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些变幻莫测的时光里

    今天在家躺了一天,很自闭。晚上吃饭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现在牛肉丸已经要五块钱一碗了。又叫了个蛋炒饭,突然想起七年前和T哥在学校门口吃炒饭加牛肉丸才五块钱,已然觉得很奢侈。三年前在第一个租的房子隔壁吃炒饭加牛肉丸,变成七块了。现在居然要十块钱…

    四年前的雄心壮志已经被时光湮灭,在毕业时我一直以为我可以做这样那样的工作,领这样那样的薪资。享受这样那样的生活,一切都好像是那么的简单。可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达到当年的期望。现实一如既往地残酷,只是当年的我并没有发现罢了。犹记得十一年前的晚上,停电。我和母亲呆在房间里聊天,母亲那时候献宝似的给我看了她所有的金器玉器。那时候的母亲是年轻的,年轻的容貌年轻的心态。我信誓旦旦地说将来要买一个金镶玉的发卡给她,她笑了。不知道是笑得欣慰,还是笑我年幼。现在母亲或许已经忘记那年她儿子说过的话了罢,但我看到她夹白的头发时,总会想起。母亲,我不曾忘记。

    十年前父亲带我去姑丈家里,他们大抵是在算账,而我百无聊赖地在池塘里钓鱼。让我印象深刻的只有丰盛的午餐和返程时父亲说的话。他摸着方向盘对我说,从前哪里敢想,现在可以开得起这么高档的轿车。很难得听到父亲的感慨,当时我在琢磨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慨。而现在,我估计会告诉他注意安全。从前对父亲都是仰视的,因为他的高大和我的弱小。而现在我和父亲已经一样高了,不止是因为我高大了,或许,是他没有从前那么挺拔了吧。朋友说羡慕我们家的相处方式,就好像朋友一样。可以在饭后讨论各种各样的问题,无论是我的工作还是他的事业,我的兴趣和他的兴趣都可以在一起聊。彼此向对方征询意见而非家长一言堂。我想,不知道是我的想法太成熟,还是父亲的心态很年轻。但毕竟,他已然不年轻了。

    两年前老韩把铁头领到我家的时候,小家伙怯生生的。缩在沙发的一角一动不动。任人摆布,我想当时的铁头估计就和一只耗子一般大。从泡软的皇家开始喂起的,后来工作室倒闭了。我们搬了家,皇家也变成了大妙。铁头越长越大了,会跟我打架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在喝完酒后抱着它说话,它一动不动,不知道是否听明白了它的主人在说什么。或许它只是觉得,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妙。养猫的男生,实属异类。

    五年前我骑着单车妄想走到校舍前面马路的尽头,在连续不停地骑了一个多钟头之后我放弃了。路边已经剩下景色,是的,就是景色。没有建筑,没有店面。只有绿化带,和平坦干净的大道。我对李狗脸说,我们折回去吧。他说我快饿死了。于是我们在路边的一个不知名的小庄子里买了雪碧和花生米。然后默默地骑回来。念大学的时候每次上火车都是一个人,或许是习惯了。我也很享受在列车上和陌生人聊天的感觉,那是一种纯粹的交流。因为谁也不知道,是否能够有机会再一次见面。

    十年前我看着刚转学进来的德哥的时候我觉得这么个五大三粗的孩子怎么就这么害羞呢?动不动就脸红,脸皮好似比女孩子还要薄上三分。等我和他熟识之后我才明白我犯了多么大一个错误。这位五毒俱全的朋友唯一的优点就是仗义。几乎每年都会到我家拜年,无论何时都会伸出援手,这份仗义一直伴随到他生命的终结。我想他在最后还在想着朋友的安危,哪怕冰冷的凶器已经刺进自己的身躯。那一次,我在他的灵堂外面放声大哭,为他哭,哭到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而哭,哭得像孩子一样。

    三年前我认识林老大的时候,他笑容可掬。我每天晚上都到他的酒吧喝酒,他的特价是买二送一,我几乎每天都是买六送三地喝。一来二去变得很熟稔。后来到他的咖啡厅里喝咖啡,那时候正是我失意的时候吧。他每次都请我喝意式浓缩,或许就是那时候让我喜欢上喝咖啡的感觉吧。而且只喝原味的特浓咖啡,那种回味的感觉总是能让我想起那时候认识的那些朋友们。现在他们都在各自的圈子里生活着吧,而我,或许已经不在他们的口中提起了。

    五年前我在学院街的Relax吧里喝Black Label的时候,晓彤姐天天都会坐着陪我聊天。而我也经常什么也不带,就坐在吧台旁边和她聊天。那时候开始了我对洋酒的兴趣,晓彤姐会尝试一些新的鸡尾酒推荐给我。试过最烈的莫过于加了Bacardi 151的长岛冰茶。几种四十多度的酒再充斥以75度的Bacardi让我大感受不了。当她忙碌的时候我会抱着一本书走到角落静静地看。当我回学校答辩论文的时候,我再次走进Relax,却再也没有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小妹说晓彤姐的母亲生病了,所以她辞职回家了。从头到尾我都没有问晓彤姐的全名,也没有留过她的联系方式。那时候我想,其实我们真的失去交集了。她就这样路过我的生命中,同样,我也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就是永恒。

    六年前那个冬天,与我海誓山盟的女孩现在已经不知道和谁呢喃。两年前我以为遇见the one,可是她现在已经身为人母了。曾经那么那么相信爱情的我,现在也只是把这纯纯的感情深埋心底了。或许某天会有一个女生让我心甘情愿地为她敞开一切。但我觉得,那些曾经逝去的美好是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可我们还是要过下去,因为未来,同样有让我们心悸的美丽风景。

    总觉得今天晚上特别矫情,我着相了。

P.S. 最近在考虑换工作,愿一切顺利。


           新的一篇:

One Response to “在那些变幻莫测的时光里”

  1. 陳少狂 says:

    又给博客搬了一次家
    米蓝居然完全不做IDC服务了
    原本还想购买他的付费空间的
    只得另外找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