祥的預感就升起來了。找到洋,才問,他就已經說:去了。無名且強烈的失落感,我連面都沒見上。到現在,我都還是沒有辦法接受他已經不在了的事實。

    德哥是我初中最要好的同學,即便後來我們沒有再做校友,但是我們的關係并沒有因此淡薄,反而從同學做成了摯友。大學一畢業,我們就相約好一起租套房。去年,我們在一個屋檐下生活了一年,有過哭,有過笑,有過痛,有過累。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抱怨過。

    他是一個很開朗的人,無論是什麽樣的環境下都能保持積極樂觀的心態。他也是一個很風趣的人,即便是第一次見面,也能很快和他產生共同語言。他是一個很專情的人,雖然平時看起來花心瀟灑,但我知道,他只愛過一個人。他是一個重義的人,否則,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當時的事情我還是不清楚,只知道大概。他的一個兄弟在外面和人有過節,被人尋仇。是夜在外喝完酒的時候,被一群人圍毆。同去的幾個都已經跑了,他還在…他兄弟重傷昏迷,德哥卻沒能挺過去…

    記得去年的時候我們還有過憧憬,那是一個全新的項目,只是當時沒有順利地走起來。那時候還開玩笑說誰會先結婚,對未來,有著無限的遐想。今天,我拿著手機翻電話本通知一些好友的時候,突然看到他的名字。瞬間產生莫名的衝動就想要撥打過去。對著顯示器,鼠標放在灰色的頭像上,多希望它還能閃動起來…

    昨晚和幾個兄弟送了花圈過去,她的老母親躺在那裡,哭聲很瘆人。我和幾個兄弟一走出門口,眼淚就已經流下來。回想起有他的時候,心中更痛。前幾天還通過電話,不想今日生死相隔…

    世事無常,逝者已矣,但求給生者一些感悟…

兄弟一路走好…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6 Responses to “殤”

  1. 愿阿德走好…

  2. 我真的很不明白,又不是孩子了有过节为什么还要武力解决?拳头真能解决问题吗

  3. 我也不明白 不知輕重 唉…世道亂了又

  4. 你应该把一天当两天活,一份精彩涂上14样色彩

  5. 很多事情发生了,没有转还得余地,我知道,现在的你是怎样的心殇,现在的你再怎样也什么都挽回不了,所以,把本该是他的那份精彩一起火出来!我知道,那很困难,但还是一样要面对!

  6. 节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