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比奥罗 Nebbiolo

在遥远的阿尔卑斯山下,有一片寂静的葡萄园,园中种植了一种相遇像雾又像风的寂寞葡萄,叫内比奥罗(Nebbiolo)。从公元1世纪开始,这个寂寞葡萄酿造的葡萄酒就已经出现在“古罗马活百科全书”老普林尼的记录中。只是当时还没有葡萄酒大师培训,因此活百科先生没有办法盲品出葡萄品种,只是说这酒品质极高。1000多年后,关于内比奥罗葡萄的记录零零星星的出现在了意大利皮尔蒙特地区,我们的王的名字从nibiol到nebiolo再到nubiola最后定型为Nebbiolo。期间,内比奥罗葡萄霸气不停外泄,导致许多贪吃或者贪财之人纷纷偷盗,于是当地政府在15世纪时不得已订立法规,偷葡萄者轻则罚款,重则砍右手,屡教不改直接绞刑,可见当时的领导们得多么识货啊!

可惜,领导的赏识并没能让内比奥罗雄霸一方。偏居一隅的王默默的看着一山之隔的法国酒在英国人的赏识之下崛起成为世界的宠儿,有点不甘心却又无能为力。在没有飞机的年代,去伦敦喂鸽子的梦想显得尤其的遥远。好不容易盼到莱特兄弟发明了飞机,一场席卷全世界的根瘤蚜虫病又给了内比奥罗一记重拳,彻底打败了王者的野心。于是经历了千年磨难以后,我们的王淡定了许多,他只占据意大利皮尔蒙特地区5%不到的葡萄园面积,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5%是意大利最好、最珍贵的风土。

作为卧薪尝胆的王,内比奥罗葡萄颗粒小而精壮,他有着厚实的皮肤,因此发芽最早,成熟最晚,可谓日未出已作,日已落还未归。可即便如此,在皮尔蒙特这样一个夏秋时常浓雾弥漫的地方,内比奥罗并不容易达到完美的成熟度。如果说波尔多人在晚餐时祷告的是不要下雨,勃艮第人的是不要下冰雹,那么皮尔蒙特人的便是雾气早早散去。可惜,祷告并不总能起作用,因此只有将内比奥罗种植在最恰当的地方:朝南、少风的山坡中段(200-400米),朝南是为了得到更多的阳光和热量,少风是防止冷风减缓成熟,而山坡中段则提供了更好的排水性和通风性。这3者缺一不可,内比奥罗方能和颜悦色的积累出足够的糖分和果香,以平衡他那坚毅的单宁和尖锐的酸度。稍有不顺,夏天凉而秋雾潮,内比奥罗便会给你“脸色”看,结出红一颗青一颗的酸葡萄,酿出来的酒也就酸涩不已。

不仅如此,矜贵的内比奥罗对于其生长的土壤也极其敏感。在沙土地上,他虽会生长的无比茂盛,却会失去英俊的外表(香气),尤其是他标志性的王者气质:焦油香。在酸性的土壤中,他会变得非常早熟而肤浅,失去了王者的深度。他最热爱的土壤和人们常将他俩混淆的黑皮诺一样,是石灰质泥灰岩,一种赋予他芳香和内涵的碱性土壤。皮尔蒙特人为了给这位处女座的王找个理想安身之处可谓是疲于奔命,最终在Tanaro河的右岸一个叫Alba的地方找到了两块风水宝地,一块叫巴罗洛(Barolo),一块叫巴巴莱斯科(Barbaresco)。

沉默的王内比奥罗英文名Nebbiolo中的两个b字母似乎就是为了提醒我们记住他的这2片乐土。被人们敬称为意大利酒王的巴罗洛位于Alba省东南部,绵延的山丘和陡峭的坡地上内比奥罗肆意生长。巴罗洛有2个峡谷,东边的Serralunga谷地的土壤多沙岩土和石灰石,含铁高,这里3个村庄(Castiglinoe Falletto, Monforte d’Alba和Serralunga d’Alba)出产的葡萄酒极具王者威严,年轻时酸涩而刚强,往往需要成熟上十年放能饮用。而西边的峡谷中,Barolo和La Morra 两个村庄则因为石灰质土壤中混合更多粘土,因此产出的葡萄酒丹宁更为柔和,果味更丰富,陈酿5-6年便可饮用。相较男性化的巴罗洛,有着意大利酒后之称的巴巴莱斯科则更具女性魅力。由于更靠近Tanaro河,这里更为温暖,因此内比奥罗成熟略早,产出了兼具天使面孔和健壮肌肉的葡萄酒。在等待巴罗洛成熟的漫长岁月中,巴巴莱斯科是王的追随者们的一大慰籍。为了一睹王的风采,值得一尝的酒庄有Bruno Giacosa,Poderi Aldo Conterno,Giacomo Conterno,Gaja,La Spinett, Marchesi di Barolo 等等。

当然,除了王和后,没有耐心和预算有限的粉丝们还可以选择Nebbiolo d’Alba,Roero,Gattinara,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等产区的内比奥罗。或者选择一些“新派”的酒庄,他们以短时间浸皮(7-10天)取代老派的20-30天以减少萃取的单宁,用新的小橡木桶替代老式的大橡木桶以柔滑丹宁,同时降低发酵温度、缩短木桶陈酿时间,以换取更丰富的果味。虽然有人反对这种“波尔多”化的内比奥罗,但是许多年轻的消费者依旧投进这种及时行乐风格的怀抱。当然,如果你既不喜欢新派,也不喜欢老派,沉默的王者内比奥罗还给你提供了第三种选择:Sforzato di Valtellina酒,将内比奥罗葡萄风干浓缩再酿造而成。只是喝前请做好和内比奥罗绝交的准备。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