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宇轩与万花谷
则天顺圣皇后长安三年,春,三月,壬戌朔,日有食之,方宇轩降生。
“父亲,中原…在哪里?”
“在大海的西面…大抵是的。”
蓬莱岛方家,一个男孩儿正在练剑,旁边的男子则在读书。“中原…呵。”男子想着,我都没去过,怎么晓得在哪里。“中原?”男孩儿想着,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方家有祖训,言明方家子弟不得踏入?连父亲都不曾去过的地方,有蓬莱岛大么?

这些问题十一岁的方宇轩想不明白,即便是他的父亲方乾也没有办法给他答案。一年后,他的父亲说是要去确认一些事情,而后离开了蓬莱岛,一走便是七年。
“父亲,这里便是中原么?”十九岁的方宇轩鼓起勇气问。
“不是。”
“那这里是哪儿?”
“一座小岛罢了,我叫它侠客岛。”
“我们不回蓬莱了吗?”
“练剑。”
“是。”
父亲回来之后没有向自己提起这七年的事情,只是带着全家老小乘船离开了蓬莱岛。本以为是去中原的方宇轩兴致勃勃,却在自己父亲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悦。离开一座岛,来到另一座岛。母亲偷偷告诉他,父亲七年前离开蓬莱,是去了中原。因为私自违背祖训,所以和族里闹僵了,这才来了侠客岛。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方宇轩没有丝毫的难过,反而充满了期待,好了,再没有烦人的祖训了。
“丘秋,你又去寻那方家的小子玩耍了。”姬月有些嗔怪地对面前的小女孩说道。
“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有外面的人来,你就让我多玩会儿吧。”丘秋撒着娇。
“可是从中原来的?”一个小男孩摆弄着酒坛。
“不是,说是从…蓬莱岛来的。”
“玩便玩吧,莫要泄露了我们的身份。”姬月叮嘱道。
方宇轩不是很开心,他本以为离了蓬莱岛来了侠客岛,就可以找机会去那中原了。但是父亲只是丢下一句话,“方家祖训不可违背!”就彻底碾压了他躁动的心。但他最近又有些开心,因为他认识了一个小朋友,说是来自中原的小女孩,名叫丘秋。
“中原有多大?有几个侠客岛大?”方宇轩不觉得自己向一个女童询问有什么可耻的。
“哈哈哈,侠客岛,侠客岛怕是连个乡里都不如吧。”丘秋坐在一根树杈上,双脚俏皮地晃悠着。
“乡里?那是什么?”方宇轩有些好奇。
“就是地方,中原十里为一亭,十亭为一乡,乡里之上还有县,县之上还有郡。中原统辖三十六郡,方家小子,你说中原有多大?”
“你明日还来么?我明日还来这里练功,你再多说些中原的事给我,我给你带好吃的。”
太幸运了,虽然不知道这群小孩怎么来到侠客岛的,但是方宇轩从他们这里获取到了太多关于中原的事情。虽然那条祖训依旧压制着他,但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宇轩,明日我们回蓬莱,给你爷爷拜寿。”
“是,父亲。”
两年时光转瞬即逝,二十一岁的方宇轩又回到了蓬莱岛,还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却不复熟悉的关系。当年他离开的时候,似乎还不至于如此罢。
“方宇轩,你还有脸回来,知不知道你父亲在中原给我方家丢尽了脸面!”
“就是就是,当年违背祖训偷偷跑了出去,结果当了别人的手下败将就跑回来。”
“你父亲当年号称方家子弟第一人,我看都是自己编排的吧。”
“够胆就和我打一场,要不就滚出蓬莱岛。”
方宇轩不是很明白,即便是父亲离家的那几年,这些好友同自己也是关系不浅,怎么自己才离开蓬莱两年,就变成了如今的模样。不过有件事他是听明白了,父亲,在中原,败了。
“够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父亲就算是败了,那也是方家子弟第一人。”方宇轩怒喝一声,长剑出鞘。从某种角度来说,方宇轩没说错,而且亲身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当年方家子弟的父辈们奈何不了方乾,他们这群小辈依然奈何不了方乾他儿子。方宇轩主动挑战,尽败方家年轻子弟。
“我听方鹤影说,你昨天又和人比武了?”说话的是方宇轩自小的好友,方碧玲,乃是当代方家族长方艺之女。
“他们讽刺侮辱我的父亲,我听不下去。”
“你不必如此,真的。方叔叔的修为登峰造极,其实并不需要被证明。像你说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罢了。”
“中原啊…”
寿宴当日,倒是没有人来搅兴,方宇轩见爷爷开心,特地抚琴为爷爷祝寿,方碧玲也以琴相和。两人本就青梅竹马,自然投契。如此金童玉女合奏一曲,顿时艺惊四座。
“丘秋,中原有很多武艺超群之人吗?”
“这…我不晓得…有位荆轲…应当算是吧…又或者不算…毕竟他死了。”
“我听你说过他的故事,就算不是高手,也是位义士!”
“或许剑神盖聂算是…但他也死了…并且和荆轲死于同一人之手…”
“王权竟大如斯…”
自蓬莱岛回来之后,方宇轩对中原的向往更甚。因为在他眼中无敌的父亲,竟然被中原的人打败了。这两年,每当自己用天才的创意创造出新的武功招式,都会被父亲轻松破去。他怎么也想象不出,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够打败父亲。那么自己的修为到了中原又能算什么?
“宇轩,你父亲喊你去书房,说是有事找你,还说你一定会很高兴。”方母慈爱道。
父亲定是要让我去中原了,是了,我在蓬莱岛尽败方家年轻子弟,想来父亲也觉得我该出去历练了。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出去了。
“父亲。”方宇轩按捺住自己的喜悦来到书房,方乾笑着示意他坐下。
“为父有一件喜事要告诉你。”
“父亲请讲。”
“碧玲你自幼便是认识的,这次回去的时候我见你与她郎才女貌颇为契合,我已经与你爷爷商议过,向方族长家求亲。对你们,我们两家都很满意,回来之前已经定下了婚约,择日即可去蓬莱岛完婚了。”
“父亲!”方宇轩又惊又怒,这和他所想的完全不是一件事。
“我晓得主家的子弟对你颇不服气,倒是我连累你了。”方乾轻叹了一声。
方宇轩这才有些冷静下来了,他清楚自己父亲的脾气,倘若现在推了这婚事,只怕自己明天便被绑去了蓬莱岛。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是父亲安排的,即便是他远离蓬莱那七年,自己也不曾落下他既定的练功计划。现在又要来包办自己的婚事,诚然,自幼和方碧玲相识,对她自己是有好感的,说喜欢也不为过。可是倘若同方碧玲结了婚,自己便要重回蓬莱岛,不用那条该死的祖训,只方家族长女婿的身份,自己便恐怕要一辈子待在蓬莱岛上,一生所学都无用武之地。
“父亲,这确是好事,我与碧玲两情相悦,能成其佳偶实为良缘。但孩儿还年轻,武功与学识较之父亲当年都远远不如,孩儿想在父亲身边多修习几年,还望父亲成全。”
方乾听了也是颇感触动,想当年自己离了蓬莱岛,一走就是七年。十来岁的孩子正是需要父亲陪伴的时候,自己却不在。而如今才过上两年父子修行的日子就要把儿子送离身边,饶是方乾也心有不忍。既然方宇轩对婚事并不反对,那么再缓上两年又如何呢,当下点头答应。
“丘秋,我父亲要让我去蓬莱岛完婚。”方宇轩气馁地对小丫头倾述着。
“啊!你们不是和蓬莱主家很不对付么?”丘秋颇感惊讶,似乎,还有些不安。
“父亲当年违背祖训,和主家搞得很不愉快。如今似乎是在修补关系。”
“那…你喜欢那姑娘么?”
“嗯?碧玲么,我是有好感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不想困死在蓬莱岛上一辈子!”
“我支持你!”
“是么!你也这么认为,我就知道,就算别人不能理解,你一定明白我对中原的向往!”
方宇轩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这个计划还是跟他父亲学的。当年方乾一言未发就离开了蓬莱岛,一跑就是七年。现如今,为了自由,他也决定逃离侠客岛。他心中的火焰终于被点燃了,他要去中原,去看看能打败自己父亲的神奇人物,去看看那片广阔无垠的大地!
眼下只有两个问题,其一,方乾当初来到侠客岛之时,在岛周围布下了一个阵,名为若归阵。既防备外人侵入,也防备家里人逃出。若无法参透此阵,大船会始终在侠客岛周遭转圈。其二,如何前往中原?方宇轩第一个就想到了丘秋,丘秋来自中原,那么她必定知道怎么走可以回到中原。
两件事情,花了他四年时间。开元十五年,方宇轩留书一封,离开侠客岛。
根据丘秋的指点,方宇轩顺利地来到中原。他给自己改了个名,叫做东方宇轩,意思是东海来的方宇轩。使用这个名字开始游历中原。
开元二十三年,东方宇轩已经在中原游历了八年。他遍访名山大川、名仕达人。见识广博之后,深感丘秋所言不虚,中华大地确实辽阔无垠,人才济济,同时也觉得世人大多追名逐利,不可理喻。
看到江湖中几场大厮杀之后,东方宇轩觉得倦了,他突然想找一个地方住下来,不参与争斗,只研究诸般技艺,正所谓学海无涯,这才是穷尽人生所应当追求之道。
他想起之前在关中游历之时,曾恍惚间误入秦岭青岩,发现在险峻的群山之中,竟有一处风景绝佳之地,宛如世外桃源,叹西部山间竟有如此仙处,于是招纳贤士在此居隐,并命之为万花谷。
接着,他凭借自己的人格魅力遍邀有出世之心的同道中人入谷,共同经略。一时间,当世顶尖的琴、棋、书、画、药、茶、工、武各界名人异士纷纷加入万花谷。东方宇轩更是亲自去将自己所认识的孙思邈、僧一行、颜真卿等当世名士邀入万花谷。甚至于连那传说中的绝世高人子虚道人和乌有先生也成了万花谷的客卿,众人皆乃世间杰出人物,不过几年,便将万花谷建成了人间圣地,从此来者甚多,万花一脉由此得生。
东方宇轩琴棋书画无一不晓无所不精,建立万花谷后,常常邀请社会名流以及武林高手到谷中下棋品茗,饮酒弹琴。久而久之,万花谷竟成为江湖上的一处风雅之地,许多厌倦了武林生活、官场险恶的名士们纷纷选择到万花谷隐居。与长歌门有所不同,长歌门是骚人墨客聚集之所,讲究的是诗词歌赋,吟诗作对等风雅之事,而万花谷则可以说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各种奇人异士都可以在万花谷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地。
盛名之下万花谷成为了大唐中思想最超前、气氛最自由的地方。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万花谷以其兼容并包的宽容态度,成为各种思想、各种特长人才的圣地,也依此成为当时和长歌门、七秀坊起名的江湖三大风雅之地之一。
但是既然踏入江湖,就很难做到不问世事。江湖上很快传出万花谷主东方宇轩其实是东海蓬莱岛上方家的人,因为某种原因来到中原,一时间蓬莱岛这个名字又在武林引起一阵新的骚动。东方宇轩自然知道,上一次让蓬莱岛名声大噪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亲,方乾。
又有传言道万花谷的能人异士们呕心沥血编写成了《万花秘笈》,分为《总纲》、《武经》、《棋经》、《书经》、《医经》、《琴经》和《杂经》七部分。内容博大、所蕴精深,其中《武经》与《医经》是武林人士最为关注的。
万花谷医术之神奇是众所周知的,孙思邈老神仙便是万花谷的创立者之一。人在江湖行走,难免有各种伤病,据说《医经》所含医术有起死回生之效,而且更关键的是,万花谷的医术还是五毒毒术之克星,受够了五毒之苦的武林人士更是恨不得早日拿到《医经》。
但是最让大家关注的还是《万花秘笈》中的《武经》,原本倒也不打紧,但是据有人从隐元会高价收购的消息,说东方宇轩把一部分方家的武功心得写到了《万花秘笈》之中,一下子勾起大家对方乾的回忆。一时间,万花谷成为了武林的焦点。
如果你有幸能看到隐元会的《武林年鉴·开元二十四年》,在万花谷那一栏,你会看到这样的记录:
正月十八,河北双煞潜入万花谷夺书,一死一伤。
三月廿十,金刀寨二当家杜千山带领一帮弟兄杀入万花谷,意图强夺《万花秘笈》,结果下落不明。次日,金刀寨上下共三百七十一口,一夜之间灭门,但是却不知死于何人之手。
六月初七,三江大侠许忘一前往万花谷欲求《万花秘笈》一读,没有人知道许忘一到底有没有读到《万花秘笈》,但是结果就是许忘一宣布退出江湖,隐居在万花谷中。
九月廿三,明教左使何方易拜访万花谷,回去之后明教内部就发出命令,严禁明教弟子擅入万花谷,违者严惩。
十月十四,朝廷颁下赦令,宣东方宇轩觐见,旋而赐予东方宇轩免死金牌。
以上是隐元会每年都会向江湖发布的当年各大门派可疑之处的《武林年鉴》。当然,如果有谁想得知其中秘密的话,就要向隐元会花大价钱购买了。例如十月十四日万花谷主觐见唐玄宗的详细情况,这次会面极其秘密,隐元会开出天价出售会面详情,至于谁买了那就不得而知了。但有小道消息泄露,据说东方宇轩向唐玄宗献上了不老之药,而没过多久朝廷赐予东方宇轩免死金牌的消息更是让这种说法多了几分可信之处。
经过这一年后,再也没有人敢冒冒失失去试探万花谷的底细了,万花谷也获得了短暂的安宁。但是东方宇轩也有他自己的烦恼,那就是他那未过门的妻子。没错,就是蓬莱岛上的方碧玲。想当年再见方宇轩之时,方碧玲对他更是倾心,知晓方叔叔向父亲问取婚事,方碧玲开心得一夜没睡。
一切都如想象中的那般美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爹爹说方叔叔已经告知了宇轩婚事,宇轩也同意了,只是还想在方叔叔身边多修行几年。是了,宇轩十一岁,方叔叔就离了蓬莱岛,一去便是七年,哪一天不是在思念父亲呢,我便等他几年又如何。
什么!宇轩!方宇轩!居然逃婚了!为什么?难道自己这么不招他待见吗?不对,他是去了中原,他不是不待见自己,只是瞧不起自己,瞧不起蓬莱岛上的所有人!
“哼!大的大的是这样,现在小的小的也是这样!他们方乾一家,到底有没有将祖训放在眼里!”这是父亲的回答。
“玲儿,终究是从族里分出去的一个旁支,不结亲便不结亲吧,本也是要他入赘的。”母亲无所谓道。
“碧玲,那种胆小的负心汉,又如何值得你伤心记挂了!”方鹤影,曾经他们三人是要好的伙伴。
方碧玲不甘心,她想知道,方宇轩到底有没有在乎过自己?对!一定要亲口问问他!去哪儿问?中原。是了,他去了中原。你既然去得,方叔叔也去得,那我为什么去不得?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刚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就疯了,在船上的时候依然疯着,现在,她同她的侍女来到了长安,听说中原现在叫大唐,而这里便是大唐的核心所在,若是宇轩,定会往这里走一遭,好吧,疯与不疯,又有什么关系了呢。
“听说了吗,原来药王孙思邈还未仙去,如今隐居在万花谷呢。”
“怪不得万花谷的医术如此了得,竟是孙神仙真传。”
“要说万花谷,还得说机关,一行师傅将个天险运用得出神入化,想闯进去都难。”
“听说万花谷每月都有一场大会,各界名人异士偕同前往座无虚席,当真令人向往。”
“东方谷主端得好气魄,某家若是能得谷主之邀,此身无憾也。”
孙思邈?好像听宇轩提起过此人,乃是方叔叔的好友,他不是在侠客岛么?万花谷?这是个什么所在?东方谷主,此人的行事倒是颇有几分宇轩的模样。等等,莫非,这东方谷主,便是宇轩?是了,孙思邈既然在此,那定是宇轩请来的。万花谷…万花谷。
“请问,这里便是万花谷?”方碧玲穿过了一条长长的隧道,眼前顿时豁然开朗。
“这位姑娘,可曾有受邀请帖?”云锦台的迎客使礼貌道。
“没有…我且问你,你们谷主可是唤作方宇轩?”
迎客使有些尴尬,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但就像女不言母子不言父一般,纵使东方谷主再大度,他区区一个万花谷的迎客使,又哪里敢将谷主的名讳挂在嘴边了?想了想他还是摇了摇头。
不是?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呵呵,这位姑娘想必也是慕名造访万花谷的吧。”旁边一位文士闻言道。
“先生如何得知?”
“若非慕名而来,怎会连万花谷谷主的名讳都说错?”
“还请先生指教。”
“哈哈哈,想来你是听漏了,万花谷谷主复姓东方,乃是东方宇轩,而非你说的方宇轩。”
还说不是!方碧玲登时又喜又怒,喜的是,辗转中原好几载,终于还是教她寻到了方宇轩。怒的是,蓬莱一别十几年,终于还是让她寻到了方宇轩。方宇轩,东方宇轩,东海上的方宇轩。你倒还知道自己是东海上来的方宇轩!
“还请你禀告东方谷主,就说东方碧玲来了。”方碧玲冷冷道。
众人一时大惊,东方这个姓氏本就不是那么常见,这位姑娘自称东方碧玲,莫非和谷主有渊源?迎客使哪里还敢怠慢,遣了羽墨雕立时传信摘星楼。
方宇轩很头大,哦不,是东方宇轩很头大。离了侠客岛近十年了,虽然也曾想过家,但是他了解他老子,或者说,现在的他比以前更了解他老子。方乾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许侠客岛上的人最了解。方乾是个什么实力,别说侠客岛,就是蓬莱岛都不了解。只有中原人,最了解。
少林方丈有句评语:天下第一,名不虚传。
所以东方宇轩明白,自己一旦回到侠客岛,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身为蓬莱岛方氏一族的族长千金,居然也会违背祖训远赴中原来找自己。这,叫自己如何是好?
“先请那位姑娘入谷,就说我近日闭关,寻不到人。”
“是,谷主。”
“慢,依上宾礼待。”
方碧玲已经在万花谷住了三天,三天了,她都没有见到方宇轩。弟子说他闭关了,惊扰不得。但她知道,他只是不敢见自己。或者是,不愿?
半个月了,自己已经踏遍了万花谷,见过了孙老神仙,拜访了僧一行,仙迹岩上,还留着他未下完的棋局。没什么意思的,真的。方碧玲对自己说,我是女子,这真是没什么意思的。听说他住在摘星楼?
“姑娘,谷主正在闭关,还请不要为难我等。”万花武卫冷冷道,倘若不是接了谷主令,不得怠慢于她,自己连那凌云梯都不会让她上的。
“我不进去,说几句话,就走。”
万花武卫看了看主仆二人,终是没再阻拦,退到了楼下。方碧玲示意侍女也退了下去,这才走到门前,以手抚门。
“你不见我,那也由你,但是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堂堂正正未过门的妻子。你不等我,我却要等你,我自寻一处等你回心转意吧。”
幽幽之声落下,方碧玲转身离开。
屋内,东方宇轩欲言又止。他不是对方碧玲没有感情,即便时隔多年,但方碧玲只身来到中原找他,就是这一份情意,都已经足够。就像方碧玲所想的一样,他是不敢面对方碧玲。毕竟假意答应婚事的是他,离家逃婚的,也是他。他不知道方碧玲会提出什么问题,但他明白,自己一个都回答不了。
路过赏星居,孙思邈喊住了方碧玲。对于这个姑娘,他也是有些了解。现在整个万花谷,恐怕只有他最适合出言劝解。方碧玲只是向孙思邈施了一礼,却没有向他诉苦。
“与花谷相隔,还有一处小谷,乃是我与宇轩建立万花谷时的临时栖身所在。花谷建成之后,访客如云,宇轩担心老头子不堪吵闹,就将那里修缮成了一座山庄,供我颐养。如今我将它转赠于你,在这花谷之中,你不再是客人,其他的…就不是老头子能唠叨的咯。”
方碧玲双目含泪,仍是盈盈一礼。其后便领着侍女公冶芳去了孙老爷子所说的山庄。这是一个较小的谷地,就在仙迹岩背后。谷中只有一座山庄,地方不大,对她而言却绰绰有余。感念方宇轩的冷漠无情,她在谷外立一石碑,名之绝情谷,自此再不踏出谷外。
知晓孙思邈将方碧玲安顿在蔓罗山庄,当下心中稍定。倘若方碧玲离了万花谷,倒让他挂心难宁了。如今人就在咫尺,等过段时日,自己想明白了,再去道歉便罢。东方宇轩其实心中已经有了悔意,自己怕是第二次伤了这个女子的心。
就在东方宇轩暗自念叨着方碧玲的时候,还有人在念叨着她。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父亲,当今蓬莱岛方家的族长,方艺。得知方宇轩逃婚之后,方艺也是勃然大怒。心疼自己的女儿估计占了一成,但有九成是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偏偏落自己面子的是方乾,嘴上不说但心里得承认,即便自己是一族之长,也是奈何不了他分毫的。
抑郁之中又气苦自己的女儿,方乾让我不痛快便罢了,你怎么也是如此,竟然私自违背祖训离了蓬莱岛。方艺就是用脚趾头想都明白,这丫头定然是跑了中原去寻那个臭小子方宇轩了!但自己能怎么办呢?就这么一个闺女,加上夫人又天天在耳朵边上哭怨。一怨他当年就不该应了方乾的提亲,二怨他如今还不派人去中原寻回闺女。
方族长实在受不了了,即刻令一群弟子前往中原寻回方碧玲,至于方宇轩…便随他去吧。还能指望他们将他捆回来不成?就算是捆了回来,还能指望方乾六亲不认家法处置么!罢罢罢,还是莫要再招惹这些麻烦才好,只要闺女回来,枕旁安宁,万事皆休吧。
于是一群蓬莱弟子乘船远赴中原,经过打听与猜想,他们倒是很顺利便寻到了东方宇轩的所在。到了万花谷,倒是只问方碧玲可在?听闻是蓬莱岛的弟子,众人皆不敢怠慢,想起曾经有说谷主来自东海蓬莱岛,看来这传言不虚了。
东方宇轩还在屋中纠结着,蓬莱弟子便到了。依旧是避而不见,只是指引他们去蔓罗山庄寻那方碧玲。若是他们能将方碧玲带回蓬莱岛,自己倒是放还是不放?放,方碧玲违背祖训,不知道会不会遭受家法?回了蓬莱,不知道会不会遭人冷眼?不放,自己又凭何不放?
蓬莱弟子入了绝情谷,住进了蔓罗山庄。他乡遇故人,方碧玲难得有些开心。考虑到这一次主要是为了寻回方碧玲,方艺族长特地多派了些女弟子。又觉得也许要同方宇轩打交道,岛上子弟皆不适合,唯有方宇轩少年时的好友方鹤影,似乎还能说上话。
“碧玲,族长很生气!”方鹤影忧心道。
“他应当生气的,我违了祖训,我是他女儿。”
“但他更担心,这才派我们来寻你。”
“想必是要抓我回去以儆效尤吧。”
“怎么可能!族长只让我们请你回去,就连方宇轩…都没有回令。”
“哦?即便有令,能执行么?”
方鹤影有点委屈,方宇轩同方碧玲青梅竹马,难道自己不是?明明是三个人一起玩到大,就算是方宇轩十八岁那年回蓬莱,遭到一众方家子弟的嬉笑讽刺,自己也依然将他视为朋友。一来是他佩服方宇轩的修为和学识。二来则是认为,方宇轩已经离了蓬莱岛,那么自然与方碧玲的缘分断了。是的,他也喜欢方碧玲。
结果这个朋友回去就定下了婚约,倘若不是去不了侠客岛,方鹤影当时就想找他拼命,即便自己必败无疑。再后来,自己也看开了,的确,抛开别的不说,方宇轩是个不错的人,碧玲若是与他结成伉俪,倒也不算委屈。这样挺好,这样就好。
然后呢?他逃婚了?方鹤影越来越觉得自己看不懂事情的走向了。你一个犯了家规的方家旁系,族长既往不咎将千金下嫁于你,你不但不感恩戴德,反而逃婚了?倘若族长千金是个丑八怪,都还算能够理解,都是男人嘛。可方碧玲绝对是个难得的美人!退一万步说,倘若方宇轩不认识方碧玲,毫无感情可言,方鹤影都还能接受这结果。但很显然,他们可曾是情敌啊!
“碧玲,回去罢,他不是我们认识的方宇轩了。”
“不管他是方宇轩,还是东方宇轩,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你!你这又是何苦呢?他根本就是薄情寡义。”
“鹤影,你回去吧,告诉我父亲,我是方宇轩的妻子,他在哪儿,我便在哪儿。女儿…不孝了。”
方鹤影已经找了方宇轩好多次,但始终都见不到人。他都要迁怒于这万花谷,但在觅星殿外看到那两位下棋的老人之后,又打消了念头。方宇轩,确实不再是当年自己所认识的方宇轩了。他比以前更博学,也比以前更强大。他的世界,和自己,已经完全不同了。
回了绝情谷,方鹤影好是烦闷。他看着蔓罗山庄,突然升腾起一个想法。既然方宇轩不愿见碧玲,那便永远也别再见吧。他喊来蓬莱弟子,在这绝情谷布下九九八十一道难关结为阵法。他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用这个阵法便能困住那惊才绝绝的方宇轩,但是三人自小一起长大,他对这两人的性格却是了若指掌。只要有了这个阵法,再以蓬莱弟子护阵,方宇轩是断不可能为了闯阵而出手伤人的。
而那方碧玲,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在这蔓罗山庄中苦等,就绝不会再踏出绝情谷去主动寻那方宇轩。只是一个不算太强的阵法,便能教这两人再不见面。留下蓬莱弟子照顾方碧玲,自己先行回蓬莱覆命,看看族长是什么计较。
方鹤影走后不久,东方宇轩就想明白了。既然自己不可能让方鹤影将碧玲带回蓬莱,那么自己就该承认自己对她的心意,这万花谷,也没有谷主夫人嘛。就这么想着他趁夜来到了绝情谷,哪曾想这蔓罗山庄之外居然布下了阵法。
虽然这阵法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但要强行破阵,势必要伤到护阵的蓬莱弟子。自己本就是来与碧玲言和,如此一来岂不更是误会?是了,定是碧玲气苦自己,任是哪个女子遭受如此连番挫折,也必然大为伤心。罢罢罢,过些时日自己再来吧。
三日后的夜里,东方宇轩又来到绝情谷外。半月后的夜里,东方宇轩又来到绝情谷外。三个月后的夜里,东方宇轩又来到绝情谷外。半年后的夜里,东方宇轩又来到绝情谷外。三年后的夜里,东方宇轩又来到绝情谷外。
今晚,东方宇轩站在摘星楼上,面朝着绝情谷的方向。多少年了?他有些忘了。
“义父,晴儿今日去了蔓罗山庄,碧玲阿姨给了我一个香囊。”
“她…可还好?”
“她也是这般问我。”

旧的一篇:
           新的一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