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也有大姨夫

最近陷入了低潮期,临床表现为食欲不振,众念不展。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致,终日浑浑噩噩,却又深知这样不对,努力想要摆脱却无能为力。俗称,男人的大姨夫。其实这种情况我并不陌生,对于一个单独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来说,一年总要犯上几次,每次都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尽,到最后是怎么走出来的,其实要问我自己,却也回答不上来。

有时候会想说,是不是某方面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进而陷入深深的惆帐之中。遂开始满足自己的各种想法。或是找一家想吃的店,点上爱吃的菜,大饱口腹之欲。或是选一瓶好酒,打开来,静静地品味难得的佳酿。也会把购物车打开来,将之前收入却舍不得购买的东西一一下单。不过这么做了之后,却仍然没有办法摆脱头上的阴霾。

天气的原因,胃口都已经丢得连晚饭都不想吃。一瓶酒下去,反而让自己的负面情绪更加具象。快递一件一件地送来,就连冰箱都塞不下多一瓶的美酒。可是我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仍然觉得倍感压抑。甚至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蹲下来,静静地抱住自己。

想了很久,能够解释的,也就是孤单了。

说孤单,并不是因为没有朋友,也不是因为没有倾述的对象。反而有些朋友看出了我的不对劲,还会专门表示关心。却全都被我躁郁的情绪赶到一旁,我怕我的负面会影响他们,也会影响自己,让自己说出一些伤人的话来。我想这种孤单,是生活所堆叠的,每天一丝一缕地压在我的身上,直至覆盖全身,终于有一天,那一丝孤单遮蔽了我所有的天空,我就像困在一个茧里,拼命的想要挣脱。

但是这个茧太过于密实了,如果只是一层布幔,或许我可以用力地撕扯开来。但是用一道道丝线所编织的茧壳,可不是用蛮力就可以打开的。那需要用一种类似热水般的温暖,将它一点一点地化开,松软,然后抽丝,剥茧。很显然,我并没有这样的外力。那么我只能学那些虫子,靠自己挣破茧壳,化成蝴蝶,才能重新沐浴在天地间。

好了,牢骚发完,扯点开心的。

前两周我应朋友之邀去了一趟潮州,本来是奔着潮州的美食去的。那里有地道的潮汕牛肉系列,还有可以媲美日料的鱼生虾生。因为有当地的朋友在,我着实地吃到了所有我想吃到的东西,美得很。并让我特别意外的是,潮州还有着众多的古建筑,让我大饱眼福,夜里安静的灯景,让我有种本来是花钱买个自己喜欢的东西,却又中了一个大奖一样开心。真是个值得流连两日的好地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