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op

放松的时候就要心无旁骛

放松的时候就要心无旁骛

我觉得人应该要把自己的生活切割为几个部分,独立的去运营。既可以防止他们互相打架,也可以让自己专心致志。无论是工作的部分,还是与人交往的部分,同家人联络的部分,放松自己的部分。我在工作的时候,还算是比较专心的,我会给自己每天列出一些清单,当然我也有工作备忘录,毕竟事情多了,好记性也不如烂笔头来得实在。而我在放松的时候,也从来不会去想工作的事情,这可以让我心无旁骛的放松自己。

Read More

细节才是生活的组成元素

细节才是生活的组成元素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会让人感到快乐,诸如每一次家人团聚,或是每一次恋人约会,哪怕是吃了一道好菜,得了一瓶好酒都会让人欣喜不已。但就是这样的细节往往不被人重视,并不断抱怨着什么。这时候我就乐得捏个酒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美很。

Read More

没心没肺就是单纯吗

没心没肺就是单纯吗

扯这个话题我觉得挺容易得罪人了,虽然我经常自我标榜为没心没肺,但我并不单纯。可是很多没心没肺的人,却真的经常或标榜,或被人称为单纯,这让我很不自在。我认识一些没心没肺的人,但是在很多你看不到的时候,他们却真的在认真的思考着一些事情。这让我知道,他们如我一样,只是给自己加了一个面具,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没心没肺人畜无害,其实心里积压着的东西,说不定就足以毁灭人生。我完全可以理解这一类人的思维方式。但是我无法理解另一种没心没肺的人,他们说话的时候毫无遮拦,几乎完全不经过大脑,这会让你以为他们坚硬的脑壳里面是不是安放着一坨浆糊,也有人称之为:KY。

Read More

那些所谓的付出和索取

那些所谓的付出和索取

不知道为什么要开这么一个头,只是觉得突然想到了这么个题目,就信手写了下来。什么是索取,我想大家心里都还是有数的,那什么是付出,很多时候大部分人都没有想法。很多人以为,我做了这个,做了那个,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付出吗?其实真的不然,也许很多时候,你所做的那些事情,也是出于你的私心,你或许是想通过这些所谓的付出,赢得更多的索取。而那些所谓的付出,并不一定都能够被人看到,于是最后,你不过是做了一些感动了自己的事情,并称之为付出。

Read More

钢筋水泥里的隐者

钢筋水泥里的隐者
虽然已经立秋后了,但这最后一伏的秋老虎实在是厉害得紧,白天我根本就不想出门,本来我就是非常怕热的体质。小时候皮,夏天大太阳地,我就光着膀子出门游泳去,也不算游泳,就泡水里,能泡一下午。但是一到冬天,人家毛衣都上身了,我一件长T就这么来来去去的,一点也不怕冷。老师都比我担心。这一体质越大越明显,在北方念书那几年,第一次见到下大雪的时候,穿着短的球服就往足球场上踢雪场去了,北方的同学都跟看智障似的。
Read More

共享来共享去还不是因为穷

共享来共享去还不是因为穷

这几年共享经济很火,我最早接触的共享经济,大约是书屋的租书业务了,那时候的小说和漫画都太贵太贵,对于年幼的我们来说,拥有一整套的漫画或者小说基本上都是奢望了。所以书屋的租书业务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倘若当时的书屋能够想到,不仅仅是由书屋自己购书,而是让真正拥有很多书籍的朋友将书托管在书屋中供人租借,进以得到利益的分成的话,或许这个业务会更火一些。

Read More

我养了一只猫

我养了一只猫

我养了一只猫,是的,这不是我第一次养猫。我们家小时候就养了猫,那时候的主要职责是抓老鼠,是一只黄白的狸花,很典型的田园猫。它非常尽职尽责,因为我经常会发现诸如老鼠尾巴,小鸟羽毛之类的东西出现在家里。而我的主要工作是将晒得酥脆的鱼干捣成碎末装好,每天拌饭给它吃。偶尔的时候我也会试着和它互动,但毕竟,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宠物猫的概念。而我的第一只宠物猫是毕业之后,因为太无聊,朋友送给我一只鸳鸯眼的白狮子。

Read More

十年前是2007,不是1997

十年前是2007,不是1997

我昨天看了一篇知乎的帖子,标题为:十年前是2006,不是1996。写的内容主要体现了十年乃至二十年间的社会、生活、科技变迁。我仔细看了一下,发觉作者应该比我小几岁,他小学在玩的东西我至少上了高中,所以应该是九零后。借此我来写一个我作为第一视角的变迁史。很多事情你以为已经很久了,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久,有些东西你以为才出现,其实它们早就出现了。

Read More

杯酒人生

杯酒人生

今年开始减肥,戒了烟和啤酒之后,我在百无聊赖之中唯一能够依靠的便只有葡萄酒了。葡萄酒,是个好东西,是个宜正亦邪的东西。吃法国大餐的时候,啃美式快餐的时候,结婚的时候,葬礼的时候,愤恨的时候,无聊的时候……只要你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开启一瓶,倒上一杯。如果一杯不够,那就再来一杯。

Read More

找回自己,在俗世中

找回自己,在俗世中

昨天晚上突如其来地下了一场大雨,但我有在办公室备一把伞的习惯。回到家下车的时候,天上还若有若无地飘着细雨。我就撑着伞往回走,突然觉得身边的姑娘非常眼熟,我和她对视了一眼,发现她就是那位每天早上和我一起等车的邻居。她并没有带伞,冒着毛毛雨往回走。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撑伞过去遮她回家。但是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我就在想,人家会不会尴尬,我俩素不相识,对方会不会拒绝,我会不会尴尬。就这么想着两人已经走出去一半路,最终我俩在各自的公寓楼回了家,我什么也没做。

Read More
第 1 页,共 23 页12345678910
content top