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来共享去还不是因为穷

这几年共享经济很火,我最早接触的共享经济,大约是书屋的租书业务了,那时候的小说和漫画都太贵太贵,对于年幼的我们来说,拥有一整套的漫画或者小说基本上都是奢望了。所以书屋的租书业务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倘若当时的书屋能够想到,不仅仅是由书屋自己购书,而是让真正拥有很多书籍的朋友将书托管在书屋中供人租借,进以得到利益的分成的话,或许这个业务会更火一些。

其实租车业务也算是的,很多租车行里的车子并非全都是车行所有,也有一部分是抵售的二手车,有一部分是因为金融业务被抵扣的质押车,当然也有一部分是来自个人车主的车。他们通过信用贷款购买了一部车,让后将它放在车行,通过利益分成来偿还贷款,并用这部车继续做杠杆式借贷进行资本运作。我刚拿到驾照的时候是很喜欢开车的,有时候开家里的车出去玩,有时候就要租车出去玩,现在租车的价格比之以前并没有更高,只是押金要得更多,而且渠道也要多得多。

真正让共享经济浮出水面应该就是共享单车了,在我的印象之中它就是突然红火起来的,因为在它之前,厦门的市政单车已经非常便捷,并且基本来说,这个服务是免费的。共享单车要解决的是出行的最前和最后一公里障碍。这是一个听起来很好的事情,但是因为它的监管形同虚设,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资本运作的项目,不断的有新的公司起来,被合并,有大佬投资将整个生态做得虚假繁荣。而我们所能看到的就是满大街胡乱堆放得如垃圾场一样的各种单车,以及各种破损得无法使用依然无人管理的单车。

之后又开始有了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等,甚至还有共享别墅,只需要付很少的钱,就可以和很多人共享一套滨海别墅,只要协调好度假的时间就可以了,听起来似乎挺美好。当然随之而来的也是各种问题。

共享这个概念我本身是认可的,但是我并不看好。

共享这件事情,首先要基于理想的道德环境。即便是租书那个年代,也常有人会把画得非常好的那几页漫画撕走,或是在柯南的漫画中开场打上箭头写着:这个人是凶手。诸如此类的事情并不少见,而租车的时候也会因为不是自己的车而对汽车不加爱护,经常是一脚油门到底的开法。甚至于还有些龌龊的人会故意做一些破坏,比如租房的人会在搬离的时候把房屋弄得乱七八糟等等。即便在有较好的监管之下,这样的爽一把就跑行为还是难以杜绝,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更为直观。

说到底,共享来共享去,还不是因为穷。

是的,说来说去,为什么要共享,从共享者的角度来说,是希望通过共享这个行为,让手上的东西产生出更多的价值,而对使用者来说,是希望通过最少的付出来使用这个东西。两者其实更多的时候都是从利益的角度出发的,而非共享这种精神。

如果我有钱,其实我不是很愿意共享某些东西,男人经常有句话,叫做车和老婆,恕不外借。就是这个意思了。自己的东西,借给别人使用,如果不是非常放心的人,都难免会有一些担心的。就好比书,有些人借走了你的书,结果几个月了也不见归还,虽然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但是总归是自己的。开口了之后收回来的也许是布满着折痕和污渍的一本书,实在是不想再摆回到书架上去。

而如果我有钱,我也不是很喜欢去借别人的东西。有时候开自己的车,就比较随意,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而借了朋友的车,车技反而大打折扣起来,就是因为小心翼翼的缘故。更多时候我更愿意买下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后独享。

当然只是针对某些比较私人的东西而言,某种角度上来说我是很喜欢共享这种精神的。你看了一部好书,推荐给我,这也是一种共享。我得了一瓶好酒,喊上几个好友来一起喝,何尝不是一种分享呢?共享这件事情,应该是从内心出发的,受道德制约的。而非从利益角度出发,受某些条文监管。

那样的东西不叫共享,叫资源组合,赚钱用的。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