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烟蔓草的年头

    夏天夏天悄悄来到,呀系咪呀系咪,不能忘记你…唔,我无故卖什么萌…这根本不是我!!!不过这歌的确让我想起了以前一个大眼珠女生经常在我耳边呀系咪呀系咪…多么萌的一个妹子啊,现在不知道在跟谁呀系咪呀系咪,时间可以改变一切。

    果断辞职了,去向还没着落,三爷说骑驴找马。我说我现在找到马也不能一脚把驴给踹了,所以还是迟点再找。预计月底离职,然后休息两天,最好能直接就有去处。对要从事的工作我一度有一些矛盾,这年头兴趣不能当饭吃我知道。可是我这种人不到悬崖边上是不会委屈自己的。所以还是打算按照自己的兴趣去找工作,不过如有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那…那我也就从了吧。人还是不要和人性作斗争的嘛…

    下午把衬衫洗了,发现洗衬衫是个体力活。首先你得站在水池边上,一站好几十分钟。然后你得揉啊揉,搓啊搓,刷啊刷,这对腰部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验。如果你的腰力不好的话,是没有办法像我一样把一周的衬衫都洗完的。所以我十分想要找一个会洗衬衫的妹子,我不用你帮我洗衬衫,只要在我洗衬衫的时候在旁边帮我撩头发卷袖子揉揉腰就好。唔,就是这样的妹子都好难找,这个世界远没有小时候单纯了。是我长大了?明白了小时候所不明白的事情呢?还是世界随着我的长大而改变了?到底是我变了还是世界变了,这是一个问题。因为如果是我变了的话,我可以仿效长辈们继续坚强勇敢的活下去。如果是这个世界变了的话,那就只能破而后立了。不过我个人觉得,单从房价上看,是这个世界变了…

    夏天在上一篇网志和这一篇网志的中间无声无息的到来了,写上一篇网志的时候我还披着大风衣骑车去上班,而后变成便西,现在只是穿着衬衫就出门了。南国的夏日来得总是比别的地方早一些。因为我发现我的朋友们都还穿得跟个粽子似的,让我忍不住想要拿个黑母猪蹄子往他们身上戳去…这段时间上班总是无聊的,因为没事情可做。下班总是忙碌的,因为很多事情要做。我觉得当我下班的时候赚的钱能多过我上班时候赚的钱,那我就可以恢复之前自由职业者的身份了,但是经历了一次失败之后我知道这种事情很难很难。就好像你偶然吃到好东西觉得很美味,但是没理由让你天天都吃到的。所以正餐还是不可少。

     iPad拿到手了,之后觉得工作之余基本上可以抛开电脑,我可以在iPad上完成我平时要靠电脑完成的大多事情。不可否认这东西真是合我胃口,对于手机无爱的我终于找到一个适合我的移动设备了。前两天晚上工作的时候突然觉得好饿好饿,朋友说你难道没有准备粮食吗?我说我只有香烟和咖啡,香烟都是一条一条买的。她说你要准备一些饼干啥啥的,所以我昨晚买了一大堆饼干回来。唔,可是为什么我不饿的时候也会打开来吃呢?我不是个爱吃零食的人啊…抱歉,饼干屑掉到键盘缝里了,容我把它抖出来先…

    爷爷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打算下半年结婚。我说没有没有,我有心无力。爷爷说革命尚未成功,诸君还需多加努力。我赶紧一抱拳,大人英明,请恕末将甲胄在身,不能施以全礼。的确啊,结婚这种事情,又不是我一个人搞得来的嘛,先求老天赐我一个林妹妹,然后还得绅士一些,关上门,拉了灯,然后…喂!!!

    总而言之,荒烟蔓草的年头,很多事情都不明朗,我能做的事情就是先养活自己,然后仗剑前行,杀出一条通往明天的血路…(为什么Ending变成了热血漫风格,这样真的可以吗?)

P.S.猫友看了我的照片说我是萌叔,我想问,萌点在哪里?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