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op

钢筋水泥里的隐者

钢筋水泥里的隐者
虽然已经立秋后了,但这最后一伏的秋老虎实在是厉害得紧,白天我根本就不想出门,本来我就是非常怕热的体质。小时候皮,夏天大太阳地,我就光着膀子出门游泳去,也不算游泳,就泡水里,能泡一下午。但是一到冬天,人家毛衣都上身了,我一件长T就这么来来去去的,一点也不怕冷。老师都比我担心。这一体质越大越明显,在北方念书那几年,第一次见到下大雪的时候,穿着短的球服就往足球场上踢雪场去了,北方的同学都跟看智障似的。
Read More

共享来共享去还不是因为穷

共享来共享去还不是因为穷

这几年共享经济很火,我最早接触的共享经济,大约是书屋的租书业务了,那时候的小说和漫画都太贵太贵,对于年幼的我们来说,拥有一整套的漫画或者小说基本上都是奢望了。所以书屋的租书业务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倘若当时的书屋能够想到,不仅仅是由书屋自己购书,而是让真正拥有很多书籍的朋友将书托管在书屋中供人租借,进以得到利益的分成的话,或许这个业务会更火一些。

Read More

我养了一只猫

我养了一只猫

我养了一只猫,是的,这不是我第一次养猫。我们家小时候就养了猫,那时候的主要职责是抓老鼠,是一只黄白的狸花,很典型的田园猫。它非常尽职尽责,因为我经常会发现诸如老鼠尾巴,小鸟羽毛之类的东西出现在家里。而我的主要工作是将晒得酥脆的鱼干捣成碎末装好,每天拌饭给它吃。偶尔的时候我也会试着和它互动,但毕竟,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宠物猫的概念。而我的第一只宠物猫是毕业之后,因为太无聊,朋友送给我一只鸳鸯眼的白狮子。

Read More

十年前是2007,不是1997

十年前是2007,不是1997

我昨天看了一篇知乎的帖子,标题为:十年前是2006,不是1996。写的内容主要体现了十年乃至二十年间的社会、生活、科技变迁。我仔细看了一下,发觉作者应该比我小几岁,他小学在玩的东西我至少上了高中,所以应该是九零后。借此我来写一个我作为第一视角的变迁史。很多事情你以为已经很久了,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久,有些东西你以为才出现,其实它们早就出现了。

Read More

杯酒人生

杯酒人生

今年开始减肥,戒了烟和啤酒之后,我在百无聊赖之中唯一能够依靠的便只有葡萄酒了。葡萄酒,是个好东西,是个宜正亦邪的东西。吃法国大餐的时候,啃美式快餐的时候,结婚的时候,葬礼的时候,愤恨的时候,无聊的时候……只要你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开启一瓶,倒上一杯。如果一杯不够,那就再来一杯。

Read More

找回自己,在俗世中

找回自己,在俗世中

昨天晚上突如其来地下了一场大雨,但我有在办公室备一把伞的习惯。回到家下车的时候,天上还若有若无地飘着细雨。我就撑着伞往回走,突然觉得身边的姑娘非常眼熟,我和她对视了一眼,发现她就是那位每天早上和我一起等车的邻居。她并没有带伞,冒着毛毛雨往回走。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撑伞过去遮她回家。但是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我就在想,人家会不会尴尬,我俩素不相识,对方会不会拒绝,我会不会尴尬。就这么想着两人已经走出去一半路,最终我俩在各自的公寓楼回了家,我什么也没做。

Read More

还未得到的,已经开始害怕失去

还未得到的,已经开始害怕失去
我曾经每天买一罐红茶,突然有一天看到瓶盖后面竟然印了“谢谢品尝”,我就会因至今没有得过“再来一瓶”而难过。这就像我喜欢一个人,本来没有希望,时间太久奢望就来了……还未得到的,已经开始害怕失去,说的就是这种情感吧。
Read More

明天开始

明天开始

我记得小时候有篇儿课文,说的是两只鸟儿,冬天快来的时候有一只鸟辛勤地磊着窝,另一只就到处瞎玩儿啊。完了头前那只鸟就劝它呀,你不能老玩儿呀,你得磊窝呀,要不冬天一来你指定得冻死了。那只鸟一听哥们儿说的很有道理啊,于是它虚心接受了。当晚寒风一吹,傻鸟在那喊:“哆罗罗,哆罗罗,寒风冻死我,明天就磊窝。”一会儿太阳上来了,傻鸟又飞着去玩儿了,每天晚上一冻,傻鸟就那边喊明儿个磊窝,第二天依旧该干啥干啥。终于黄天不负傻鸟儿,有一天太冷了,跟丫冻死了。小时候学这篇课文的时候就俩感触,第一呀就是这事儿教育咱,寒假作业不能全留在开学前一晚上做,会做死人。第二就是,这傻鸟儿的顺口溜说得还真不赖。

Read More

关于结婚这点儿事儿

关于结婚这点儿事儿

偶尔也会有朋友问我,为什么还不结婚?这时候我就会指着对面豪车馆里的兰博基尼问他,怎么还不买?他说,我也想啊,买不起啊。如果这时候还没有办法领会我的深意,那我就会把他从我的通讯录里删掉,妈的什么时候加了这么个白痴?当然也会有些朋友很正经地和我聊这种事情,这时候我也会很正经地告诉他:我他妈的不是不想结婚,我只是不想结他妈的婚。

Read More

小胖子的而立之年小目标

小胖子的而立之年小目标

躲了那么多年,这个年头终于是来了。犹记得那一年威纵的诸位连同铁头一起瘫在懒人沙发上憧憬未来之时,有人提起了结婚这件事儿。我的态度是如果有合适的人那即刻便能结婚,如果没有的话我不介意一直等下去。然后其他那些个有品位的甲鸟纷纷表示要在这红尘中活得潇潇洒洒,至于结婚什么的一定是等到三十岁之后再说的。如今我也要踩进而立之年了,那些人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这说明了什么,男人的话根本就不能信,特别是在和女人有关的话题上,那就更不能信。

Read More
第 1 页,共 22 页12345678910
cont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