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把自己过成什么样…

    自从离职后到现在也不过才十来天时间,我仔细算了算,我一共去唱歌五次,去喝酒三次。休息六天,请假半天,出游半天。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把这些事情排整好。现在终于又冷下来了,闲着的时候可以想一些事情了。我要先想想我要把自己过成什么样…

    零七年我要回来的时候,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直接呆在北京找份工作。在大城市呆着机会不是更多么。想来都更好吧。我当时给出的理由很烂,我说我实在吃不惯北方菜。过不惯北方的生活。其实我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是那种即便流放都沙漠都会很迅速地把仙人掌弄下来做咸菜的人。当时带着大多毕业生的心态,我就只是想回来罢了。零七年的时候我还有牵挂的人在家。

    零八年开始找工作,其实大多数毕业生可能都有面临过这么一个情况,刚毕业的时候,家里人总会帮你找好一份工作,但是大多数人都不会去,都想要自己找一份工作。不知道这应该是怎样的一种扯淡心理,但当年的我还真就是这么做的。现在回想起来,真挺傻的。不过,一切都过去了。零八年的工作是一份碰壁的工作,做得不那么开心如意,大学的东西几乎都没有用上,虽然现在也没…但当年我就觉得这样好无奈,不舒服。于是辞职…

    那一年我经常出入休闲吧和咖啡厅。后来更是过分到夜夜宿醉。我现在想起来,那一年过得真够混乱的,而且我第一份工资那么少,我怎么还能过得那么欢腾。后来我总结来总结去想,哦…那年我和别人合租,房租只要一个月两百块。于是我了然了,那一年,我牵挂的人不再牵挂我。

    或许是零八年头一份工作的原因,零九年我选择了和朋友一起开工作室。收拾起了一些旧东西,也学习了一些新东西。手上拿着的钱很多,但是全都不能用。其实那一年蛮清苦的。赚来的钱只够交租和养活自己而已。就算出去玩,也只能去夜猫。而一周下来我分不清什么时候是工作日,什么是休息日。到后来愈发夸张,我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那一年很多朋友看到我都说我好憔悴好憔悴。的确,那一年让我身心俱疲。回想过去最感到安慰的就是,那一年我抽着Marlboro。

     一零年工作室宣布解散,其实是零九年底解散的。我想要给自己规律的生活,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不断的去尝试,期间搬了两次家,换了好几份工作。最后收到一个朋友的邀请,到了他们公司。因为一切才从头,我要了很低的薪资。想等到我状态全满的时候再提,遗憾的是。直到我走,这件事情都没有发生,前提有了,我的确状态全满。可是对方总是在给你画饼,我说我想吃点软的,然后我就走了。一零年是我最宅的一年,我现在想想我怎么能那么宅。宅到以往所有的朋友都不再打电话邀约我出去,宅到我自己在周末出门散步都差点迷路。我每天都是两点一线,而且在家都是看小说看电影看视频。倒不是说没有去学习,只能说工作时间太充裕,于是没有努力到上下班都在学习的状态。一零年的安慰是我把自己的状态提升到了有史以来最好的程度。

    今年开始有了很多想法,有开始规划自己以后想走的方向。有打算要去什么地方,什么公司,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努力到什么样的程度。有安排自己学习,甚至做一些外单。对自己我挺有信心的,但是有时候又信心不足,看定位。我想把自己经营得好一点,看起来舒服一点,不会再有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我想我终于把自己从幻想中拉回到目标上来,这样就可以从技术层面出发。而不是整天托腮作白日梦。开头有点难,被很多事情烦恼,我现在仍旧很烦恼,不过我知道这些烦恼很快会过去。我现在所要面对的是怎么去熬过这段最难的时间。燕姿说:It’s time!

    三天前我见到了一个三年未见的人,突然觉得好轻松。我觉得或许有些东西真的已经消逝了。其实有些事,没有说一定要去做,也没有说一定要在什么时候做,就比如恋爱,结婚神马的。当时候到了,自然就会有的。急着去做,反而不完美了。唔,处女座的话唠、心理洁癖、完美主义在这次的网志中完全暴露出来了…

    好,就这样结束!

P.S.要死死惨点!!!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