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好,本來心情就不是很好,但是剛才寫了很久的網志突然崩潰讓我的心情更加的不好起來。最近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前兩天莫名其妙地失眠了,生平第一次吧。我也不知道因爲什麽,到現在我都還對它感到很未明,或許是最近的事情太多了吧…

    德哥的事情誒我很大打擊,但是沒有辦法挽回,哪怕是一點點。去送他的時候我的心情很沉重,本著能見到最後一面的想法去了的,但是回來的時候卻更加的沉重了。很多人都和我說,生命是多么的脆弱。我回應他們,生命本來就是脆弱的,只是世事太無常了…

    失眠那夜我在床上翻滾了一個小時之後終於受不了,抱著被子來到外面的沙發,威還在打遊戲。他和我聊了一個通宵,或許真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吧。我們有著很多相似之處,所以我們聊得很投機。一直到早上八點鐘才睡去,十點鐘的時候又被電話催起跑去一個客戶哪裡,遭受了一個白癡的人的說教。此章略過不提,和同性的聊天永遠沒有異性來的透徹,這是毋庸置疑的。曾經有一個女生無限接近了我的內心,但是她最終選擇了離開,我想應該是我不夠好,才會讓她感到不適。順便,今天聽說她已經有了新歡,我是否應該為她感到高興。在即時通上我如是說,但是我知道,我的心里并不舒服。同樣的莫名其妙,既然已經放下了,爲什麽還要感到不舒服呢?應該是曾經最重要的人吧,不管怎么說,都會有點感觸。即便是過去,也有屬於過去的位置…

    我想這是一個暗傷,平日裡感覺不到,一旦觸碰了就會感覺疼痛。可是很快又會恢復,如此而已。我想剔除這個暗傷,不想因為這個成為我的弱點。拍檔坐在我對面,我卻用即時通和他聊天,他說不如一刀下去,將暗傷整個挖出,短暫的痛苦會換來更多…

    我的心情很躁動,即使是莊子的道學也無法讓我繼續維持那安定的狀態,或許我真該像他們所說的,再去找一個心靈的寄托。又或者,我就再也不要去找什麽所謂的寄托。其實我真的是一個害怕寂寞的人,所以後者對我來說還是有很大的難度。我想到了第三個辦法,那就是工作,巨大利益的衝擊能讓我忘卻所有的感情煩惱。而那飄渺的寄托,就讓她隨緣出現吧…

P.S. 愛上一個錯位的人,算不算是一個很傻的決定,我未明…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