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op

男人也有大姨夫

男人也有大姨夫

最近陷入了低潮期,临床表现为食欲不振,众念不展。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致,终日浑浑噩噩,却又深知这样不对,努力想要摆脱却无能为力。俗称,男人的大姨夫。其实这种情况我并不陌生,对于一个单独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来说,一年总要犯上几次,每次都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尽,到最后是怎么走出来的,其实要问我自己,却也回答不上来。

Read More

从秋分走到春分

从秋分走到春分

春秋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这一天太阳光直射赤道,北半球为春分,而南半球则恰好是秋分。昼夜均等,之后开始向两极转化。这是很特别的一天,是很值得纪念的一天。当然活了三十来年的我本从未关注过春秋分,直到去年。

Read More

生活中的算法

生活中的算法

闹腾了小半年,总算是重归于平静,怎么说,有时候过于信任自己,就容易迷失。而有时候过于信任别人,就不只是迷失那么简单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脾性,本就不会因为另一个人而改变。那些所谓的改变,不过是刻意的迎合,做出来的伪装罢了。即使表面上看起来无懈可击,其实内心中就像装了弹簧。最后就像一张不堪重负的沙发,磨得久了,保不齐哪天就钻破表皮弹出根钉子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Read More

用心栽培,未必绽放

用心栽培,未必绽放

我去年入了葡萄酒的坑,恶补了非常多的知识,从一个只将酒作为活跃气氛的饮料到将酒作为生活调剂的主角,走了不少路,做了不少事儿,到现在我也不懂酒,但至少我有一些了解它,能区分出一些不同,能挑选出适合自己口味的酒,能明白影响我喜好的因素,至少不会再花冤枉钱。得益于此,我去年喝了非常多的酒,却鲜少再与人出门应酬买醉。而我也乐得将一些所学分享给我的朋友们,虽然他们在喝完之后会告诉我,所有的酒喝起来都一样,或者是指着几十块一瓶的凑数货说这瓶比另外一瓶好喝一些。我也只是笑而不语,这是我朋友的选择,我也不会告诉他另一瓶的价格足够买这瓶一箱了。

Read More

有残缺才叫生活

有残缺才叫生活

养了些年的砗磲手串,在不知不觉中爆裂了一颗,就在跨年之后。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用玄奥的说法就是,它为我挡过了一灾罢。因为裂的位置非常出彩,我并没有将它取下来,而是依旧留在那里。即使下一次我换绳的时候,也要将它留在原处。突然觉得,它的爆裂,让我的手串更加鲜活了起来,因为它又多了一个故事可言,而与别的妖艳贱货完全不同了。

Read More

放松的时候就要心无旁骛

放松的时候就要心无旁骛

我觉得人应该要把自己的生活切割为几个部分,独立的去运营。既可以防止他们互相打架,也可以让自己专心致志。无论是工作的部分,还是与人交往的部分,同家人联络的部分,放松自己的部分。我在工作的时候,还算是比较专心的,我会给自己每天列出一些清单,当然我也有工作备忘录,毕竟事情多了,好记性也不如烂笔头来得实在。而我在放松的时候,也从来不会去想工作的事情,这可以让我心无旁骛的放松自己。

Read More

细节才是生活的组成元素

细节才是生活的组成元素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会让人感到快乐,诸如每一次家人团聚,或是每一次恋人约会,哪怕是吃了一道好菜,得了一瓶好酒都会让人欣喜不已。但就是这样的细节往往不被人重视,并不断抱怨着什么。这时候我就乐得捏个酒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美很。

Read More

没心没肺就是单纯吗

没心没肺就是单纯吗

扯这个话题我觉得挺容易得罪人了,虽然我经常自我标榜为没心没肺,但我并不单纯。可是很多没心没肺的人,却真的经常或标榜,或被人称为单纯,这让我很不自在。我认识一些没心没肺的人,但是在很多你看不到的时候,他们却真的在认真的思考着一些事情。这让我知道,他们如我一样,只是给自己加了一个面具,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没心没肺人畜无害,其实心里积压着的东西,说不定就足以毁灭人生。我完全可以理解这一类人的思维方式。但是我无法理解另一种没心没肺的人,他们说话的时候毫无遮拦,几乎完全不经过大脑,这会让你以为他们坚硬的脑壳里面是不是安放着一坨浆糊,也有人称之为:KY。

Read More

那些所谓的付出和索取

那些所谓的付出和索取

不知道为什么要开这么一个头,只是觉得突然想到了这么个题目,就信手写了下来。什么是索取,我想大家心里都还是有数的,那什么是付出,很多时候大部分人都没有想法。很多人以为,我做了这个,做了那个,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付出吗?其实真的不然,也许很多时候,你所做的那些事情,也是出于你的私心,你或许是想通过这些所谓的付出,赢得更多的索取。而那些所谓的付出,并不一定都能够被人看到,于是最后,你不过是做了一些感动了自己的事情,并称之为付出。

Read More

钢筋水泥里的隐者

钢筋水泥里的隐者
虽然已经立秋后了,但这最后一伏的秋老虎实在是厉害得紧,白天我根本就不想出门,本来我就是非常怕热的体质。小时候皮,夏天大太阳地,我就光着膀子出门游泳去,也不算游泳,就泡水里,能泡一下午。但是一到冬天,人家毛衣都上身了,我一件长T就这么来来去去的,一点也不怕冷。老师都比我担心。这一体质越大越明显,在北方念书那几年,第一次见到下大雪的时候,穿着短的球服就往足球场上踢雪场去了,北方的同学都跟看智障似的。
Read More
第 1 页,共 23 页12345678910
cont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