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浆 Gewürztraminer

我们常把葡萄酒拟人化表达,例如赤霞珠像林丹,黝黑而壮实,充满爆发力;设拉子像郭靖他老婆黄蓉,漂亮迷人,有时却又略微泼辣;香贝坦像拿破仑波拿巴,雄心壮志尽显于雄浑骨架之上。而如果要拿一个人去比喻琼瑶浆,那么绝对非杨贵妃莫属。

唐代诗人杜牧的《过华清宫绝句》中有句人人皆知的名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讽刺的是唐玄宗为取悦杨贵妃而令人从蜀地千里快马送新鲜荔枝,马死无数人疲顿,只为博美人一笑。无聊的我曾想:倘若有着满满的荔枝甜香的琼瑶浆葡萄酒在唐朝便从”番邦”出口或者进贡到中国,那么这样的事件也许就不会发生,给贵妃倒杯酒便是了。

琼瑶浆的真名很难拼也很难念:Gewurztraminer(读音类似:格吾滋查明娜),属于Traminer查明娜大家族中最漂亮也最能歌擅舞的一员,因此有人也叫她歌舞姿,但相比之下,“琼瑶浆”这一译名更能体现我们对她的爱恨交杂:有时堪比琼浆玉液,美艳如斯,让人欲罢不能;有时却又像琼瑶剧一般矫柔造作,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琼瑶浆生来都是焦点,从在葡萄园诞生那一刻起她就喜欢出风头,她用以酿制白葡萄酒,却有着粉色的皮,远远望去尤其出挑。香气上也是如此,从”Gewurz”的德语意译”Spiced/加香的”就不难看出她就是“非常芬芳的Traminer葡萄”。她有着最为妖艳的香气,新鲜的荔枝,玫瑰花精油和各式香料扑鼻而来,像极了初入宫廷,能歌擅舞的杨玉环,让众人侧目。而且她”老少通吃”,不但倾倒酒场老手,而且她还是许多初饮者唯一能够辨识的葡萄品种,给足了人自信,也难怪会受人追捧和宠爱。

琼瑶浆和杨贵妃相似之处还有身材,如果葡萄酒世界也和唐代一般以胖为美的话,那么琼瑶浆就是当之无愧的王后。因为她有着白葡萄酒中最丰腴的酒体和几乎最高的酒精度(多超过14度),在口中往往是油滑而又肥美,充满质感。许多口味偏重,嫌其他白葡萄过于清淡的人便是贪恋这种玉体横陈于舌尖的快感而爱上琼瑶浆。

看似完美的琼瑶浆也许是饮者的梦中情人,却绝不是酒农的理想对象,因为她难种植,果串小产量少,而且是位情窦早开(发芽极早)的姑娘,常受春霜所冻,而且天生丽质难免招蜂引蝶,因此也是各类病虫害喜欢招惹的对象。正如“贱人多矫情”(导演,请把这句卡掉),琼瑶浆十分脆弱,极易失去风味和酸度,太冷或太早采摘则无味,太热或太晚摘则失去酸度。到头来真正健康成熟,出落大方的往往是百里挑一。倘若酿酒师不熟悉琼瑶浆的品性,贪恋她的芬芳而过度的萃取她,抑或追求她的丰腴肉体而长时间的萃取她,都会带来苦果,得到一瓶略带绯红酒色而余味苦涩的诡异葡萄酒。因此,大部分的优质琼瑶浆都是半甜的,因为如果做成甜型,她没有足够的酸度来平衡,会尤其的腻味;如果做成干型,则容易出现过高的酒精度而且会有苦涩余味。如此看来,一枚琼瑶浆葡萄的自我养成过程绝对不亚于杨贵妃,一入宫廷深似海啊。

放眼全世界的琼瑶浆葡萄酒,貌似太多酒庄都不是有心人,酿出太多”胸大无脑”版的琼瑶浆,香气犹如劣质香水一般,口感更是肥腻无味,让琼瑶浆沦落为二流品种,别提贵妃了,当小婢还差不多。还好法国阿尔萨斯人留住了琼瑶浆的精髓,这里少雨而凉爽的气候让琼瑶浆得以保持酸度,明媚的阳光和矿物质丰富的土壤则赋予她紧实的酒体,更重要的是酿酒师们高超的技艺保证了琼瑶浆的”洁身自爱”,不但拥有纯净芬芳的荔枝和花香,还多了一分培根一般的咸肉香气,而且入口平衡而清澈,丝毫不粘腻,余味更是绕舌三刻而不绝,可谓神奇。于是乎,阿尔萨斯人将琼瑶浆与雷司令,灰皮诺,麝香并称四大贵族品种(Noble Variety),贵妃名号实至名归。最出名的阿尔萨斯名庄有Hugel, Cattin, Timbach, Leon Beyer以及用自然动力法(Biodynamic)调和琼瑶浆”五行”以得出杰出品质的Zind-Humbrechet。

除了阿尔萨斯,琼瑶浆在德国,奥地利,意大利,匈牙利等传统国家皆有种植,甚至在捷克,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也能找到她的靓影,只是大部分的品质都是有惊无喜,而且在雷司令或者灰皮诺的咄咄逼人之下,种植面积在不断下降。在新世界,琼瑶浆反而有着不错的表现,特别在新西兰的吉斯伯恩(Gisborne)和美国的俄勒冈(Oregon)。指的一体的是新西兰的”疯狂庄主”NickNobilo花费巨资建立了Vinoptima酒庄,全身心投入只酿造琼瑶浆,功夫不负有心人,酒庄的顶级酒款Noble Ormand获得了RobertParker96分的琼瑶浆历史最高分,当然,价格亦与波尔多一级酒庄在同一水平。

自古红颜多薄命,爱吃荔枝的杨贵妃香销玉殒于马嵬驿时年仅36岁,同样,绝大多数的琼瑶浆亦都不能陈年,最顶级的阿尔萨斯琼瑶浆也往往只有十余年的生命力,而其他普通的版本则大多需要在2-3年内喝掉。可谓花堪折时须当折,莫让红颜付流水,风华正茂时的琼瑶浆绝对是酒局上的女王,冰冻之后,就着柳岸花堤,旭阳远山独饮一杯,或者呼朋唤友辅以花茶甜点来一局闺蜜下午茶,都是美妙至极的事。可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古时贵妃玉环如此,当下琼瑶浆亦如此。

用来描述葡萄酒香气的水果很多产自欧美。但有一种水果却是正宗的国货,那就是荔枝。有荔枝味儿的葡萄酒很多,最典型的就应该是琼瑶浆(Gewürztraminer)了。

中国人应该很熟悉荔枝的味道。“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当年杨玉环那么喜欢荔枝,倘若她活在当世,也一定会喜欢琼瑶浆的味道。环肥燕瘦,琼瑶浆中的荔枝香气是那种温泉水滑洗凝脂的丰腴,是那种熟透了的新鲜而肥美。相比之下,清瘦的长相思就该是那轻盈翩跹,风拂杨柳的骨感美人赵飞燕了。

琼瑶浆是一种颜色比较浅的红葡萄,喜欢不太寒冷温暖的环境,足够温暖葡萄的果香才会浓郁,可一旦气温太高的话,葡萄的酸度就会降低。如何做到果香和酸度之间的平衡,是酿制出色的琼瑶浆的一个挑战。法国东北部的阿尔萨斯地区因其独特的地理和气候造就了世界上最优质的琼瑶浆葡萄酒。阿尔萨斯属于凉爽的半大陆性气候,西面的孚日山脉(Vosges)阻挡了来自北边和西北边海洋水汽的影响,年均降水量仅500-600毫米。阳光充足且干燥,葡萄的生长期长,香气浓郁,酸度相对较高。阿尔萨斯的琼瑶浆荔枝香气丰厚,入口圆润,将热带的水果、花香与丰富的质感口味结合得十分完美。此外,与阿尔萨斯相邻的德国一些地区,由于气候条件接近,也能酿制出一些顶级的琼瑶浆葡萄酒。其他像美国俄勒冈州和加州,瑞士,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北部,都能出产品质不错的琼瑶浆葡萄酒。

琼瑶浆葡萄酒可以算是最受中国人喜爱的酿白葡萄酒之一,不仅因为它丰润香甜,更因为它是少有的比较容易搭配亚洲菜肴的葡萄酒,丰富的香味和还算不错的酸度,让它能和不算重口味但稍稍使用香料的菜式相得益彰,比如广东菜或者泰国菜就很合适。

“琼瑶浆”是个译名,原名Gewürztraminer的前半部分gewürz在德语里意思是“有香料味道的”,确实准确反映了琼瑶浆这种葡萄的特性:散发着年轻丰满的玫瑰、荔枝、龙眼、百香果和麝香类香气。相比Gewürztraminer的其他中文译名(譬如说听起来有点俄罗斯风格的”格乌兹塔明娜”),琼瑶浆这个名字在中国明显要更讨喜,充满了贵族气。除了风华绝代的杨贵妃和粉丝众多的言情小说作家琼瑶阿姨,连天上的第一夫人 – 王母也以琼瑶入镜:中国动画片的传世之作《大闹天宫》里,七仙女出场的唱词便是“王母宴琼瑶,四海三山群仙到,奉纶音御旨,摘取仙桃。行行不觉桃园到,望枝头绿妖娆”。所以,琼瑶浆酸甜适口,名字又好,绝对符合两会代表的口味和审美标准。建议进入人民大会堂,成为国宴用酒,嘿嘿。

琼瑶一词出自诗经,《诗经·卫风·木瓜》云,“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应对了西谚“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说法。

贵族有贵族的享受,草根有草根的快乐,琼瑶浆的美妙是超越阶层的。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