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会吃蒜的,还是我大天朝人民

前几天和朋友一起吃火锅,她看了许久我料碟半碗的蒜泥,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喜欢吃蒜?”

我被问住了,喜欢吃当然是因为好吃啊!至于有多好吃,你且等着,我让他们来跟你说……

中国北方代表队

北方人对于蒜是偏爱的——在地道的东北烧烤局上,蒜是断然不会缺席的。有言道“吃肉不吃蒜,营养少一半”,这手指轻轻一捻,肥胖润白的蒜瓣掉在碗里头,一口肉就上一口蒜,俩字——得劲。除了烧烤,在家里寻常吃顿饺子、馒头,也得就蒜。北方的饭桌上,只有嚼了大蒜,馋虫才动,才能叫吃饭。

对于吃蒜,北方人有个特殊的技能:生吃。不管是碾成泥还是切成片,都没有生磕蒜头来的过瘾。生蒜的味道霸道,只需吃上一口,它的独特风味便会弥漫整个口腔,然后在吐息间扩散至周围的空气里,久久不去。

然而心爱的大蒜怎么能只有一种吃法呢?于是,北方人又发明了腊八蒜。

正如其名,腊八蒜要在每年的腊月初八开始腌制,将洗净去皮的大蒜放入腌罐,再加入醋,盖上盖子放到阴凉处,数着日子到了除夕就可以吃了。

腌好的腊八蒜会变成诱人的翡翠色,这得益于在低温和醋的共同作用下生成的蒜绿素,此时的大蒜已经褪去了原本的辛辣,滋味变得温润,口感却依然脆生,格外迷人。

想要做出好吃的腊八蒜,原材料的准备很是讲究。蒜得是紫皮蒜,剥的时候更得小心,指甲在蒜瓣上剌出的每一道划痕,腌渍以后都会变成大黑印子。醋则是越朴素越好,清淡的米醋可以让蒜本身的滋味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除了腊八蒜,还有用白醋和白糖腌渍出的糖蒜。在北京,糖蒜是涮羊肉的标配,大蒜由辛辣转化为鲜甜,既能引出羊肉本身的香味,又可以解油腻。

中国其他地区代表队

除了北方,在其他地区大部分人眼中,蒜只有一种存在形式:蒜末。

先说说蒜泥白肉。五花肉焯水后切成薄片,要拎起来可以微微透光,再配上快刀剁蒜,特制的红油一浇,蒜香在一瞬间迸发,和肉片平实浑厚的香气交织。火候恰到好处的肉片口感紧实,蒜泥的滋味渗透进每一丝孔隙里,汁红肉白,肥而不腻,满口生香,极其下饭。只要吃过一次,便会成为无数个深夜里魂牵梦绕的想念。

还有那蒜蓉粉丝扇贝。饱满的扇贝肉又鲜又甜,满满地浇上在油锅里煎香的蒜末,铺在底部的粉丝吸足了汤汁,每一样食材都得到了充分的照顾,让人食指大动。若问这道菜里到底谁是主角?我可拿不定主意,反正每次和朋友吃饭,那些不小心落在盘子里的粉丝都会神秘地消失,不一会儿,多到吃不完的蒜末也不见了。大家纷纷露出心知肚明的微笑,打了一个满是蒜味的饱嗝。

啊,蒜末真是天使。我爱极了小火煎蒜时的厨房,伴随着“嘶啦嘶啦”的声音,蒜末在油锅里旋转跳跃,诱人的香味一点点地扩散开,满足每一个饥饿的灵魂。在吃麻辣火锅时,蒜泥的隆重登场让口感变得更为丰富,增添了一道辛辣劲却又不会掩盖食材本身的味道。芝麻油配蒜泥是最好吃的火锅蘸料,每一个味蕾都在呐喊着。

台前幕后,都是好蒜。不管是生吃还是做配料,总有一种吃法让你对蒜欲罢不能,我们的基因里似乎就写上了对于蒜的喜爱。然而中国人到底是不是最爱吃蒜的民族呢?让我们来听听国外代表队的意见。

 

国外代表队

日本

日本人的脑洞之大在方方面面都能体现出来,比如他们发明的黑蒜。

本来极为普通的大蒜在高温、高湿的环境中熬足一个月,美拉德反应让蒜瓣的颜色由雪白变成炭黑,口感也转为绵密,兼具烤大蒜般软润的质地,大蒜素的降解使辛辣转化为蜜糖般的甘甜。口味独特的黑蒜甚至一度超越了腌萝卜等咸菜的地位,在日本传统料理中大放异彩。

除了黑蒜,他们还研发了大蒜味的可乐,虽然听起来非常黑暗料理,但一经推出就大受好评,月销量达数万瓶,叫人还有些好奇。

欧洲

如果你去法国旅游,有人神神秘秘对你说“带你去品尝正宗的普罗旺斯味呀”,你可千万别傻乎乎的以为是去看薰衣草啊!在普罗旺斯,有一种深受当地人喜爱的酱料——大蒜蛋黄酱,它被称为普罗旺斯奶油,呛辣的大蒜融入温和的蛋黄酱中,顺滑的口感里暗藏玄机。如果你想体验一下地中海风情,不妨点上一份水波蛋或者炸薯条,配上足足的大蒜蛋黄酱,吹吹海风,晒晒太阳,还可以做做白日梦。

炸薯条配大蒜蛋黄酱

如果你不爱蒜生涩的辛辣味,不妨试试烤大蒜。整颗大蒜放入烤箱烘烤,加入迷迭香等香料调味。高温下,大蒜的口感变得绵密,用叉子轻轻一戳便会像加了奶油的土豆泥一样化开。既可以淋上沙拉酱作为肉类主食的配菜,也可以涂抹在面包、苏打饼干上,成为一顿饭的美味开始。

德国人可以一日三餐都离不开大蒜。早餐是蒜香面包,再抹上点大蒜蜂蜜酱,中饭来份蒜香通心粉、蒜头炸鱼,晚餐则会享用大蒜油烹调的蒜香牛排。

这份对于大蒜的热爱让他们不断的创新:大蒜酒,听起来就很养生;大蒜奶酪火锅,吃之前先用大蒜将火锅整个儿抹一遍,再加入喜欢的奶酪,很猎奇,想试试;大蒜冰激凌,冬天吃是不是不会感冒呢?

除此之外,很多国家每年都会举办大蒜节。如美国的Gilroy Garlic Festival,英国的 Isle of Wight Garlic Festival。节日来临时,整个城市都被大蒜元素装点,从雕塑到服装到生活用品,喜欢大蒜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品尝各种各样的蒜味美食。对一个食物爱到极致,可能就是这样了吧?

大蒜以各种身份活跃着,它曾作为护身符,帮法老的木乃伊抵挡邪恶生物,也被认为可以用来对抗吸血鬼;后来还担任过药品的角色,据说凯撒大帝要求士兵每天必须吃一头大蒜,他骁勇的士兵确实征服了欧洲,建立古罗马帝国,是否是大蒜的功劳就不得而知了。无论怎么变化,大蒜都是一样受到人们热爱的食材,除了上文提到的国家,在西班牙、英国、美国等地,大蒜也都被视为烹饪中不可缺少的一味元素。

说了这么多,中国人到底是不是最爱吃蒜的民族已经不重要了,深夜里对于蒜蓉大虾的思念已经足以证明我们的爱意。如果你也爱吃蒜,请点赞;如果你时不时就会嘴馋蒜味的美食,请留言大声说出你的爱,然后点一份蒜香茄子;

如果你将大蒜视为人生中永远也无法舍弃的美味,请转发,然后仔细阅读下面这句话:

文 | 宋宇翔
编辑 | 石磊
© 知味葡萄酒杂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