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黛 Zinfandel

你也许没有听说过金粉黛,不要紧,大部分人都没有听说过。但是你必须摸着良心同意我,这个名字取得俗,金的,带点粉,还硬要加上一个黛,直接俗进红灯区。但是你也同样需要同意我,我们的生活亦是如此,俗里俗气的过着,在这样一个浮躁的年代。

金粉黛(Zinfandel)曾是美国的骄傲,是美国葡萄酒世界的”独苗”-唯一的本土品种,她屹立在赤霞珠、黑皮诺、美乐、霞多丽等等”高贵”法国葡萄品种中,拼命摇曳身姿,想努力露出身上的星条文旗帜。虽然后来的研究证明这个品种其实是ABI(American Born Italian)美籍意大利品种Primitivo或者ABC(American Born Croatian)美籍克罗地亚品种Crljenak Kaštelanski,祖籍压根就不在美利坚,但这已然不能阻止金粉黛大俗大雅的摇曳在美国大地之上。

要说到金粉黛如何俗,先要看看她的身世。回到19世纪的美国加州,在那个年代,金粉黛是加州的当家花旦,是种植最多的葡萄品种,只是那个年代的金粉黛葡萄并非用于酿酒,而被当作食用葡萄,还常被晒成葡萄干,与薯片和西梅等零食为伍,可谓一直活在葡萄世界的“底层”。其后有闲人试着将金粉黛酿制成葡萄酒,发现味道充满甜美的果酱香而酒体也非常浓郁,一传十十传百,金粉黛也就在坎坷中从零食区升迁到了葡萄酒架上。一个底层的鲜食葡萄能翻身开始做酿酒葡萄、还偶尔能出一些顶级葡萄酒,相当于一个农家女突然被翻牌当上了王妃,还有机会当上皇后,其中欣喜可想而知,活生生的一个葡萄酒版的美国梦!可惜金粉黛的梦还没有做圆满就遇上了美国实施禁酒令,金粉黛被打入冷宫,大受冷落,要么被连根拔起要么被干脆掺入加强酒,差点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金粉黛那悲催的冷宫生活一直持续到了1970年代,一些葡萄酒作家开始为金粉黛披上星条旗,定为美国本土品种。民众们受到爱国心的强大感召,开始狂喝金粉黛。而Sutter Home酒庄也顺应潮流、适时推出了名字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口感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白金粉黛”(一种由金粉黛葡萄酿制的半甜桃红葡萄酒),顿时引爆市场。在1980年代,白金粉黛占据了美国葡萄酒市场的十分之一,金粉黛走上了人生巅峰。可惜好景不长,白金粉黛很快被定义成廉价而庸俗的葡萄酒,附庸风雅的人们看着自己越来越富裕的腰围和体重,对于甜葡萄酒的态度由开怀畅饮转为浅酌而止,加上“美国户口”的她被证明祖籍在意大利和克罗地亚,失去凤冠的金粉黛再次受到冷落。农家女的簇拥者很苦恼,如何将这个几经苦难品种做的雅一点?把内涵做的深一点呢?

于是人们开始反思金粉黛的身段。金粉黛葡萄如“村妇”般有活力,皮薄而易干、粒大而肉紧。身材丰腴的她相当早熟,可基因中那一丝随性和善变让她往往是熟得不均匀。在秋天的葡萄园中摘起一串金粉黛葡萄,上面会有熟过头的葡萄干、刚刚成熟的红葡萄还有些不熟的绿葡萄,花花绿绿气人个半死,就像一碗夹杂着糊掉的锅巴和半生米粒的米饭。可要想等着那些淘气的绿葡萄全部成熟,那么就有好一部分葡萄注定会变成葡萄干,酿出的酒随随便便就是16-17度的酒精度,而且口感跟果酱一样甜腻而丝毫没有层次感,还是俗气。如果不等那些绿葡萄成熟,又是满杯子的生青味,青椒豌豆,也让人难以下咽。面对这样一个像风一样随性的葡萄,酿酒师真是要有多为难,就有多为难。

好在金粉黛生活在物质生活并不匮乏的美国,还是有一些有钱有闲的伯乐愿意花费功夫去调教她。有的酿酒师有心却还是偷了点闲,顺水推舟的将金粉黛来个晚收、做个甜酒,效果不错,只不过还是逃不过甜酒的小圈子。还有一些酿酒师则很聪明的利用了先进的酿酒技术,金粉黛不是酒精很火辣吗?我们就用反渗透机器去把酒精给“甩”掉,酒精度不就下来了吗?效果明显,只是设备好贵,想买也得买的起。当然,最有耐心的酿酒师,则拿出“处女座”的龟毛精神和她较上劲,一串一串摘、再一颗一颗去掉绿的和变成葡萄干的,硬是花上几周时间把每一串花花绿绿的“村姑”挑成了清一色的“熟女”,牺牲掉很大一部分的产量去悉心酿出一瓶惊世骇俗的金粉黛。因此也有人说“大雅”的金粉黛是人手一颗一颗挑出来的!

被悉心对待的金粉黛还是特别知恩图报的,尤其是那些老藤金粉黛,她们扎根土壤数十年,将自己的毛躁之气藏的很深,反而极大的展示出那一方水土的滋味,让人眼前一亮。在大俗大雅间挣扎来挣扎去,金粉黛还是遍布在了美国加州的漫长海岸线上,最受关注的拥有最多老藤的俄罗斯人河谷(Russian River Valley),出产带有茴香和胡椒等辛辣口感而酒精、酸度双平衡的“天然弱碱性无污染”风格金粉黛。另外帕索罗伯斯(Paso Robles)则出产身材小一号但是依旧圆滚滚的柔和风格金粉黛,洛迪(Lodi)产区也以老藤闻名,却喜欢玩小萝莉风格,会让人想到Lady Gaga。

但无论是哪种风格,只要是喝到好喝的金粉黛,我都心怀感激,只因了解她这一路走来的不易。倘若你还不受感动,那么请回望大洋那头金粉黛的意大利老家,无数还未被调教的村妇在向你频频招手,你是不是开始很珍惜每一次喝到美味金粉黛的机会了?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