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標題是在我心情很幹的時候寫下的,所以原諒我的低俗。當然,也許某天我心情很好的時候,回看這篇網誌,會改一個名字也不一定。但我想,我會無聊到去改一個原來網誌的標題,心情必定也是很幹的。

    事實就是如標題所說,我兜裡只有兩位數,我真不知道現在兩位數還能幹什麼,但是我很神奇地靠著這兩位數活到現在。更讓我訝異的是,這兩位數一直不曾減少,但也從來都不增加。我很不明白我從哪裡來的錢去補充這兩位數,這個現狀讓我很難過。

    我開始戒煙了,很多原因,當然,從駱駝抽到紅雙喜再抽到哈德門最後是富建告訴我,你早就不該這麼抽煙了。我寧願買一包萬寶路,然後每天聞一聞,實在受不了的時候就掏出一顆點上。我一度認為這是一個好辦法,好到讓我訝異我的智商爲什麽沒有一百八。但是事實中,當我興致勃勃地買了一包紅萬之後,我發現它一如既往地消逝著。正如之前一樣。於是我停止了這種愚蠢的行為。

    我開始把吃飯這件事情看的簡單化,實際化。吃飯就是因為餓而已,所以只是填飽肚子。吃的什麽不重要,只要肚子不叫就可以了。我開始不參加任何聚會,哪怕是別人請客我都要考慮一番。因為那樣實在讓我很不好意思,我身上的錢連陪他們笑一會兒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我選擇呆在家中,因為我付了季度房租,我可以在這裡肆無忌憚地大笑,唱歌,上網,睡覺…

    我開始和以前一樣盼望發工資的日子,每天都會看一下日期,以便確定我離那一天還有多遠。好讓我自己做好萬全的準備,我開始考慮我有多少外債沒有收回來。開始打算打電話去跟欠我一年的人說:對不起,我快要活不下去了,能不能把你一年前借我的那些錢先還給我。我甚至開始不折手段地想辦法賺一點小錢度日。求生的醜惡完全在我身上展現出來,我在想,其實我還不算一無所有,我還有我…

    總而言之,我這個月活得無比的蟑螂,卻又自己幸福著。我真的很不明白,爲什麽在富足的時候我就會那麼懈怠。甚至可以在床上躺一個禮拜不用出門只吃外賣。我可以爲了滿足口味同時購買兩條香煙,交替著抽。我可以搖搖頭說這個單子利潤太薄,做了又費事,不想接。我可以對他們說,今晚吃飯唱歌一條龍服務,煙酒管夠。我可以做很多我現在無力做的事情…

    人果然是要被打到最底層的時候才會想盡辦法往上爬一點點,這樣也好,算是一個試煉。但是杯具的是我在等工資的同時還在爭取另一份工作,如果能爭取到對我來說又是幸與不幸的共存,我可以有一份好工作,但是我失去了這一個半月的工資…

P.S.  請叫我猛獸,我可能會咬你…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