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葡萄酒1855年分级制度的历史

1855 年酒庄分级体制是波尔多历史发展的一面镜子。这份葡萄酒目录不仅表现了波尔多葡萄园的等级划分,还反映出了本地区的历史渊源、葡萄酒贸易及酒庄情况。受其地理位置决定,波尔多很早就与贸易结下了不解之缘。波尔多城始建于加龙河(la Garonne)岸边,早在古罗马时期,这里就成为将内陆葡萄酒销往意大利的海运集散地。后来,当波尔多地区大面积栽种葡萄并成为葡萄酒的重要产地后,葡萄酒贸易继续进行,并以海运对外销售为主。一个原因是其国内销售不堪重税:在法国,高品质葡萄酒的消费者都是生活在巴黎和宫廷的王公贵族,而波尔多葡萄酒在运往巴黎的长途旅行中要经历重重关卡,多次上税;那些离巴黎较近的葡萄产地,如勃艮第或香槟省,那里出产的酒路途近,上税少,价格便于接受。

因此,波尔多葡萄酒从一开始就是面向国际市场的。在17 世纪,其买主主要是荷兰人和英国人,他们都要求波尔多葡萄酒要具有个性和高品质,但方式不同。

荷兰人要求葡萄酒的价钱要好,质量位居其次。因为他们购买葡萄酒主要是为了转手运往海外殖民地,精致细腻的酒不易完好无损地运抵目的地。为了使葡萄酒在长途运输中得到很好保存,并使其成熟得恰如其分,荷兰商人采用了一些技术手段,例如,装酒前先在储酒桶内燃烧硫磺,起到灭菌作用,防止葡萄酒变质,这比巴斯德发现细菌还要早几百年。荷兰人虽然不知道其科学依据,但在实践中发现硫磺可以抗菌,有助于葡萄酒的保存。多亏了这些技术手段,荷兰人向我们揭示了波尔多葡萄酒不必在浅龄时饮用,恰恰相反,待其成熟后效果更佳。

英国人是波尔多葡萄酒的另一批爱好者,他们有着完全不同的需求。

英国人买酒是为了自己消费,船运也很快捷,因此,英国人需要的是高品质葡萄酒。波尔多葡萄酒在英国上流社会成为时尚,以至于酒价不断攀升。在17 世纪40 年代,客户只需订购梅多克产区(Medoc)的葡萄酒就能得到高品质的保证,当时的葡萄酒价目单显示,波尔多酒已经按其几大产区来划分了。但随着时间推移,客户要求更为细化,主要锁定在几个酿酒技术出色的村镇。从17 世纪下半叶起,酒的目录中也出现了一些格拉夫产区(Graves)酒,如贝萨克村(Pessac)。

在其后的几十年间,英国人对波尔多酒产地的认识越来越细化了,在细化到村镇后,他们又进一步细化到了一些著名酒庄。一般认为,这始于奥比昂酒庄(Château Haut-Brion,中文又译作”红颜容“)主人阿尔诺·德彭塔克(Arnaud de Pontac)的商业创意。在伦敦1666 年大火后的重建过程中,彭塔克派他的儿子去伦敦开了家酒馆,名叫“彭氏总店”,作为展示其酒庄葡萄酒的窗口。很快,这个酒馆及其葡萄酒就风靡伦敦上流社会。买波尔多酒时直呼庄名,成为很体面的事。到17 世纪末,客户已不再满足于只订购碧砂村的酒,他们会要求酒商提供奥比昂酒庄的葡萄酒。

奥比昂酒庄不是唯一一个被英国消费者所认知的酒庄。还有另外三个酒庄也同样知名:位于玛歌村(Margaux)的玛歌酒庄(Château Margaux)、位于波亚克村(Pauillac)的拉图酒庄(Château Latour)和拉斐酒庄(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

这四家酒庄的葡萄酒,品质无与伦比,声名远播,供不应求以致价格远高于其它波尔多酒。因此,奥比昂酒庄、玛歌酒庄、拉图酒庄和拉斐酒庄自成等级,人称:“一级酒庄”。

在18 世纪中叶,其它酒庄也认识到了,提高葡萄酒的质量能带来商业利益。他们开始致力于酿造好酒来吸引英国有钱人的注意。有几家酒庄逐渐在市场上建立了好名声,虽然他们的酒价还没有一级酒庄那么高,但已经很接近了,这些酒庄被称作“二级酒庄”。

这一等级包括十二家酒庄。此时,其它一些酒庄也开始从其村镇名号下脱颖而出,它们虽然还没有象一级和二级酒庄那么出名,但其质量越来越好,在分级体系中注定会占有一席之地。

1787 年春,当托马斯·杰弗逊到访波尔多时,这一分级体系才刚刚收录了“三级酒庄”这一等级。随着三级酒庄在商业上取得成功,人们又考虑在它下面再添加一个等级。19世纪20 年代的酒价表显示了这一分级体系的变迁:四级酒庄面世,三级酒庄行列里又补充进了一些新面孔。至19 世纪50 年代早期,波尔多葡萄酒的商业等级已经包含了六十家酒庄,分为五级。

托马斯·杰弗逊1787年访问波尔多时根据当地情况记录下来的三级等级评判和后来的1855分级的对比

酒庄在分级目录上的排位与其葡萄酒在市场上的售价有着直接联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酒庄在名录上最初的排位会与其后来表现出的真实水平产生差异,这种现象在19 世纪上半叶越来越多,直到今天仍然存在,例如,某些低级酒庄的葡萄酒售价与高级酒庄相同。当时,这个从高到低排列的商业分级系统,是根据酒庄的表现与市场的变化而不断调整的。在17 世纪初,最讲究的葡萄酒产自格拉夫;其后,梅多克成为优秀的葡萄酒产区,大获成功,其酒价也大幅攀升。

到19 世纪中叶时,只有奥比昂酒庄的酒价才能媲美梅多克酒,奥比昂酒庄成为入围最高等级的唯一一款格拉夫酒。除它外,波尔多其它任何产区的葡萄酒都不能奢望与梅多克酒卖得一样贵。

这个分级体系还是当地葡萄酒贸易的基石。所有参与者,包括酒庄生产者、酒商和经纪人,都对每个酒庄的等级耳熟能详。分级表本来是为业内人士而定,但它却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在整个19 世纪,这个分级表曾多处出现,特别是在当时越来越多的面向葡萄酒爱好者的著作中,诸如《葡萄酒名庄全图》(Topographie de Tous Les Vignobles Connus,André Julien1816 年著)、《古老与现代葡萄酒的历史》(The History of Ancient and Modern Wines,Alexander Henderson 1824 年著)、《当代葡萄酒的历史与现状》(A History and Description of Modern Wines,Cyrus Redding 1833年著)。这个分级表也曾在国家政治文件中被多次提及,例如1855 年英国议会的《英法贸易关系报告》(On the Commercial Relations between France and Great Britain)、法国农业与商务部主持的《1847和1848 年葡萄种植与产量变化的调研报告》(Vine Growing, Evaluation of the Produce for 1847 and 1848)。在当时大量出版的旅游指南中,这个不断变化的分级表也被广为引用,如1825 年后多次再版的《外国人旅行指南》(Le guide de l’étranger)及《波尔多:红酒之乡》一书(Bordeaux: Its Wines and the Claret Country,Charles Cocks著,1846年出版,后更名为《波尔多及其葡萄酒》(Bordeaux et ses vins),成为波尔多酒的圣经)。当时,这个分级表每次再版印刷时,波尔多的酒庄、酒商和经纪人都要根据最新市场情况来调整,消费者也都习惯于根据这个分级表来了解波尔多最好的葡萄酒。

酒庄主人都以入围列级酒庄为荣,但这个分级表更能给他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每年春天,当新酒出窖准备销售时,酒庄主人都要与酒商一起给葡萄酒定个合理价格。作为法国最大的省份,波尔多主要的经济活动就是葡萄酒,可以说,定价合理与否,关乎波尔多的经济前途。试想,几千家酒庄生产者卖酒给几百名酒商,如果每年都从头讨价还价,会是怎样的混乱。分级成为简化谈判程序的有效手段。

在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分级表都起着市场价格表的作用,它使交易双方能找到一个共同的出发点,并快速计算评估出当年葡萄酒的合理价格。譬如,某酒庄一直按三级酒庄在卖酒,如果三级酒庄的价格公认为每瓶100 法郎,这个价钱就会被买卖双方所接受,并以此为基础讨价还价。

根据当时的习惯(这个习惯延续至今),有些酒庄故意推迟其当年新酒的上市,以观察市场对当年新酒价格的反应,因为抢先发布酒价没有益处。

1855 年,世界博览会在巴黎举行。来自法国各省和世界各地的名优产品云集一堂。波尔多商会选取了一些葡萄酒送展。展会组织者遇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每个酒庄只能有6 瓶酒送选,这个数量仅够展台陈列和评委会品酒用。世博会成千上万的参观者们无法亲口品尝多姿多彩的波尔多葡萄酒,他们只能看到陈列在橱窗里的葡萄酒,并得到一张波尔多葡萄酒的详细酒单。这个酒单旨在介绍波尔多葡萄酒的丰富性和出色表现,以吸引世人注意。这个酒单还会附上一张由波尔多商会责成葡萄酒经纪人公会制定的波尔多名酒分级表。

当时,制定分级表的任务摊派给了波尔多的经纪人们,因为在葡萄酒贸易的三方(生产者、酒商、经纪人)中,只有经纪人才具备全面的眼光。酒庄生产者最了解他们的酒,但对他们的酒离开酒庄后的命运却不甚了解;酒商非常了解市场,但对葡萄酒的生产条件却不甚了了。

波尔多葡萄酒经纪人Tastet & Lawton的历年账目,当时只有同时对酒庄和市场都有了解的葡萄酒经纪人才具备能力来制定1855分级

只有葡萄酒经纪人才能集两方认识于一身,他们常年出入酒庄,对葡萄园有直接的认知,与市场的联系又使他们对葡萄酒的贸易有着具体认识。

1855 年4 月5 日,波尔多商会致函葡萄酒经纪人公会,要求他们提供“一份本省红葡萄酒全部列级酒庄的名单,尽可能详细和全面,要明确每个酒庄在五个级别中的归属及其地理位置”。由于世博会在当月就要开幕,时间非常紧迫。幸运的是,经纪人公会早已拥有了一切必要信息,所以他们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提供了最好酒庄的名单。4 月18 日,名单出炉,称为“1855 年分级体制”,在150 年后的今天,该分级仍被世界葡萄酒界所尊崇。

这个分级表不局限于波尔多商会运往巴黎参展的那些酒,事实上,大多数列级酒庄都没有参展:查阅当年的原始文件,我们发现,所有未参展的酒庄,其名字后面都标上了“缺席”的字样。

同样,这个分级表也不局限于在1854 年表现优异的葡萄酒,分级是基于每款葡萄酒多年来的表现,只有那些质量长期稳定的葡萄酒才能入围。总而言之,一家酒庄之所以能入围1855 年分级体系,唯一的理由便是:其固有表现表明,它能够长期稳定地酿制优质葡萄酒。

时至今日,葡萄酒经纪人在1855 年作出的这一评比结果,不仅能很好地反映波尔多葡萄酒的现状,而且卓有成效,不仅对列级酒庄,而且对整个波尔多产区的葡萄酒都起着巨大的推广作用。世界上没有任何葡萄酒产区能像波尔多一样有如此权威的分级体系。这张分级表无与伦比,对选购葡萄酒的新手来说,它起着指南的作用,是可靠性与品质的保证。“1855 年列级酒庄(Grand Cru Classé en 1855)”的酒标是一个传奇的质量保证,人们总是很自豪地用它来招待贵宾。随着时间的推移,葡萄酒经纪人所制定的1855 年版分级表逐渐树立起了权威,达到了此前的任何一版所无法企及的高度。在整个19 世纪下半叶,它是波尔多最优质葡萄酒的代表。当然,对葡萄酒爱好者来说,这个分级表仅供参考,它并不防碍市场根据酒的质量变化来重估其价格。一些酒庄的经验表明,1855 年分级体系的高明之处在于,它并不禁止市场给予优质葡萄酒一个更合理的商业价值。在此后的150 年间,原分级表只有过两次变化:1973 年6 月木桐酒庄(Mouton Rothschild)晋级一级酒庄、1855 年9 月16 日康特麦酒庄(Cantemerle)补选五级酒庄。实际上,葡萄酒的售价总是根据其质量优劣而变动,根据年份不同,列级酒庄的酒价总会围绕其在1855 分级中的“正式”排位而上下波动。

现在,这张古老的分级表已经成为整个波尔多葡萄酒的助推器,在许多新兴市场,如20 世纪中叶的北美市场和几十年后的亚洲市场,人们都陆续认识到了波尔多葡萄酒的高品质,一饮为快。

现在一个半世纪过去了,世界葡萄酒界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作为波尔多葡萄酒卓越品质的见证,这张分级表存在的巨大价值。分级表及其入围酒庄,给我们的精神和肉体带来了双重的感动:

它代表着一种神秘状态,揭示出在不完美的现实世界里追求完美的可能性;这种追求体现在葡萄酒中,给全世界葡萄酒爱好者带来了如此美妙的享受。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