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了一只猫

我养了一只猫,是的,这不是我第一次养猫。我们家小时候就养了猫,那时候的主要职责是抓老鼠,是一只黄白的狸花,很典型的田园猫。它非常尽职尽责,因为我经常会发现诸如老鼠尾巴,小鸟羽毛之类的东西出现在家里。而我的主要工作是将晒得酥脆的鱼干捣成碎末装好,每天拌饭给它吃。偶尔的时候我也会试着和它互动,但毕竟,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宠物猫的概念。而我的第一只宠物猫是毕业之后,因为太无聊,朋友送给我一只鸳鸯眼的白狮子。

这只白狮子通体雪白,唯独脑门上有一点黑毛,于是被起名为铁头。铁头一个多月大的时候就被送来了,我从一个新手开始喂养它,一度还成为了工作室的吉祥物。后来几经辗转,它陪我更换了至少三个住所,最终在前两年迷失在了小区里,那时候大约已经超过了五岁。可以说它伴随我度过了最懵懂无知的几年,吃过最糟糕的猫饼干,用过最糟糕的沙子,就连绝育都是请了民间高手二十块解决的。我的诸多朋友都认识它,亲切地称呼它为头总。

自从头总走丢之后,我等了很久。这是它的第三次走丢,但也是最后一次了。半个月后我将所有的用具清洗干净,连同未用完的东西一起送给了当时还在养猫的南葛队长,并决定不再养猫。只有养过猫的人才知道,养一只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那几年我几乎没有了黑色的衣服,因为会黏上大量的白毛,我所有的摆件都被收在柜子里,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摔碎。我一周洗了两次床单,就因为没打算给它做绝育导致它在我的床上划起了地盘。还有很多很多,后来总有朋友问我,你要养猫吗?我这里有一只,需要一个有经验的饲者,我都是微笑拒绝了。

于是我换回了很多黑色的衣服,将我的摆件一一摆出来,并且陆陆续续又添置了不少。就这样过了大约两年多,我又遇到了和一开始养头总时候同样的问题,无聊。有一次我约了朋友吃饭,等人的期间闲着逛进了宠物店,而后就看到一只虎斑奶猫贴着玻璃看我,我伸出手去按在玻璃上,它也伸出爪子和我按在一起,我当时就扭头问店员多少钱。店员开心地说了一个数,然后我就离开了那家店。

我突然想养一只猫,但是我很熟悉这件事情,我在琢磨这件事儿的可行性,我有各种各样的杯子,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各种各样的文房,以及满满一柜子的黑色衣服。所以我决定,养一只黑猫。要找一只全黑的猫,听起来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确实难度很高。好在我认识了狮子猫的培育基地,于是我委托老板帮我找一只,并预付了定金,然后开始若有若如的等待,一等就是半年。

端午节刚过,老板便传了视频给我,很完美的符合了我的所有要求,于是办理手续,托运,它就坐着飞机来到了我家。因为来得太突然,我居然来不及给它起名字。恰好那天我得了一瓶黑皮诺,这是我最喜欢的葡萄。于是我决定给它起名黑皮诺。只是一周之后,我朋友来玩,叫了它一晚上的煤球。于是,它现在的名字是煤球,俗称煤总,并获得了一致的好评。

我养了一只猫,是的。因为无聊,没错。

每当有朋友来找我玩的时候,我都会很开心,并且把我最好的东西都拿出来招待大家,甚至于有时候得了觉得不错的好酒,也会耐心存着等朋友来的时候再开,即便他们会觉得,所有的红酒都一个味道。但当朋友离开的时候,我又会满足于安静的空间和自由的虚度。或许我真正需要的是一个,能让我毫不顾忌形象的人陪伴,但可惜一直都没有。

有些朋友会说,我总在讨好别人,不是贬义的。是努力的让大家都感到开心。我说没错,我喜欢做这样的事儿是因为,当别人因为我感到开心的时候,我也会感到开心。于是他们便说,你可以讨好你自己,因为别人可能没有办法随时随地回应你,这样你的付出就会大打折扣,从投资角度来说,不划算。

我说我已经感到满足,我经常讨好自己。是的,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就会去满足自己。毫无疑问的是,如果一个人能幻化出两个思想,我应该可以和自己玩的特别开心。就像猫一样,当猫小的时候,它们的思维还不健全,这时候的思维不是单一的,而是两个,一个是猫,一个是猫尾巴。猫可以和自己的尾巴玩一整天,当它们躺下休息的时候,你依然可以和它们的尾巴玩耍。这是多么神奇的一件事情。

我想我曾经是有尾巴的,真的。我在毕业之前,经常能自己和自己就玩得特别开心。我甚至会在今天藏起一枚硬币,然后过两天的时候凭借之前的线索去把它找出来。我会在任何地方写下一些莫名的语句,在某天重新看到的时候咀嚼当时的想法。看,曾经的我,不,也许是我们,是那么的融洽,但不知什么时候,我再也找不到他,在某个瞬间,我会想起我们一起做过的事情,然后怀疑它的真实性,到底是一件真的事情,还是虚无缥缈的幻想。

我不擅于也不乐于去揣测别人的想法,如果我想知道,我就会直接去问。所以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追求者,因为这看起来非常的不浪漫。我倾向于和谐融洽的老夫老妻生活,我们各自独立,又互相依偎。这很好的贴合了我现在的状态,享受单身,又向往陪伴。

路姐每过一段时间都会问我成仙否,我想我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修道成仙的一大步骤就是入世,在红尘之中游走一番再跳出。但我融入不了现在的红尘,道亦然。所以现在成仙的人少了,修道的人也少了。毕竟千里传音符是干不过中国移动的。

真想和几个好友一起瘫坐山林石阶,纵酒高歌,感叹一句我辈不孤。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