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自己,在俗世中

昨天晚上突如其来地下了一场大雨,但我有在办公室备一把伞的习惯。回到家下车的时候,天上还若有若无地飘着细雨。我就撑着伞往回走,突然觉得身边的姑娘非常眼熟,我和她对视了一眼,发现她就是那位每天早上和我一起等车的邻居。她并没有带伞,冒着毛毛雨往回走。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撑伞过去遮她回家。但是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我就在想,人家会不会尴尬,我俩素不相识,对方会不会拒绝,我会不会尴尬。就这么想着两人已经走出去一半路,最终我俩在各自的公寓楼回了家,我什么也没做。

回到家我就开始陷入内疚之中。其实是我想太多,只是遮雨共伞,做一件好事而已。而我却在想那些鬼鬼怪怪的东西,最终什么也没有做。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的?有多少年了?如果是年少那时的我,恐怕什么话不说就会遮上去了吧,即使一句话不说,我也会感受到与人之便带来的快乐。

朋友说,你年轻那会儿其实挺招人喜欢的。我说不是挺流氓的吗?她说流氓气十足,但是真实可爱。

这让我想起了年前那会儿的一件事,那天晚上我们正在泡茶。突然有人喊邻居家着火了,大概是晚上八九点钟,一开始没发现,这会儿火都烧通了天了。我们大喊着人来帮忙,那时候,我的父亲,奔六张的人了。五六米高的墙,上面还冒着大火,架上梯子他拉着水喉就爬上去了。最后火救下来了,他还呛到了嗓子。其实邻居家和我们并不沾亲带故,某种角度来说他们似乎还不太招人待见,但我父亲那晚上做的事儿,震到我了。

前段时间我回了趟家,途经我二叔家,二叔当了一辈子教师,现在是小学校长。我要搭他的车一起回老家,俩人一前一后坐电梯到地下室,电梯间和消防梯之间有一道透明的扶手门。二叔在前面拉开门之后突然站住了,我很纳闷,按理说他没必要给我摁着门,于礼不合,再说这门回弹性不强。我便也在后面站着不动,接着我就看到一个人扛着一块较小的床垫走了过来,那人对我二叔点头致谢,显然两人并不熟识。

我仔细地回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样。大概就是近几年的事情,我在不断追求物质上的满足,在这过程中开始慢慢衍生出了一个伪装的自我。他谦逊有礼却虚伪假面,他言谈得体却处处心机,他貌似四海却只是在粉饰太平。他用一件又一件的物质来弥补失去本心而不快乐的真我。他所认识且维系的所谓知交好友,现在看来,对别人而言不过是个认识的人罢了。一个虚伪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交心的朋友呢?就是曾经的那些挚友,都险些形同陌路。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不是我想要的自己。我经常感到迷惘,现在的我除了长得没有年轻时候帅气之外,各方面的条件都应该增长了不少,怎么反而越来越孤独。现在我终于明白,因为我失去了真我,被一个伪装所把持。诚然,这也是我的一部分,但不是正确的那部分,足够引以为戒。

一个虚伪的人,一个假意的人,或许能得到来自物质的满足,但绝对不足以赢得任何情感的回报。这些年我做的事情,现在看来都透着假,一面伪装出自己的近况,一面逢迎别人的想法,一面维系着那不存在的友谊,一面虚构着两人早已肝胆相照的画面。就是是对人家有好感,喜欢人家,也从来没有坦言说出来过。只是瞻前顾后的在自己脑中补足着戏码,那是多么可笑的脑内剧?

初心不该成为成长的代价,若忘却了初心,那么必定越长大越不开心。真诚的人能够感受真实的世界,以及获得真实的美好。我年轻的时候,曾放言道,网络只是一个工具,沟通着你我的真实世界。那时的我即便是在使用如此超前的工具,依然上下一人。而如今,我早就被社交网络所把持,我让你们看到的,只是我想让你们看到的。我说出来的内容,是经过细心修饰的。我表达出来的想法,其实是没有任何情感的。这一切都透着虚假。

赶紧醒转!做人不真实,和道具有什么分别?


           新的一篇:

One Response to “找回自己,在俗世中”

  1. 陳牧之 says:

    那天没能上去遮伞,实在是非常让我内疚的事情。我现在还经常能遇到那位姑娘,和她的男朋友一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