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开始

我记得小时候有篇儿课文,说的是两只鸟儿,冬天快来的时候有一只鸟辛勤地磊着窝,另一只就到处瞎玩儿啊。完了头前那只鸟就劝它呀,你不能老玩儿呀,你得磊窝呀,要不冬天一来你指定得冻死了。那只鸟一听哥们儿说的很有道理啊,于是它虚心接受了。当晚寒风一吹,傻鸟在那喊:“哆罗罗,哆罗罗,寒风冻死我,明天就磊窝。”一会儿太阳上来了,傻鸟又飞着去玩儿了,每天晚上一冻,傻鸟就那边喊明儿个磊窝,第二天依旧该干啥干啥。终于黄天不负傻鸟儿,有一天太冷了,跟丫冻死了。小时候学这篇课文的时候就俩感触,第一呀就是这事儿教育咱,寒假作业不能全留在开学前一晚上做,会做死人。第二就是,这傻鸟儿的顺口溜说得还真不赖。

我最近的状态和这个差不多,明明觉得自己给自己安排了很多的事儿,可是就是不想开始动手。我心里也想过或许一开始,这个势头就能保持住了,可架不住自己不开始啊。稍微有点欣慰的就是,年上说要减肥,这个还是坚持了的,体重控制住了,肥膘也有下去的样子。年上说戒烟,到现在也是一包烟没买。年上说不喝啤酒了,这倒是好打发。可是年头说把那故事写下去,这都个把月了,就写了不到二十个字。年上也说把吉他拾掇起来,我看那弦儿都生锈了。

头一个月几乎都是用消费在打发自己的空虚,买买这个啦买买那个啦,添置点啥啦,打扮点啥了。结果差点没收住手,一合计,还是买了一两件用不着的东西摆着。顿时就没了气性,想着吧找些朋友出来玩儿,也无非就是吃吃饭聊聊天,好像还不如线上的时候聊的多。我就纳了闷了,是我的问题还是大家都很忙,没空理会你这光杆子。琢磨了半天觉得,这日子过的,可不能只是为了吃和睡两码事儿吧,得有那么一点追求。哪怕你自己折腾自己呢,总有折腾好的时候。人不趁着下得去手的时候对自己狠点儿,年岁越上倒是越说不了狠话了。就像姑娘这点事儿,越是上了年纪越不敢耍流氓,于是就依旧光杆子一个了。

得亏这事儿发现得还早,没有让自己浑浑噩噩下去。头前其实就有点预见性的,那时候就想着周末能干点啥,能干的事儿多了,问题得真去干呀。这会儿想起来,就算是整天窝家里,也得窝出点东西来,倒不至于自己都气恨自己了。其实自己这个性子自己最是清楚,偏生的又是自己最能骗自己。哪天要是能碰到个姑娘把我这破性子全点出来了,就是绑也得把她绑回家了。不伤春,不悲秋,确实是觉得日子平平淡淡的挺好。倒不是看明白了什么,还是说自己终究变成了普世价值观。只能说我眼里的平淡日子和别人的本就不同,倘是没人理会,又觉得自己被抛弃。人啊,活在一个大集体里,总还是想要被人看上。要真是没人能用得上自己,就觉得自己无用,开始抑郁,自闭,最后自我毁灭。当然我肯定是不会这样的,多惜命一人啊。满世界炸了我都得接着找块石头挡一挡的人,晓得自己脱不开这些乱七八糟,本就不是做学问的人,耐不住那些寂寞,也没什么执著,又哪里可能修得了大道呢。

终究还是个心气儿,耐不耐得住一说,每天光琢磨这些不够辛苦钱。想着说了顺其自然吧又不能不闻不问,到了底也就是个口是心非的大俗人。一天天的一把腻子一把粉给自己抹得人模狗样,回了家连条说话的狗都没有,也亏得了一天早晚刷两次牙,要不非得口臭不可。指望着能有个交底儿的人说说话,就再也不用扮那蜡像泥人儿,矫情完扭头就吐,肉麻了抬手就打,是这么个平淡的日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