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酒人生

今年开始减肥,戒了烟和啤酒之后,我在百无聊赖之中唯一能够依靠的便只有葡萄酒了。葡萄酒,是个好东西,是个宜正亦邪的东西。吃法国大餐的时候,啃美式快餐的时候,结婚的时候,葬礼的时候,愤恨的时候,无聊的时候……只要你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开启一瓶,倒上一杯。如果一杯不够,那就再来一杯。

于是我的冰箱里永远都躺着几瓶酒,闲暇时间也会邀请朋友来家里喝酒,点上一些东西,开了一瓶酒,大家或是瘫在沙发上,或是坐在地毯上,随意的舒展着自己。和几个朋友喝酒最融洽的样子应该是:量力而饮,酒到兴头,几个人对着吹牛逼,谁还都吹不过谁,然后谁也都不揭穿谁,酒至微醺,倒头便睡。

葡萄酒特别得我心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特别的一条,是因为葡萄酒有生命。它有明确的出生年份,它经过繁杂的工艺被酿造,它被安静地放在酒窖中成长。等到宜售年纪的时候就会被千里迢迢的分送到世界各地,明码标价。再让钟爱之人选走。普通的干红从出生到适饮大约只有一到三年时间,超过四年就不宜再被打开了,干白会更短一些。而好一些的干红超过四年之后才会达到它的最佳状态,如此持续个两三年才慢慢走下坡路,十年之后衰老殆尽。

只有百分之一的顶级葡萄酒,是最具有魅力的。它的陈年时间需要花十年甚至二十年,没错,就像人一样,然后开始风华绝代,又如此绽放了十来年开始慢慢衰老。五六十年后,它将作为一个时代的印记被永远陈列,虽然它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饮用意义,但它涅槃成了全新的纪念价值。

我不是很喜欢白酒,说是越陈越香,甚至挖出几千年前的酒,一样能够饮用。这就同我不是很喜欢钻石一样,恒久远永流传。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珍珠,因为钻石的产生和灭亡都可以说是与天地同寿,和你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而珍珠的寿命,也和人一样。从它的诞生,到孕育,到采摘。再努力地散发它特有的温润光芒,就这样持续到了几十年、近百年的时候,它开始发黄,黯淡。此所谓人老珠黄。

有时候我特别想要收一瓶名庄的好酒,拥有超长陈年能力的那种。然后好好收起来,等到一个特别的时候再打开。但就像大家说的,舍不得开的酒,要么是因为特别贵的大酒,要么是因为它有着特别的意义。一个取决于自己的经济实力,一个则是迎合虚无缥缈的情怀。

电影《杯酒人生》里说,不必等到某个有意义的时刻开某瓶酒,可能开某瓶酒的时刻就变得有意义。


           新的一篇:

3 Responses to “杯酒人生”

  1. 陳牧之 says:

    看了很多人写下的“有没有一瓶酒你始终舍不得开?”,发现,果然有酒的人,都有好故事,这就是那些虚无缥缈的情怀吧,无用并珍贵着。

  2. cherriedidi says:

    疑.可以留言了

  3. cherriedidi say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